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大衍洪荒 > 第一百三十八章大争之世

第一百三十八章大争之世


  同时,亦是对之前众人毫无保留支持他,并首先将狂暴犀尸身分配给他的投桃报李。

  对于自身认可的人,韩衍向来不会小气。

  心中如是想着,韩衍微笑说道:

  “此次能获取涤剑草,全赖师兄信重,邀请师弟同来,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

  既是受邀而来,自当是师兄为主,师弟为客;大小事项,理应由师兄来作决断。

  之前师弟自作主张,强取涤剑草已是逾越,不想却得诸位师兄师姐那般信赖支持,这份情谊如山厚重,实让师弟不知怎么感激才好;

  再则,我等…….”韩衍摆事实,讲道理,接着往下说。

  许向阳:“……”

  经过一番情真意切的交谈,在韩衍刻意之下,定下了战利品的份额归属。

  其中,韩衍获得两株涤剑草,和风岩虎、地灵熊,加上之前的狂暴犀,三头妖兽的尸身。

  而许向阳、余小晚、何东流、邓艾文四人队则与穆芳华分享另外两株涤剑草。

  ……

  “话说为了自身利益寸步不让的人见得多了,这种将到手利益往外推的还真是少见。

  韩师弟,你是不是怀揣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呢?

  哼哼!别否认,你可骗不过我,赶紧如实招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分配完毕,余小晚看着韩衍,眼中尽是盈盈笑意,而其精致小脸上,却故作凶巴巴之状,似是在告诉他人,额很凶的!

  对于这样的分配结果,余小晚、穆芳华、许向阳几人一开始是不愿的。

  当然,不愿意的原因不是因为嫌分得少了,而是认为分得太多,自身所得与付出不匹配。

  而以韩衍泼天大的功劳,所得理应远不止于此也是。

  宝物、灵石谁都想要,但众人行事自有原则法度,却不想死皮赖脸的占人便宜;

  “只是,耐不住韩师弟说得在理;

  且灵石未免也太诱人了些……”

  如是一想,余小晚有些心虚,随及又想到:

  “两株涤剑草,嘤!好多好多灵石哩!”

  心间稍加思量,余小晚就有一种心醉的感觉。

  话说降临玄元以来,她们四人队公会任务接得不少,门派任务也没少做,然一路摸爬滚打过来,可从来没有这么富过。

  “不不不!我要绝了这个念头;”

  “之所以应下,与灵石一点关系都没有,全是因为韩师弟太过热情,拒绝就是不给他面子;

  作为一位美丽、大方、可爱、心善……的师姐,当然要顾及韩师弟面子,不让他难做。

  仔细想想,其实我也不容易,挺难的呢!嘻嘻!”

  余小晚心中偷笑。

  ……

  韩衍看着奶凶奶凶的余小晚,自是不清楚短短一瞬中,对方心中转过了诸般念头,见她说得有趣,韩衍揶揄笑道:

  “这不是见小晚师姐实在是漂亮可爱,想着提前卖个好,不想居然被师姐给看穿了。”

  “漂亮可爱!卖好!”

  脑海中浮现出韩衍所说的两个词语,虽知道韩衍说的是玩笑话,然余小晚却感觉自己的耳根有些发热,心也有点慌神。

  不用看,余小晚也知道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

  纵然知晓大家是抱着看好戏的态度,不会想其他。

  但不知怎么地,她胆子突然变小了好多,心底禁不住担心被瞧出不妥来。

  念着平日里面对这种情况时自己会有的种种反应,余小晚顿时跺了跺脚,扬起拳头作势欲打,趾高气扬的娇喝道:

  “敢拿你师姐开玩笑,哼!讨打啊?”

  “哈哈!”

  ……

  韩衍微笑讨饶,众人亦微笑不已。

  对于战利品分配一事却是没有再提,而在许向阳几人心中,真正认可韩衍为‘自己人’。

  ……

  “师弟,刚才你去那边……?”

  许向阳眺望之前大日金光爆发之地,向韩衍问出众人心中疑惑。

  韩衍淡淡一笑,回答说道:“一点私事,不提也罢!”

  事情倒不是不可对人言,只是遭薛凌风、邱子真惦记一事说来话长,牵扯很多,韩衍懒得麻烦;

  再者,此事说出来除开平白多了几个人一起担心外,余者并无意义,何苦来哉?

  “嗯!”

  许向阳轻嗯一声,点点头没有追问,众人虽也好奇,同样也按下心思。

  穆芳华眸中水色光芒闪过、联系种种,似有所悟,不过亦是埋在心里,选择沉默。

  每个人皆有秘密,众人皆是知得失,懂进退之人,自不会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如常人一般去追问。

  且不说得到的答案是否为真,单是追问容易惹人不快就足够令人好好思量了。

  韩衍见众人如此反应,心中也是愉悦。

  他喜欢这种氛围,这样无疑让他有轻松感。

  ……

  “乘兴而来,满载而归,幸甚如之!准备一下,我们回去吧!

  许向阳招呼一声,扬手放出载人飞梭,准备返程。

  “回去咯!”

  余小晚一声欢呼;

  穆芳华捂嘴温婉一笑。

  ……

  听到要回,一时间众人皆展欢颜。

  此行虽有坎坷,但成果着实喜人;

  可以预见,回到派中后,一旦将此行成果兑现,定然能让众人修为大踏步前进;

  而修为增进,修行中人何人能不喜?

  被众人情绪感染,韩衍亦是欣然;

  忍不住就开始畅想,畅想回去后使用涤剑草让青冥剑晋升为三阶法器,届时三阶剑器催动起来又是怎么样一番光景?

  又能增幅我多少的战力呢?

  想着想着,他开始回想此行种种,总结得失。

  告别了银砂城那种炼气修士足以称尊的犄角旮旯之地,进入峨眉派中。

  这不仅代表着真正踏入了浩瀚无垠的修行世界中,同时也代表着即将面对的对手其等级不再恒定。

  昨日敌手是炼气,今日则是筑基,说不定来日就是结丹……

  炼气境内韩衍不惧任何人,然则筑基呢?结丹呢?

  铁鳞蟒奈何不得他,然这其间因素有很多,却不值得骄傲,也不足以为评判标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韩衍深深明白,今日在面对道人拂尘领域时,他确实是无计可施。

  换而言之,若无顾嫣姒出手,今日此番便是死局。

  韩衍不怕死,却不想没有意义的死亡。

  更不想死得轻易。

  其实,韩衍大道至宝在手,完全可以学习十里坡剑神,待仙道有成,无敌于世后方才出关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但是今日在见到顾嫣娰后,韩衍突然有种预感,若他真的选择这一条路,那他得到的绝对会比失去的更多,多到他追悔莫及。

  地球宇宙仙道兴起,穿越诸天万界学法求道,诸界天才神才涌现……

  如此种种,无一不表明这个时代不一般。

  正是要改天换地的大争之世!

  “该准备何等绝杀底牌呢?”韩衍心间泛着思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