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大衍洪荒 > 第七十章巍峨灵峰起

第七十章巍峨灵峰起


  “这个问题问得还真好!竟让我一时无言以对。”

  “我待如何?”

  “那自是要你的小命咯。”韩衍心间暗忖道;

  对待与己为敌者,他向来是斩尽杀绝,绝不姑息养奸。

  就算面前这桃花眼青年与自己同为联邦降临者,来自同一个地方,份属同一个势力,但那又怎样?

  “既然招惹到我,犯到了我手上,那即是咎由自取,活该有此一劫;”

  “我又岂会手下留情,为他日修道生涯增添烦忧,理应锄恶务尽、斩草除根才是。”

  心想若是因为大家份属同一工会,相同势力;

  便心存顾忌,束手束脚,给敌人他朝来犯的机会,那才是真傻。

  ……

  因此,韩衍神念灵识一动,便将桃花眼青年锁定,这不仅是锁定其身形,还有锁定桃花眼青年的神魂;

  此种手段谓之为神念锁魂,是神念灵识运用的一种手段技巧,一般为高阶修士的专利,却非是寻常低阶修士所能够领悟。

  韩衍能够掌握,也是在刚刚修习参悟暴雨剑诀时,在造化玉碟悟道功能的辅助之下,意识运转和思维运算的速度快上无数,思维火花碰撞,偶然有感,这才借机修成的。

  但凡被神念锁魂锁定神魂气息者,任你奔逃千里,上天入地,隐形敛息,仍旧是逃不脱施术者神念感应,正是追击敌人的大好手段;

  而在斗法决胜中,若被锁定神魂气息,代表的则是将要面对施术者,法宝飞剑,道术神通接连不断的连环打击;

  且逃不过,躲不开,至死方休!非得要硬拼一场,一较神通法力高下不可。

  ……

  韩衍神念锁魂之下,桃花眼青年心灵之中立生出玄之又玄的玄奇感应;

  在那瞬间,桃花眼青年只感觉到自家神魂之上,仿佛是被冥冥之中的鬼神之眼瞄准、锁定一般,要将他拖入十八层地狱中,生生世世沉沦其间方才干休。

  形似跗骨之蛆,怎么也无法摆脱这种纠缠,

  直让他心中发毛,神魂颤抖,畏惧横生;

  心神立刻沉到谷底,桃花眼青年心知不妙;

  但是还不等他回过神来,便见韩衍闲适一笑,公子如玉,温和可亲,大袖一挥,掌中允峰扇迎风扇出。

  伴随神念法力运使,宝扇显现威能;

  骤然间,但见天地元气先是滚滚如沸,欲要冲开天宇,直射九霄。

  转眼间,又好像是蛇被打中七寸,声势俱消,往下坠沉。

  沉重的天地气机中,随之见一座灵秀精致,树木俱全的巍峨灵峰排开元气,嵌入云空;

  此巍峨灵峰如山如岳,又如太空悬挂星斗,雄奇伟岸难言。

  仿佛是有千吨巨力于一身,其势头何等凶猛?

  简直恐怖得一塌糊涂!

  怕是崎岖山路也要给你压成平路坦途吧?

  ……

  巍峨灵峰覆盖范围极广,将桃花眼青年所立身的空间整个罩定,使之断然难逃。

  而被如此大凶之物罩定,桃花眼青年心中有大恐惧生出,心慌可想而知,求生欲望使得他就想要夺路而逃;

  然则巍峨灵峰压下,就算是刘云那等炼气境界中的绝顶人物,都尚且被压得立身不稳,身形趔趄,须得依靠中品法器级数的宝物熔火炉,运使火蛟法相才可战而胜之;

  而才新近突破炼气之境的桃花眼青年,又怎么能逃得掉呢?

  更何况还有韩衍的神念锁魂,至死方休!

  想逃,是做梦还没有睡醒吧!

  桃花眼青年起身欲逃,却发现巍峨灵峰之中,有一道压平州陆,镇住海潮的无匹神意,将他的神魂神念,体内法力牢牢的镇压住;

  致使他神念无法聚力,法力运转不动,身躯动弹不得,唯有置身原地,被巍峨灵峰压成齑粉,身死道消一途可走。

  巍峨灵峰有若是泰山压顶一般,携带排山倒海之势猛然压下;

  灭顶之灾,眼看着就要降临;

  桃花眼青年冷汗湿透重衫,钢牙咬碎,目眦尽裂,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挣脱顶上巍峨灵峰神意压制,却也不过是蝼蚁撼树,白费功夫。

  生死关头,桃花眼青年心中既是恐惧,又是后悔,还有愤恨、怨毒、报复等一系列负面情绪生出,千头百结,理不清楚。

  生死间有大恐怖,桃花眼青年恐惧实属正常;

  而后悔者,则是悔自己不该自视过高,在尚未摸清对手底细之前,便妄言挑衅,招惹是非;

  以至于出师未捷身先死,今生道途终了,只能退出《洪荒》,回到联邦静心疗养一两年时间;

  等待神魂创伤恢复后才能够再度降临,白白荒废了修行的黄金时期,错过了拜入峨眉的大好机缘。

  同时愤恨韩衍不顾念同会之谊,只是因为一点口角之争,便狠厉坚决,痛下杀手,取自己性命。

  内心中还想着待自己养好神魂之伤,重新降临玄元界后,定要刻苦修行,凭借高达7点的上品根骨,修为自能后来居上;

  到时再来报今日杀身灭道之仇,非要将韩衍碎尸万段,尝尽千万种酷刑苦楚不可……

  ……

  心间恶意一重接着一重,一波连着一波;桃花眼青年面容扭曲,口中溢血,那是他太过用力,牙关紧咬,牙根被震裂所出。

  “我记住你了;”桃花眼青年一声鬼哭狼嚎般的凄叫;

  同时目光满是怨毒之色的瞪向韩衍,似是要将韩衍铭记于心,做鬼也不放过韩衍一般。

  然则,迎接他的不是他所想的,韩衍担忧他报复,又因为他作为降临者,身份特殊,乃是神魂降临,死一次并不是真正死亡,还有卷土重来之机,拿他无可奈何,因此气急败坏等异样表情;

  反而是见韩衍冲他颔首示意,谦和微笑,亦如之前初次开口之时;

  而目光之中,是那仿若神祇一般高高在上,视人命如草芥的淡漠疏离。

  见此,桃花眼青年心中突生出恐惧恶寒之感,这恶寒感觉,比之面对顶上马上要夺走他性命的巍峨灵峰还要来得强烈好几倍,直让他整颗心都冷透。

  本想再说几句狠话的,现在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

  求收藏!求推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