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大衍洪荒 > 第三十一章叩问苍天谁为首,我自纵剑任平生

第三十一章叩问苍天谁为首,我自纵剑任平生


  颜琰美丽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说道。

  “师兄可莫要拿那些基础剑法来糊弄大家哦!那些剑法理论和基础剑法我们可听烂了,看遍了,我们想看师兄的拿手本领,就算是学不会,开开眼界也好呢!”

  “对,韩师兄您就露一手给大家开开眼吧!基础剑法真的学腻了。”边上另一名少女搭腔道。

  “既然如此,那就给大家露一手吧!”

  颜琰两人所提之事也不是什么过分要求,因此韩衍从善如流,随即笑呵呵道:

  “我所学者名曰暴雨剑法,剑招中包含有三千六百五十种变化,演练最为繁复,修炼难度不小,要想学好此门剑法,非得花些心思不可。”

  “不过此门剑法威能倒是不差,在肉身境阶段实属顶尖杀伐技艺,今后诸位师弟师妹若是有意,亦可尝试修习一二。”

  韩衍先是对自身所修习的暴雨剑法做了个简单的解释说明,紧接着声音提高,肃然喝道:“诸位,献丑了!”

  韩衍话音刚落,随即“铿锵”一声惊天剑鸣声响起,剑光乍现,便是暴雨临门,剑速快到普通人的视觉早已经无法得见半分的程度。

  宝剑挥洒间,即见漫天剑气演化雨点暴涌而出,一点点、一片片,转瞬间已然化为一条剑气长河,像是磅礴浩大的弥天雨幕覆盖了整个天地之间。

  且剑气雨点于空中凝而不散,神意引动之下,天地之间暗流涌动,滔滔能量汇集入剑气中,更添剑气长河威势。

  剑气越聚越多,长河越来越大,直至显化海渊笼罩天空,遮蔽天地,弥散其间的剑气层层叠叠、来回跌宕,宛若深海转动,宏大无边,深不可测。

  在场众人观之,犹如是置身于暗无天日的无底海沟之中,只觉得随时都要被那无尽剑气河流绞成齑粉一般,心中顿时升起恐惧之感。

  “暴雨剑法,滔天式!”

  剑中神意升腾,天人交感之下,竟然引动天象变化,抬头望天,能见天际飘来几朵墨云,墨云聚拢,压在众人头顶上空,给人一种整个天空黑沉沉的,欲要掉下来一样的错觉。

  墨云中尚有异种电荷相互碰撞,隐约可见其中有电光闪烁,仿佛是在为韩衍的剑法壮大声威。

  剑势愈疾,然而韩衍的剑速却是恰恰相反,反而是由快变慢,前者如同闪电划过,后者宛若龟速行走。

  墨虹剑薄薄的三尺剑身中,就好像是负载有万座大山一般,剑身一动,便挤压得空气发出阵阵“轰隆隆”的爆鸣声响,等若是九天之上的雷神,驾驭天雷战车滚滚而来,直叫人如遇天敌,心惊胆寒,不能自已。

  暗银色的墨虹剑慢慢抬高,剑身像是有神奇的魔力一样,将在场众人心神完全吸入其间。

  伴随着剑身每抬高一分,众人心神就沉重一分,没过一会儿功夫,众人但觉得已然是耗尽了全身力气,心脏抽紧,呼吸困难,直欲窒息。

  然则,韩衍面容上却是不疾不徐,从容淡定,手掌稳稳当当,未现半点勉强之色,自有一种轻松写意之感。

  剑举过顶,韩衍抬首望天,目中似是有精光直冲苍天。

  “吟!”剑吟声宛若是居于深山大泽中的神龙仰天嘶鸣,随即就有一股无与伦比的锋锐气息自韩衍身上轰然爆发。

  此锋锐气息不是四下无差别扫射,而是直射云天,凝聚成巨剑之形,横亘于高天之上,煊煊赫赫,搅动天地风云变幻,尽情的向天地四方宣告自己的存在。

  伴随气机爆发,无尽剑气长河宛若开闸放洪、江河决堤,又好似火山爆发,千万吨岩浆喷涌,其间锋锐剑气浩荡而出,倾尽天下,荡涤世间,直往高天而去。

  此剑一出,顷刻间,宛若贯日长虹,将整个虚空击出一道水桶粗细的攻击轨道,但凡处在此轨道内,不管是烟尘还是空气,俱皆湮灭一空。

  顶上笼罩的墨云被这剑气一冲,当即便被洞穿出一个大大的口子,剑意于虚空留痕,久久不见消散。

  阳光至被剑气洞穿的墨云中射下,打在韩衍身上,为他身上渡上了一层璀璨金光。

  在这瞬间,整个天地都像是成了他的背景板一般,映衬得他仿若神人降世,仙佛下凡。

  看着此剑取得的战果,虽然体内内气一扫而空,然而韩衍心下却满意至极。

  收剑而立,负手望天,一时朗笑出声,旁若无人的吟道:

  “叩问苍天谁为首,我自纵剑任平生。”

  ……

  韩衍此次一是为诸位师弟师妹演示,二则为印证所学,却未曾想此番动静惊扰了多少人。

  最先被惊动的自然是别院中的三大执事。

  别院深处,童江至定境中悠悠醒转,心神感受着高天之上,那煊煊赫赫、搅动风云的无匹剑意,嘴角处扯出一缕笑意,喃喃自语道:“此番威势,与弱一些的炼气境修士相比,亦只是相差毫厘,剑中展现的气魄更是惊人,韩师弟果然大才也!”

  藏珍殿中,丹雾萦绕,紫气生烟,盘膝而坐的刘云鼓掌大笑,很是开心。

  取出一小铜锤,敲击在身前丹炉之上,清越声音传出,唤来童子,吩咐道:“童儿,你且去将韩衍上师请来,我有事欲要与他商议。”

  “是,老爷!”小童子行礼告退,自去做事暂且不提。

  一直存在感极弱,像是万事不介于怀,满面萎顿之相的许圆木执事,在感应到韩衍那煊赫剑意的霎时间,昏黄离散的目光难得的聚集起来,定定的看向演武场方向,像是被震惊到了,半晌后这才归于平淡,不在继续关注。

  而一处修行静室之中,居有一清丽绝伦,直若月宫仙子一般的绝世丽人。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道理亦如此般,简单的修行静室,未有豪华装饰,不见半分景致,却因为有此绝世丽人存在,凭空增添了七分丽色。

  如此绝代风华之人,舍萧清鲤外还有谁人?

  萧清鲤凭栏而立,绝美面容清冷而脱俗,圣洁而高贵,白皙而无暇,低吟浅笑间,淡尽天阙之美。

  只是这般随随便便的站着,其姿态风华即是无可挑剔,自有一种遗世而独立的超然之感。

  “吟!吟!”

  粉背之上宝器级数的秋意浓无声自鸣,通明剑意勃发,似是在隔空相邀见礼一般。

  萧清鲤皓腕一转,秋意浓握入掌中,螓首低眉,极尽温柔的安抚掌中宝剑,与此同时,即闻一声不含丝毫杂质,令人醉而忘忧的清冷轻音传出,道:“你也感知到了吗.……”清音逐至低不可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