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魔女秦夕瑶 > 54:

54:


  暴风雨后的风平浪静显得更加荒凉,比起刚才的那场厮杀,此刻的王子就好像是惊弓之鸟,再也受不得半点惊吓。
  唐瑾年在他的奋力守护中安然无恙,那铜墙铁壁的大门缓缓打开,一束闪瞎眼睛的光芒闪金,王子微微眯眼,最终还是适应了那强烈的光线。
  “恭喜!!我的勇士,欢迎加入鬼坡”
  那是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王子甚至都看不清他的样貌,隐隐约约中看到唐瑾年的身影便昏了过去,手中还抓着唐瑾年的一角,唯恐她被什么人抓走!
  待他醒来的时候,四周一切陌生,寂静的要了命,闯入脑海中第一个念想就是唐瑾年在哪里?那个在他心里的小姑娘去了哪?
  王子猛然翻身,从一张硬邦邦的床上翻下来,摔在地上的一瞬间,那全身的骨头就像是散了架。
  “瑾年---”声声呼唤着唐瑾年的名字,最终却没有回应,四周的诡异容不得他多想,此刻只想找到他想要找的人。
  “王子---”最终那个牵肠挂肚的声音还是闯入了耳朵,猛然回首,那个熟悉的小姑娘站在那里,满眼泪花,像是在担心他。
  刚有的欣喜化作了一缕青烟,他不光看到了唐瑾年站在那里瑟瑟发抖的身体,还看到了一个戴着鬼面具的男人,背手站在那里,那是一张面目狰狞的鬼面,只是不知道面具下面到底是一张什么脸---
  唐瑾年像是被他控制了一样,站在那里直掉眼泪---
  “你---你什么人---”王子试图慢慢挪动,想将唐瑾年拉到自己身边,他也是这样做的,面具下面发出阴阴的笑声:“过去吧,去找你的小伙伴吧”
  “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王子心中恐惧,却还是将唐瑾年挡在身后,唯恐她收到一丝伤害:“你----你到底是谁”
  “你叫王子?小王子,想要保护想保护的人,就要使得自己变得无限强大,你想变强大吗?”
  “当然想”王子甚至都没有犹豫,刚才那场地狱般的厮杀,若是自己真的无限强大,也不会如此狼狈,现在全身都还隐隐作痛---
  痛苦万分---
  “好,好极了”那人传来一阵哈哈大笑,貌似很满意王子的回答
  唐瑾年像是被吓傻了,只顾得哭,王子笑声问道:“他有没有欺负你”
  欺负?面对不知是敌人还是友人的不明身份的人,一个十二三岁的孩童能做什么?欺负不欺负能怎么样?
  “他----他---”没说出什么重要的信息,又哇哇大哭起来,这可急死了王子。
  “你到底做了什么?”
  怒发冲冠,少年一怒为红颜。
  两小无猜!有意思,有意思!
  “王---王子---你别激动,他---他没对我做什么”唐瑾年的声音抽泣的很。
  “别哭,别哭”虽然身上浑身伤痛却还是强忍镇定,这是来自一个十几岁少年的倔强跟成熟。
  唐瑾年见过那张面具下的真实面容,那是一张满脸伤疤看不出一丝完整皮肉的脸,不知经历了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一场灾难,足以令人绝望的灾难。
  小小年纪的唐瑾年心里除了害怕,竟然还有些许的同情。
  在王子昏迷的这些天里,这个男人让她见证了什么是无情和残忍,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她眼前消逝,一次次冲击着她幼小的心灵和内心的底线。
  那鲜血满地横流,从尖叫早已变成了失声,那一双双渴望却又无助的眼睛,在她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想要变得强大,就要狠心”这是那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在她耳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总是绝望抵抗到无声,他还是会掰着她的头让她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这几天里是唐瑾年过的最恐慌跟心惊的几天。
  内心的善良被拔得一丝不剩---
  “欢迎回家,我的小祖宗”
  声音刚落,众人列队而来,手里都拿着一些东西,或多或少---
  “以后你就是这鬼坡的主人,我的公主殿下”
  声音穿透四周而来,黑暗变成光明。
  待到唐瑾年跟王子醒来的时候,那已经是一个月以后。
  鬼坡,这个名字像是一个魔咒一样禁锢着他们两个,大伯跟王叔不知一万次强调过一定不要接触鬼坡的众生,没想到还是逃不过。
  可是这里的一切变得没有那么害怕,众生见到他们纷纷行礼,高喊着公主万岁,公主殿下福寿康宁---
  貌似唐瑾年就是这里的神,一个可以左右他们生命的神灵。
  没有人告诉她这里发生了什么?
  没有人更够解答他们心中的疑问。
  一觉醒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张神卷驱使着他们要怎样做,应该怎样做,他们的灵魂收到了禁锢一样,不得不听从神卷的安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