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山河外 > 第三十八章 魔意卦象圆满

第三十八章 魔意卦象圆满


日转星移,入夜后,古剑宗内,一条红花长廊道两旁,悉数全是散修居所,其中的红花流玉间内,陈年正盘膝打坐修习着虚空魔意八卦象。

心神仍是在血红世界中,七情六欲化作的天地魔无数缠着陈年。

而陈年却不为所动,不停的吞噬炼化着天地魔。

识海中的证心果微微一颤,一股精纯的剑气释放了出来,瞬间陈年便觉自己有无上神威一般,盘膝打坐的人影都有巨大的虚空剑形缓缓释放,所有缠绕而来的天地魔还没触碰到陈年心神,便被那虚空剑形粉碎成了虚无。

“啊!!”心神怒吼,包裹全身的虚空剑形猛然放大,瞬间便高百十米,所有的天地魔尽皆被粉碎,虚空剑形仍不停止,继续扩大,将那血红的天斩碎,血红的八卦盘地斩碎,整个血红世界沦为破碎镜片。

陈年的心神也一下子被拉扯回到了身体当中。

“呼!”

轻缓两口气,陈年伸出手掌,暗自运转灵气,血红虚空八卦盘浮现在掌间,缓缓流转,一股夺人心魄,坏人心神的力量在血红八卦盘中迫不及待的要释放。

心神一转,五指用力握拳,血红八卦盘刹那间化作了一柄血红的妖异长剑,轻轻一挥舞,迸发的剑气都是血红的妖异之色,剑气上还附带着震慑心神的功效。

陈年看着手中血红妖异长剑,满意的笑了起来,妖异长剑给人一种天地不束的感觉,虚空八卦盘八种卦象,天地乾坤人神妖魔。

得益于识海中的证心果,八则中的魔意八卦象终于是修习圆满,内观己身,心神圆满了十分,识海扩大了一倍有余。

而今的灵气之力也应该有二十五万斤力,和一般金丹境单纯拼灵气之力,也能短暂的扳一扳手腕了。

更令陈年开心的是悟透了八卦魔意卦象,施展的魔意八卦盘竟能随心神变化为血红妖异长剑的形状,识海心神感受长剑的锋利,比之赤霄剑还要好上许多。

来到这青洲大陆后,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武器,而今虚空八卦盘悟透一种卦象竟能自身变化为武器,当然令陈年开心不已。

以后继续参悟妖意,神意,人意卦象,又会是如何强大的武器?想想陈年便觉得兴奋,看着手中的血红妖异长剑,喃喃自语。

“哈哈哈,魔意八卦象排第八,以后便叫你剑八。”

血红妖异长剑轻轻震颤,好似喜欢这个名字。

陈年手掐剑指,心神操控,轻轻一指。

“嗖”的一声。

那血红妖异长剑便破窗而去,飞向诸天,心神相连,便似陈年的眼睛一般,古剑宗内半夜诸多居所情景都一一出现在陈年识海之中。

“呼!呼!呼!”

风声大作,当剑八飞到三千米远时,陈年便觉心神相连得有些吃力了。

正准备收回剑八时,那识海中高空浮云后的情景一变,突的出现两道黑袍人影,正在高空中激情高昂,喘息不止衣衫不整的用力苟合。

被陈年的剑八幢了的正着。

“谁?谁在窥探我?”

其中一道身影先发现有异,惊怒出声时,便是一拂袖,满天剑影奔赴向剑八。

心神感受到那无尽的压力,陈年剑指一收,那剑八便霎那间消散,回归心神,化作了血红小剑,在识海中围绕着证心果缓缓转动。

“呼!”

陈年紧张的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刚刚那人影一拂袖的压力太过巨大,也许是元婴境的修仙者也说不定,竟半夜在高空苟合?

真是会玩儿,想想陈年便觉得好笑。

他也不担心那人会找上门来,常理来说御剑虚空飞行的都是金丹境的绝技,那人要找,肯定也会留意金丹境的修仙者,自己一个返虚境,没人会在意。

收了收心神,陈年继续修习起八卦妖意卦象。

时间悄然而过,夜去天明,睁开双眼,陈家轻叹,妖意卦象却是一无所获,修习了大半夜,还没找到入门的技巧。

而魔意卦象圆满后便可着手修炼返虚入金丹,凝聚灵气成就金丹,陈年内观识海,证心果便似金丹一般,更有剑八围绕着证心果转动,二者相辅相成。

也不知如何突破金丹境,无论吸纳多少灵气于丹田中精纯炼化后,都会被识海中的证心果尽数吸收了去,根本无法在识海凝聚。

而那证心果吸收灵气后,偶尔又会散发出一道道更加精纯的灵气去环绕剑八,使剑八越加锋芒。

双手缓缓收压,不再去想,起身打开房门,红花廊道间,已有许多散修行走。

伸手摸了摸流溪城主拜托自己送给古剑宗青云师叔的信件,跨步而出。

在红花廊道隔街,便是古剑宗返虚境弟子的居所剑梯长道。

整个长道似剑身一般,两边也都是房屋居所,陈年缓步前行,片刻便找到了那个流溪城主口中青云师叔的居所。

凉国十九州府,每一洲府又有各自的宗派和城池,仅仅依靠凉国皇室是管不过来的,再有一些大宗派,凉国皇室也需要给一两分尊重,所以像是古剑宗这种大宗派,周边的城池基本也就是古剑宗内的人去管理。

古剑宗内选出来人选后,凉国皇室便会下诏令,直接任命。

轻叩房门,站了一会儿,房门打开,陈年步入其中。

那胸前绣着古剑宗弟子袍的青云,颇为清瘦,八字胡留着,双眼不解的望着陈年,他可没与陈年见过面,完全不识,不过看陈年样子,便能知晓陈年散修的身份。

心神感知,看不穿陈年,青云也不敢有所怠慢,轻声询问:“不知这位朋友是找我还是?”

陈年随意打量了一下房间四周,确实要比散修的红花廊道居所要好上许多,随后看着青云问道:“流溪城主托我找一下他青云师叔,不知是不是你?”

“流溪城主?叶知弦?嗯,是的,他是我古剑宗先天境弟子,不过年纪太大了,难以突破,所以派去驻守城池了。”

“那就行了,他托我给你送封信来。”

随后陈年将怀里的信件给了青云,便直直离去。

说是送封信便是送信,青云在身后追问两人关系,陈年也是随意说了句路过而已。

仅剩下青云在房间内,将信拆开细细阅读。

“嗯?我宗剑道长老独子,庆云飞上个月在流溪城奸杀了五名世俗女子?已经妥善处理为妖祸?知弦突破返虚了?想调回宗内?”

青云伸手揉着眉头,思索片刻,轻叹了起来。

“哎,这庆云飞太过王八蛋了,如此不堪,偏偏还是元婴境的大高手,掌管着我古剑宗剑道武器堂,交给掌门?”

想到此青云打了个哆嗦,若是交给掌门,那庆云飞也许要被责怪一番,而自己怕是活不了命。

“知弦既然已经处理为妖祸,那我何必将信交给掌门,他想调回宗内?嗯,知弦怕是希望我替他寻求庆云飞的帮助,以这事为契机,又托个返虚境散修来送信件,怕是早就打算好了后路,不怕庆云飞杀人灭口。”

耸了耸肩,青云连忙将信件收好,出门寻那剑道武器堂的庆云飞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