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山河外 > 三十七章 大师兄杨景平

三十七章 大师兄杨景平


“这散修是谁?居然能一气破了宗师兄的招数,那灵气之力不是比宗师兄还大?”

“我想想,对了,好像叫陈年,灵气之力五万三千斤!”

“屁,这散修测试时肯定藏拙了。”

宗芝山一双妙目忌惮清冷的看着陈年风轻云淡的模样。

“不错,散修里居然还有你这等人物,不过后背偷袭可算不得手段,既然你要为散修出头,那我们便来正大光明的比试比试?”

陈年长袖轻挥,嘴角上扬:“可以啊,观一叶可知全境,正好从你入手,看看古剑宗培养弟子的手段!”

宗芝山眉头皱着,从陈年的话语中感受到一股不屑的语气,被一名散修不屑,这是侮辱,心中登时便有些怒意,再不如对待刘惜华一般的手到擒来。

“哈哈哈,好啊,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古剑宗的手段,不自知的家伙!”

宗芝山话罢,双手长袖一招,袖中便浮空冒出一把三尺青锋剑,在双手之间悬浮,指向陈年。

一众散修眼见着陈年替他们出头,与宗芝山对峙,心中感激,看陈年的目光中都全是期盼,期待,希望能在古剑宗弟子那扳回一点风采。

刘惜华也退到一边,退回时,小声入耳,向陈年说了声多谢,又道小心一些。

灵气在攀升,双方的气场中无形的灵气率先开始碰撞,引得风声炸耳。

宗芝山操控着青锋剑,见陈年一双剑指斜放,始终不拿出武器来,又觉得陈年心傲小看自己,怒意更盛。

可陈年却是真的没武器可用,唯一的赤霄剑都在南海公岛上被炸做了碎铁片,此时看似云淡风轻颇为潇洒的一双剑指对战,实乃不好意思向旁人开口借剑。

周边的散修或是古剑宗弟子都收紧了呼吸,凝神静气,紧紧盯着两人。

正待二人要交锋大战一场,分个胜负时,天上半空却猛然一阵大风刮来。

“呼!”

吹的众人不自觉的抬手理了理发间,陈年最先惊觉,暗自将灵气运转到十成,双目转动,在半空眺望。

“唰!”

一袭白纱长袍在空中飘荡,缓缓卷来,霎时一名白袍男子,便悬浮在众人头顶,一柄墨玉长剑被他双手抱在怀中,长发束冠,英眉剑眼。

“拜见大师兄!”

“拜见大师兄!”

一众古剑宗弟子见到在半空悬浮的人,悉数恭敬的微微躬身行礼。

大师兄杨景平,深得古剑宗弟子崇拜,以弱冠之年在妖林斩杀黑潭大蟒突破返虚,又在而立之年悟得剑势,凝聚金丹!

可以说是古剑宗弟子中当代第一!大师兄,刑罚堂执法主,金丹榜第一,这些称号都给了他一种传奇色彩。

凝聚金丹,便能运转灵气做到御气千里,也可御剑千里斩杀敌人,悬浮在半空的杨景平,一双英眉剑眼俯视众人,缓缓开口。

“我古剑宗内,是禁止私斗的,外来的修仙者不懂规矩,你们也不懂?”

古剑宗弟子听到大师兄责怪,大气不敢出,宗芝山也是一句话也不敢说。

“宗芝山,罚你下品灵石二十块,明日前交到刑罚堂,你可认罚?”

宗芝山躬身双手虚抱:“大师兄,芝山认罚。”

返虚境十大高手排名第三的宗芝山在金丹境大师兄面前,不敢言半句不字。

下品灵石二十块,相当于返虚境弟子两个月的修炼资源了,宗芝山只得心中愁苦,却不敢有半点怨言。

那悬浮半空的大师兄杨景平双目轻转,看向陈年,见到陈年剑指的灵气凝聚力高得惊人,嘴角轻轻笑了笑:“你这散修也有些大言不惭,一点微末道行便敢在我古剑宗说一叶观全境,怎么办呢?便罚你一气好了。”

话罢,大师兄杨景平怀抱墨玉长剑的左手轻抽,屈指一弹。

“咻!”

一股锋芒剑气凝聚到极点,向陈年穿去。

陈年双目猛然睁大,剑指上的灵气悠然悉数向天一挥,灵气翻涌,尽数向天迸发,可是却挡不住那极点的剑气。

“轰!”

眨眼间陈年眼前灵气爆炸一团。

“嗖!”的一声,那极点剑气猛然窜入陈年手掌。

“啊!!”疼痛感骤然传来,那剑气入体的一瞬,本应该在陈年体内大肆破坏全身经络。

可陈年识海中那吸收了龙马凤鸟灵气,变得五光十色,璀璨夺目的证心果,轻轻震颤了一下,那股剑气便似被招引一般,顷刻便被证心果吸了进去。

额头的汗珠滑落,陈年手掌握了握,不可置信的抬头望着悬浮在空的杨景平!

这个大师兄杨景平太过阴毒,若不是有神秘证心果,只怕剑气入体后,片刻自己全身经络便会被毁,沦为废人。

陈年心中后怕,一双丹凤眼瞅着半空的杨景平,却不再言语,好汉可不吃眼前亏,一股剑气便能让自己在生死门转了一圈,完全不可力敌。

悬浮半空的杨景平弹出剑气后,便平静清冷的看着陈年这散修。

可陈年仅仅有一瞬的痛苦,便恢复了过来,还能抬头看向自己,两人对视一分,杨景平嘴角轻笑:“哈哈哈,有意思,有点意思。”

说了罚一气,便是一剑气,杨景平自不会不顾身份的再次出手。

步履轻抬,怀抱墨玉长剑,飘逸的白纱长袍在半空缓步如履平地,眨眼间便已远去。

古剑宗弟子三五成群的散去。

也有人走时还不忘讥讽陈年几句。

“哼!现在知道我古剑宗的手段了吧?在我们大师兄面前,你就跟狗一般。”

“修道路长,无知者无畏,见识少了说话就小心一些。”

这些言语入耳,陈年却没有在意,心中还在震撼于古剑宗大师兄的强大,震撼于金丹境和返虚境的差距。

屈指一弹,便能让自己生死一番,返虚境在金丹境面前是真如蝼蚁,比卡在后天境的世俗之人更加不如。

一个天一个地,跨入金丹才能凌空飞行,御剑千里,那才是真正的仙人。

突然一只大手抓了抓陈年肩膀。

“陈兄,你没事吧?”

陈年转头,却是刘惜华,还有数名不认识的散修围着自己,关心的询问。

见陈年神色,刘惜华开口说道:“陈兄,别想了,金丹境,十个百个返虚境也打不过的,在修仙里面,金丹境和返虚境之间,便像修仙者和世俗之人的鸿沟一样,你能受一气而无事,也是幸运了,应该是那杨景平在古剑宗弟子前做做样子,并不是真的想要罚你。”

是不是做样子,陈年心中才知晓,大师兄杨景平的阴毒,刚刚才以身体会,若不是有证心果,早就废了。

双手抱拳,与刘惜华在内的几名散修告辞,陈年便独自向红花流玉间走去。

心中对境界的提升越加迫不及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