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五十二章 冬雨里拦路的少年

第五十二章 冬雨里拦路的少年


  冬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马车在泥泞的道路上艰难前行。

  过了那漫长的庆阳山脉,林染在十几天前就已然离开了鹤阳郡,如今穿过了青巴郡,然后来到如今的长陵郡范围内。

  这中间他已经开始换了辆马车前行,如此路途行走,踏入长陵郡的范围后,也可以看到一些零零散散,灵乌山蜿蜒曲折的余脉支峰了。

  只是没想到,途中判断有误,离开上一个镇子才一个时辰的时间,一场绵延夹杂着阵阵寒意的春雨就已经漫天袭来。

  如今退回镇子,也是不现实的事情,听经常走这一片的马夫说,离下一个这镇子还有大约十里的路程,那么自然将就着前行。

  冬雨噼里啪啦地击打在坚硬的棚盖上,像是棒椎敲出的阵阵密集而频繁的鼓点。

  林染靠在身后的车厢背板上,身体随着马车的微微摇晃,陷入假寐之中。

  上次干掉了那安修岳,也并不是如同那之前的李供奉那般一无所获,除了捕获了他的玄品中等烈阳功,还在他的身上搜出了十万金票。

  其中还有一封扶摇学宫的免试文书,没写名字的那种,然而林染可不敢再度使用,谁有知道这文书上,会不会夹杂着其他的玄奥手段。

  那也是青龙寨的地界,他也来得及处理尸体,就找来个稍微隐秘的地方给埋了。

  至于身上象征着身份的东西,连同着那免试文书,手中的青虹剑,都被他扒走,随着离开鹤阳郡,然后经过青巴郡的一条河边时,直接扔进了河里。

  就算以后来查,那么至少又能成为一个阻碍,造成被青龙寨拦路劫财的假象。

  目前来看,恐怕也只能那青龙寨背黑锅了,毕竟对这安修岳动手是真,杀了跟随身边的老供奉是真。

  他以他在外界修为,恐怕很难有人相信是他做到。

  当然,也不是没可能查到他的身上,只是这些事情,恐怕也不知道是在多久以后了。

  心中掠过这些繁琐念头,林染看了看脑海中的星图,曾经立功的缠丝刀在杀安修岳之前被他升为了三层,就是那轻云术身法也是早已离开靖安前就被他升为圆满的三层。

  如非如此,恐怕也不会来得这般容易。

  只是在看到哪二层的大幽功法时,他就不经意地将目光投射到左手的臂弯内侧,那些殷红血纹又变得清晰可见,煞为恐怖。

  明显那只是奇品中等的炼体功法,在他继续使用虚妄经后,给予他身体的强度不够,而造成这等类似崩溃的迹象。

  也幸好他压制着控制自己不去吞噬那些人的体内真元,恐怕给与的副作用更为深刻。

  “扶摇学宫的云生楼藏书为神唐之最,那么找本强横的炼体之术,应该不会太过困难吧!”

  林染悠悠想着。

  外面的阴云沉沉,以往本来艳阳高照的正午时分,在此时却是变得如同夕阳落下的傍晚,微微半透的天幕遮盖着大地。

  冬雨没有停歇,除了雨滴击打车顶的啪嗒,就是滚滚车轮穿梭泥沼和水流的划拉声响。

  马车没有之前刚出镇子的奔腾如飞,而是不缓不急地行驶着,雨天路滑,行车还是要规范些为好。

  林染闲散地靠在背板上,习惯了这个时代马车的节奏,倒也没刚开始的不适,反而因为这些颠簸有种昏昏入睡感。

  继续行驶了一段路程,恍然间他感觉马车微微一顿,速度明显变慢了下来。

  “到镇上了?”

  林染睁开眼,双目微亮,这个时候他就想找个客栈待着,然后舒舒服服地洗个热水澡。

  “没呢林公子,前面有人拦着路,似乎想搭个车。”

  马车厚厚的布帘外,传来马夫粗狂的嗓音。

  随着一声马鞭,马车也渐渐停了下来。

  这雨天也有行人?

  林染微微一愣,道,“我看看。”

  说着弯腰向前掀开帘子,一阵冬日寒意扑面而来,他就看见雨幕之下泥泞道路中央,站着位身穿黑色长衫的少年。

  少年身上被已经被雨水浸湿,乌黑发丝凌乱不堪,混着雨水粘在一起,看来极为狼狈。

  “这位公子有礼,在下赶路却是突逢暴雨,拦车实属无奈之举还望公子见谅,若公子愿意搭车,在下可付些银钱。”

  说着,一阵寒风袭击而来,站在雨幕之中黑衫少年随之打了个冷颤。

  “行,上来吧!”

  林染见对方礼貌得体,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富家少爷,不过他察觉对方气息还处在气道六七重的位置。

  顺带一截也无妨,也就没在多关注。

  得到回应,那黑衫少年顿时感谢地笑了笑,小心翼翼地踏上车辕。

  只是在进车厢前,却是先脱下了沾满泥泞的靴子,接着从背后同样打湿的行李中拿出了有些濡湿的布鞋换上,换下的泥水靴子则是放在外面前辕横版上。

  做完这一切后,才将帘子掀得足够一人通过的空隙,然后钻了进来,坐下前还对林染道了声谢。

  如此地有礼貌教养,这让林染对这少年观感不错。

  不是每个人在接受别人帮助时,都能够心细地兼顾别人的情绪。

  可见的这黑袍少年至少家教不错。

  只是萍水相逢,林染也只是随意聊了几句,知道了些大概,然后就继续靠在车厢上假寐。

  在马车穿过层层雨幕,经历了几个时辰的冲刷之后,一盏盏灯火,开始在阴云昏暗下的雨幕里隐约出现。

  下一个镇子到了。

  林染当即寻了一个客栈住下,那名搭车的黑衫少年也是如此。

  只是住进客栈,林染以为只会待上两天,然而事实却不是这般。

  天公不作美,雨一直下。

  这场绵延的冬雨持续了好几个时日,将人堵在屋内都有些焦躁,同住一个客栈里,林染也少不得与那黑衫少年碰面。

  也是因此知晓对方名为余韶华,来自与长陵郡接壤的青巴郡之类的信息。

  至于想着灵乌山方向的原因,却也是与他出奇相同,想入那扶摇学宫学习更深层次的修行之法。

  看来也是求学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