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四十一章 自投罗网

第四十一章 自投罗网


  靖安城内的一处宅院,仲松亮也在等。

  之前就从韩头和李波的口中得知的一些关于对付林染的计划,就一直在等待着手下的消息。

  从韩头通知他的时候,他就在冷府发门口放了眼线,就是为了知晓那个林染会不会离开冷府,去往所说的位置,赎回他那个关系不错的丫环。

  这是他之前就从两人口中得到的计划,而在这开始,对于这个办法他还是不以为然的,毕竟只是为了一个丫环,就让那林染做这样以身犯险的举动。

  想想他就觉得这样的可能性不大,只是那两人很笃定,他也不好插手干预,只能作壁上观在,时间会证明他们的手段是否会奏效。

  前不久,就有盯着冷府门口的手下报告说,那个家伙骑马出去,向着那面离开了城门,他就明白那两人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呵呵,为了一个丫环以身犯险,我说是愚蠢呢还是无知呢。”

  仲松亮抿了一口是桌上发茶水,有些讥讽地摇摇头,待到时间差不多了,他便站起身来,踏入了院门。

  他想亲眼看看,当初那个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家伙,一想想象到对方凄惨求饶的模样,他就有种无穷的快意。

  至于,那两人会不会失手,他是没有疑问的。

  一个气道八重,一个气道九重都解决不了那个林染,难得还长了三头六臂不成,至于玄道,他是不会相信的。

  因为那超出了的常理之外,玄道已经是修行山峰前的第一个山坡,世间就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停留在了这一境界,终日无所寸进。

  在梧桐巷内的那位窃贼死亡时,流传出来的消息也是暗地有其他强者出手,未曾丝毫提起林染的名字,更何况提过他的实力。

  这就造成了,除了那么少数的几个人,靖安城内对那林染的实力,其实还停留在气道八重的印象当中。

  加上境界俞往上,便是提升得越慢,他也不会想到对方直接跨过了气道九重,跳入了玄道境界,而最多到顶的猜测,也只是气道九重而已,而就算气道九重,凭借那两人也完全足够。

  仲松亮没有告诉其他的手下,独自一人上了一匹快马跑向城外,向着之前韩头告诉的地点。

  出了城门,很快就经过河道,来到了那栋旧木楼边上。

  “韩头。”

  仲松亮下马后,觉得周围似乎有些安静,看着那黑乎乎的旧楼内,顺口喊了一声。

  没有得到一丝回应,只有穿过林间的风声呼呼吹着。

  嗯?

  半天没回应,他顿时微微一愣,面色顿时警惕起来,缓缓靠近那木楼,宽厚的手掌不经意地摸上了挂在腰间的长剑剑柄。

  “李波?”

  尝试喊了一声,又是未有回应。

  仲松亮当即停下,忽然间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事情恐怕有了出乎意料的变化。

  那栋不知年月的,旧木楼摇摇欲坠,里面黑漆漆的没有动静,入口处看着像一个巨兽的狰狞大口。

  腰间的青钢剑拔出来,单手持握最方便攻击的位置,仲松亮往里面看了一眼,随后放弃进去的打算。

  他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无论怎么说,那韩头和李波怎么也会回应才对。

  没回应,只能说明这两人可能出事了,亦或是反水的可能,虽然可能性较小,但他的确从中感受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危险。

  既然有危险,他就不会贸然进去了。

  手握长剑,剑锋对着旧木楼的方向,他的身体开始缓慢的后退。

  “唉!”

  在这个时候,待在里面,看见外头准备离开的身影,林染终于叹了一口气。

  他还打算让对方来个自投罗网,没想到对方是如此谨慎,到了木楼跟前,连头都不冒一个,这让他来个突然袭击省些力气都做不到。

  看眼前这状况,对方恐怕是打算离开,只能自己出来动手了。

  缓缓站起身,扫开挡路的荒草,林染沿着楼道走了出来。

  在听到里面微微一声叹气的时候,仲松亮就是浑身一惊,此时再看到那个让他厌恶,又无比熟悉的声音时。

  他的瞳孔放大,浑身一颤。

  “你……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还活着吗。”踩在外头的枯枝上,林染微微笑着,手中的长刀扬起,抛出了几颗血滴。

  然而林染的笑,却让仲松亮谨慎无不,他的眼神死死盯着林染手上有着血痕的长刀,眼神明灭不定。

  韩头和李波没有回应,对方的刀上染了血,很显然已经遭到不测,眼前之人的手段实在让人惊骇难料。

  他不知道对方怎么杀的那两人,显然就算林染的实际不够的话,那么其中或许还隐藏着其他的高手。

  而第一时间,他是没想到林染已经跨过了气道九重,达到了玄道一重境的

  那么现在的他,恐怕有危险。

  仲松亮脑子中念头千转万转,明白自己停留一下,就多一分危险,当下刷地一声,退到那健壮马匹边,干脆利落地翻身上马。

  对面发林染见状,也是微微一怔,下一刻直接踏着轻云术里的步伐,一踏地面,人如流云般冲去。

  手中虚握成抓,扣住马后腿。

  黑马受惊,抬腿便踢,然而在林染的手中几乎纹丝不动,磅礴力道从手腕五指崩现,抓着黑马后腿的手腕青筋鼓起,然后猛然摔下。

  偌大马被大力抓住翻飞开,嘶鸣一声,轰然砸在地上。

  马背上仲松亮受此波折的前一刻,立马翻滚下来,一个长剑撑地,看了林染一眼,头也不回奔向河滩。

  那一眼他已经确定,林染是杀了那两人的,因为从对方眼里,他看到了杀气。

  韩当和李波竟然都死了!

  那两人可是一个气道八重一个气道九重!

  奔跑中这成为他心中难解的迷题,此时他不想在这河滩边待上片刻,他想回到靖安城内,那东威侯的府院。

  只是既然来了,林染怎么可能这么简单放对方离开,浑厚真元体内流转,几个腾跃落地,很快就追上前方的仲松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