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三十八章 冬雨下的阴影

第三十八章 冬雨下的阴影


  初冬的小雨簌簌而下,带着缕缕不同于秋日的微微寒意侵入了靖安城中。

  因为持续时间绵长的缘故,雨丝虽细,街上的低矮处还是积存了不少的浅低水洼,偶尔有马车奔行而过,街边的零散的行人都是匆忙避开。

  与雨帘下,变得有些空寂的大街有所不同,常青街的一家赌坊里,依旧人声鼎沸,热火朝天,气氛极为热烈。

  此时面色有些黝黑的仲松亮,就站在这一头的屋檐下,看着另一边赌坊里传来的各种喝骂吵闹声,面色有些不好看。

  他想起来那日在迎风茶楼的画面,那位他之前一直认为无能的冷府赘婿,出乎意料的在青柳剑会大放光彩,然后在茶楼交锋,众目睽睽之下丢了他的面子。

  府内世子的面色不好看,他那些不合拍的手下也是隐隐不安分起来。

  当日他自认是平分秋色,然而在之后的以讹传讹当中,他已经是输给了那位曾经没瞧上一眼的家伙,这他觉得无法忍受。

  所以他就来都了这里。

  每个城市里,有着光明的一面,那么自然有着黑暗混乱的一面,常青街就是这样一处堆积着黑暗与混乱的地方。

  如果利用起来,总归是一些势力。

  为东威侯府办事的时候,他在这里与一些人物打过交道,知道这家赌坊的后面,混迹着两个实力不错的家伙。

  财帛可以动人心,有些时候或许没把握,但也可以不必自己动手。

  这是他在那侯府世子身上学到的东西。

  在屋檐下停留了一阵,看了会这不知什么时候停歇的冬雨,仲松亮穿过了那层层雨帘,推开了灰旧发亮的幕布。

  无视那些嬉笑喝骂,或者双眼发红歇斯底里的赌徒,穿过人群,来到了赌坊的后方,他与一名看护道明了身份,然后进入了一个房间。

  随着房间内前期上的客套笑谈,然后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

  ……

  林染变成粗壮大汉这样的事终究没有发生。

  冷府藏书楼的典籍本来就是不多,如今奇品上等的功法更是寥寥无几,专门是用于体修的功法也是没有找到。

  林染还是从二楼找了本奇品中等的功法暂时代替,然后直接将其升级到了满星三层。

  皮厚了些。

  后果也是印证了那潘掌柜的话,手臂内侧上的血纹的确是有所改善,如今只留下一些比较纤细的血色纹路。

  因为颜色较浅的缘故,不仔细看甚至都是难以察觉,那之前一直的酸痛感也是终于停歇。

  随着时间,林染终于恢复到了最佳的状态,体内的气息充盈,真气凝练真元发挥的威力上就比以前强横不少,和玄道之前的气道境界完全不同而语。

  之后的日子,他都一直继续用功着,经历了梧桐巷内的事情,无一不证明着这看似祥和的靖安城内,还是有着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危险,谁又会知道会不会有刀从天掉下。

  府内的藏书楼他也是每天都去,只是第三层内的那些奇品上等的功法耗费时间更多了。

  自然,星图中央那颗幽黑小树上的叶子增长更是缓慢,他曾摸索着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办法增加玉叶,只是如今还是没有由头。

  现在来看,他也只有等待那扶摇学宫的秋试招生。

  因为半个月后,自有学宫来的院师来参加冷府的成人观礼,以他现在的修为,倒时弄一份举荐信也不是难事,只是如果还有免试名额的话,他自然也想争取一下,少了那些还去参加考试的过程。

  这段时间,还是有的等待,他想着能不能够出一下玄道二重的境界。

  毕竟之前的安修岳获得免试的机会,就是身在突破到玄道二重的地步。

  期间继续上午在藏书楼待上一个时辰,下午中饭之后,便是溜达到周府看下棋,当然这是名义上,周府的院子中灵气充裕多了,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只是那途中偏僻的梧桐巷却是不经过了,谁知道这里又会不会跳出什么莫名其毛的牛鬼蛇神。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的过下去,知道一天上午,那位已经破关突破至气道九重的冷府小姐突然闯入了院子。

  “看到小葵了吗?”

  林染闻言一愣,“没有,那丫头怎么了?”

  “那丫头不见了,从早上出门,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以往要是离开这么长时间,他起码也是会报备一声的。”

  冷月姝脸色有着焦急的神色,毕竟小葵和她算是同时长大,早就有了感情当做了自己妹妹,如今奇怪的状况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东院西院都找了吗?”

  “问过了,那些丫鬟都说没见过。”

  这下林染也是感觉有些不对起来。

  而这时,也是见一个丫鬟满头大汗的从外头跑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不好了小姐,小葵被歹人抓走了,还直言让姑爷前去拿钱赎人!”

  冷月姝脸色顿时一变,没想之前一直没听到小葵消息,现在听见,却就是只能够的事情。

  “我去杀了那些人。”

  拿过信筏看了一眼,冷月姝便怒火冲天,眼神布满了寒芒。

  “我去吧。”

  林染看了一眼信筏上的内容,阻止的冷月姝的出门。

  “信上直言是让我前去,你要去了恐怕会横生泼折,让人伤了小葵。”

  其实还有其他的猜测他也是没说出来。

  冷家在靖安城,乃至鹤阳郡也算是有名有姓,这么撩拨老虎的胡须说明对方也是有些底子,不像是寻常的歹人,倒像是特意针对他而来的。

  要不然,又怎会指定他前去,而且对方还笃定他会去。

  林染当然会去。

  这么长时间下来,怎么说也是有些感情,而且这丫头单纯的可爱,他还是记得在周府看到缠满绷带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

  不管对方是谁,林染已经给对方判了死刑。

  只是冷月姝还是有所忧虑,也看出了其中有些蹊跷。

  而林染是二话没说,从府中牵了匹健马,穿过阳崇大街,出了靖安城,向着信筏上所说的位置前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