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三十四章 尘埃落定

第三十四章 尘埃落定


  在那日从眼前之人获得那虚妄经功法,在试验却发现格外邪异的后果之后,林染就开始寻找有关这方面的信息书籍。

  只是有些遗憾,也不知道因为冷府的书籍匮乏缺少资料的缘故,翻遍群书都没有从中找到这些有关于虚妄经的线索。

  而在此之前,他也一直认为功法的作用就是提升使用者的攻击与防御能力,应该算作辅助增益类的法门。

  虽为道品功法,都也由于其邪异的副作用他一直都是未曾使用,也没机会使用,却不想眼前的之人此时使用了,而已使用,便是类似吸星大法的作用。

  作用的对象是他,那么一切都不会太过奇妙。

  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再顾虑了。

  念头转动,一股强横的气息顿时从丹田气海位置凭空滋生,缕缕邪异的黑气也是随之出现。

  在这极为邪异的黑气出现之后,就仿佛变成了催化剂一般,整个身体蓦然一颤,经脉撑起,真气流动滚烫起来,像燃烧沸腾的火焰。

  全力施为下的真元,在体内奔腾如长河一般,又任意控制,刹那间就减缓了从双拳倾泻的速度。

  嗯?

  俊雅青年轻咦了一声,感觉之前一向流畅的吞噬过程突然一顿,紧接着就艰涩起来,趋向于停止,仿佛抽水的通道被堵塞了入口一般。

  这是他之前未曾预料的事情。

  但随即他惊疑地发现一股似乎同样强大的吞噬吸力从对方的双手上出现,没来的及思考对方为何同样诡异至极的气息。

  双手接触感觉的他,下意识的动作就是将双手抛开。

  而林染,只是在驭使的那一刻,就已经明白,这样根本不够,十六片玉叶直接化为粉碎,虚妄经被提升到第二层。

  一些明悟从自己的脑海里出现,其中另外的作用和方法也是融入了自己的身体当中。

  攻法自行而动。

  刹那间,体内真元近乎全部化为黑色,犹如一批批冲锋的战马在他的经脉当中穿梭来去,粗暴得没有一丝缓和,他感觉浑身经脉血管都要爆裂开来一般。

  同时他感觉到了一种饥饿的情绪,似乎饿了几年没进食一般,而更为诡异的是,这种饥饿感不是来自他的胃部,而是来自他的气海。

  气海犹如有了自己意识,感觉饥饿。

  这样的情形让林染后背发凉,同时有着嗜血的情绪在脑海中回荡。

  他感觉到食物就来自眼前都身体,强烈的饥渴感促使他在对方想要脱手的瞬间擒拿,如钢指紧扣。

  猎物与捕食者的身份瞬间调换!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这功法!?”

  俊雅青年立刻察觉到对方双手上,比他方才还要强横的磅礴吸力,双目猛然一睁,现出他此刻感到绝无可能的震惊!

  那个瞬间,林染出手。

  自始至终,他都明白自己修为与对方差上一大截,就算后来借助丹药,却也只是缩短了距离,只能伺机而动。

  而此刻,他才占了一丝上风。

  然而他明白对方未死那么时间就未结束,趁着对方心神震荡的时刻,真元凝聚到右腿膝盖,蓄力之下,骤然顶出。

  凝聚着强横真元的膝盖,像黑夜里的朦胧巨山一般破开了梧桐树下的阴影,碾碎了无意卷入的黄叶,带着势不可挡的气息狠狠砸出。

  俊雅青年心神震荡之间,依然下意识脱手抵挡,然而对方的双手如同钢杂锁住,更难脱手的是那磅礴入海,犹如无底深渊传来的强大吸力。

  动手无果下,他急忙抬腿,只是已经晚了。

  足以撕开一切都膝盖,直接命中了他的气海丹田,俊雅青年身体猛然弓起,被强横的力量直接撞击在后方的墙壁之上。

  恐怖的裂纹顿时层层出现。

  于此同时,俊雅青年气海如同被扎破的气球一般,更为磅礴的气息真元狂暴地吞噬入了林染身体当中。

  黑衫破碎,衣物片片飘飞,露出了俊雅青年有些塌陷血肉模糊的腹部,那张俊雅的脸庞,因为剧痛扭曲,惨白得毫无血色。

  这是林染第一次给对方造成实质伤害,一次便是重伤。

  他被吞噬的真元,转眼已经返回身体,而更多,还是对方身体中磅礴的气息真元。

  如非如此,恐怕也不会伤害如此之大。

  震退出去的李平平靠着站起来,随之惨白的笑了,他怎么也不明白原本胜券在握的事情为何流落到如此境地。

  他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那功法对方怎么会有,而又运用得比他还强大!

  “我不明白为何如此,但你要认为是我输了,那就错了……”

  便说着话,便在为微笑,李平平的手腕在身后悄无声息,不引人注意得颤动,一股凛然的气息从他的指间开始凝聚。

  足够了,他嘴角裂处一丝微笑,已然绞痛的手指真元将要迸发时,一记拳头率先击中他的胸口,其中暗藏的刀芒穿过他的心脏。

  “为什么……”

  看着对方似乎看透的表情,他的脸上只有无尽茫然。

  为什么会我的功法……

  为什么猜到我的动作……

  这是为什么……

  李平平的躯体被缠丝刀芒上的劲气再度震飞向后,那面方才就已经不满裂纹的围墙终于不堪重负,猛然倒塌。

  砖体的灰尘碎屑漫天飞舞,将那具抽搐颤抖的身体掩埋在了其中,也掩埋了那些他到死都无法理解的真相。

  这位逃离关南道,逃离神唐,又再度为了那为那所谓的仇人重回到这里的修行者,结束了自我救赎的过程。

  尘埃落定。

  林染身体浑然倒下,这一系列的对决已经耗费他所有的潜力,解决掉对方之后,全身无边的痛处才如同浪潮一般汹涌袭来。

  他的意识已经变得混款不堪,连身体的任何一块都无法调动。

  “大幽功法嘛,能是这么随便用的吗,不死也得废了。”

  “既然也名林染,那么这次就算你好运……”

  模糊的视线中,一个看不起面目的身影从巷子的阴影里缓缓走了过来,淡淡的声音传入了他耳中。

  在对方弯下腰时,他的意识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