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三十三章 熟悉的气息

第三十三章 熟悉的气息


  在林染的计划当中,当自己突破的时候,或许不会焚香祈祷,或许沐浴更衣一番。

  但恐怕也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方,以及合适的环境中稳步提升。

  因为当突破之后,依然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来稳固境界,这是必然也是必须的程序,而当不是通过自己提升,却是借助丹药药理提升时。

  那么这道程序已经变得必不可少,而如果不当时进行稳固,说不定还有境界后退的风险。

  这也是自顾至今,突破需要时间,也忌讳战斗中突破的缘故。

  只是如今的林染,感受着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变化,和难以想象的伟力,却是没法办在继续稳固,因为对方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一个闪耀了明亮光芒的拳头出现,悍然直接袭向林染的胸膛位置。

  出击速度一如既往的快,只是所幸如今的林染与之前大有不同,气海中真元虽小,发挥出的力量却是远超真气。

  林染抬拳向后,没有直接接触,拳头里的离山劲气猛然发动,碰的一声炸响,两者的气息瞬间接触。

  对面的李平平只是看着冷漠微笑,林染却是感到一股庞大至极的力量透过空气猛然袭来,然后借着那力道离开,未曾实际接触,手腕依然有些发麻。

  如今虽然是提升到了玄道一重的境界,然而林染发挥出的实力却有所不同,气息总归是有那么一些虚浮。

  只是相比之前,还是好太多了,李平平的那一记力量强横,然后林染借助的这其中力道的反作用力,将自己与彼此之间的距离,拉开一截。

  后面的李平平紧追不舍,耗费其力也只是比上次要稍微多了一些,只是这些事情都是在他的预料当中。

  对方实力提升了些,不过显而易见的是,李平平觉得眼前的这只肥羊不错,没过多长时间就晋升至玄道,真气凝练成真元,那么加上之前吞噬的真元,也足够自己在提升一两层的小境界了。

  跟上身影,直接贴身,一只有力手掌夹杂着劲风猛然拍出,林染避让不及,只等调动真元生硬生生地抵挡。

  曾经在那冷府偏院的时候,对方自称被玄道五重的高手所说伤,他就开始猜测对方的实力或许是在玄道三重或者四重。

  也只有这般,才能够给予他如今这般的压力,如今也踏入了玄道,身有增幅作用大幽功法和那威力惊人的青莲剑势,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然而虽然一战,那也只能作为最后的手段,因为那招青莲剑势中的白虹起,此时也不能完全发挥,使用出也会将体内为数不多的真元直接抽离干净,绝对不会有第二次的机会。

  所以,不出则已,一出必须一击必杀。

  嘭地一声,离山劲气与对方的拳头直接碰撞,其中的威势与反震之力让李平平微微蹙起了眉头。

  开始怀疑方才的举动是否不妥。

  因为对方的拳头似乎比较硬,比方才那个代相之子还要硬些,只是刚刚突破到玄道,就很发挥如此实力,似乎不为多见。

  要知道,方才的代相公子实力玄道二重,似乎解决起来也没眼前之人有难度。

  嘭一声,再度拳掌相交,两者身体靠近,又被掌力分开。

  猜测出对方的实力,所以林染也变得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实质上的接触,然而就算如此,他也是变得极为狼狈。

  一身的青袍,由于多次的倒地擦伤,变得漆黑杂乱一片,泥土脏水沾满,有的赤条条地挂着,看起来如同街边乞丐。

  至于身上的伤,他也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胸膛一片麻木,就连双手也是因为乏力,和持续不断的绞痛微微颤抖起来。

  生死之境的边缘,让他把所有的潜力都给逼了出来,离山劲在经脉中奔腾如长河,此时也是有些乏了,对方却是依旧滴水不漏,不见多少的倦意。

  就算圆满级别的离山劲气,也是无法弥补这根本境界上的差距。

  此时的李平平已经很是不耐烦,他想等体重增长,变成一头肥硕的羊,却没想对方中途仿佛吃了大补饲料,结果变成了一头牛。

  不那么好杀了,还时不时用牛角顶他一下。

  虽然不曾有所损伤,当总归有些烦躁。

  李平平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心思,浑身的气息再度迸发,长发无风自动,冷哼一声,爆发的身影踏地突袭而至,接下来便是无可避免的一掌推出。

  无可避免,林染只有硬撼。

  手臂青筋鼓起,蕴藏真元的一拳使出,直击对方的手掌,然而半空相触,他的脸上顿时浮出愕然神色。

  对方的手掌没有真力,没有沛然难当的气息,然而也无从退却,而是极为诡异地将他拳头上的真元化解得了无痕迹。

  他的拳头变成了普通的拳头,只能打死一头牛的那种。

  李平平很乐意见到对方惊讶的样子,嘴角撇出冷冽的弧度,抵住对方拳头的手掌猛然一扣,体内功法运行,气海如同饥饿的狼。

  而在对方手掌如同钢钉一般扣住拳头时,林染就觉得不妙,踏步猛退,然而他的拳头死死得被攥住,未动分毫。

  接下来,他就感觉到对方的手掌传开一阵诡异的吞噬之力,刹那间,他体内的真元气海仿佛煮沸的开水一般沸腾,如同大河缺口一般向着对方手掌倾泻而出。

  林染的脸色微变,当即挥动右拳,半空拳头接触,对方却是估计重施,直接抓住,真元气息还是飞速地顺着手臂往外流失。

  到了这种程度,他别无他法,只能以指代剑使出那青莲剑势。

  然而没有坚固的武器作为载体,单凭肉身凡体,恐怕会被青莲剑势中的劲气搅得粉碎,但此时没有选择。

  深吸了一口气,念头转动,有关于白虹起的一切信息从脑海中流过,手指屈起,一股凛然剑意将起的时候,他却陡然停止。

  因为此时对方身上,传来了某种嗜血冰冷的气息,引起了他体内的躁动。

  这种气息,他有点熟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