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三十一章 梧桐巷里的故事

第三十一章 梧桐巷里的故事


  梧桐巷里在说故事。

  说故事自然要有说的人,还有听故事的人。

  巷子里此时就有两个人。

  “还记得我吗?”

  “咳咳,你是谁……”

  “是啊,都不记得了,你这样的大人物又怎么会记得我呢,那我说个故事吧。”

  “十年前,关南道三年大旱,饿殍遍地,我就是当初其中的一员,当时我带着骨瘦如柴妹妹,就差最后一口吃的。”

  “你当时在马车上,我跪到马车前,想讨点吃的,结果被让旁边的护卫赶走了我,我脚崴了一下。

  你知道吗脚崴了,走不远,会找不到吃的,我没找到,回破庙里,我妹妹身体不动了,嘴里塞着草根。”

  “我也不要银钱,哪怕你当时给一点馒头什么都可以啊……”

  阴影里的声音低沉,肩膀颤抖着,似乎在笑道,笑得癫狂。

  “我那时想杀了你。”

  “但我做不到。”

  代康公子的身体微微发冷,刺穿胸口的利剑将他钉在墙上,让他的呼吸都变得冰凉。

  脑海中有那些记忆吗,或许他忘了,或许他没有放在脑海里记起,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起。

  “我埋了她,当时饿极了,我竟然有想再刨出来的想法,我扇子自己两巴掌,使劲跑,跑得老远,跑得远得不记得埋她的位置。”

  “其实,我想记得的啊……”

  “然后我跑晕了,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被捆住了,有个篮子装着我,被拖着走,那是个老家伙,也很瘦,眼睛红红的。”

  “我装作没醒,解了手腕,趁那家伙烧开水的时候跑了。”

  “一直往跑,什么都吃,后来我找了把柴刀,然后变成别人在跑了,嘿嘿……”

  巷子里幽深,梧桐树的阴影将一切很好地掩盖了下来,被按压在墙上的代康,只看到一个面目俊雅的青年,脸上带着诡异的光。

  听到对面青年笑声,就是有着胸口处的剧痛干扰,也忍不住浑身冰冷,头皮发麻。

  “真是……疯子……”

  “疯子?你说的对,或许埋下她时,拿起把柄柴刀时,我就已经疯了吧。”

  “你知道吗,我算运气好的了,逃离了关南道,渐渐有的吃的了,可以去偷去抢,关南道是什么都抢不到的,只有干草树根。

  后来我被人寻找,我竟然是李俞白的远方表弟,呵呵呵,李俞白知道吧,那之后第三年剑光冲天,直指星河,人间剑圣,剑道大家,咂咂。”

  俊雅青年呵呵笑着,脸上尽是讽刺的笑。

  “我恨他,恨他为什么不早点找,死光了,找还有用吗?”

  “还是有用的,他是剑道大家,我可以学剑,我可以杀人,

  后来他说我心术不正,不传我绝学,我就趁他离开的时候,威胁了一名他的弟子,我还顺手杀了,可惜只有一招剑式,后来我就逃了。”

  “我逃离了涂青山,逃离了临襄郡,然后逃离了神唐,进入了大周,利用剑池弟子的身份,算是扎下根来。”

  “只是可惜我叫李平平,就如同我的名字一般,我的天赋平平,修为进展很慢,连气道六重重都没有踏入,而我那时听说,你的父亲成为了神唐权势最为顶尖的代相,你知道我后来我怎么做的吗?”

  “我去了幽泉山。”

  代康的后背贴在坚硬的围墙上,他的腹部依旧被一根短剑穿透,钉在墙上,忍着腹部痛意,依然让他有所喘息之力,脑子清醒。

  虽然如今有些困难,但此时依然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寻找脱困的机会。

  而此时听到对面俊雅青年的话语,他的瞳孔顿时一缩。

  “你猜得对,我找到了幽人,说要杀代相儿子,他们就传了我大幽功法,虽然有那副作用又能如何,我在关南道不是已经做了过了嘛……”

  说着青年眼神幽幽盯着代康,里面的眸光像吃人的饿狼。

  “所以你应该知道你的真元是怎么消失的吧。”

  “达成了交易,那么自然得履行,幽人还是很厉害的,我帮着在边境屠了一个村子,吸引了你的注意,幽人死了几个,也就知道了你的实力。”

  “后来你离开了,我想跟上结果没跟上,然后从幽人那得知,你会来着靖安城拜访你父亲的老师,于是我先行赶了过来。”

  “经过东威侯府时,问到了香味,所以我进去了,我进去偷了几只烧鸡,没想到吧,临走时,自然就有人来了,所以我使出了李俞白的青莲剑势,我使得很慢,他会看的很清楚的,嘿嘿……”

  “没想到那供奉有点实力,然后我就跑到了一个冷府的偏院里,那里有个家伙,我受了重伤,不想废力,就用了精神控制。

  呵,有意思地被挣脱了,然后东威侯的人查过来,我就走了,那家伙应该没死,真是个蠢货啊,恐怕还以为自己命大,要不是我不想耽误时间,呵呵……”

  “最后我逃出了靖安城,然后在城外的大山里等你,时间差不多了,所以我就来了,来到了这里。”

  俊雅青年停顿了一下,“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很好……听”

  代康一脸苦涩,觉得一切荒谬无比。

  就因为十年前自家的车队路过关南道,没有给予一个路边乞丐的施舍,然后那个乞丐脚崴了,妹妹死了,于是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可是那是的他何曾没见过那等惨相,然而那时的他还只是背景离乡,赶往长陵的一个普通少年而已,他又能做什么。

  人与人之间的恨来得如此离奇,他竟然一时发现无话可说。

  然而现在也说不了了,对面的俊雅青年捏住了他的喉咙,犹如铁铸一般的手指硬硬地扣在墙上。

  接着放开了短剑上的右手,握住了他的左手腕,使劲一捏,随着咔嚓一声,类似磨牙的细碎声音响起。

  代康身体猛地一弓,豆大如雨如雨而下,因为剧痛牙齿几乎被咬碎,喉咙发出猛兽般的低吼。

  俊雅青年的嘴角噙着笑意,右手放开,继续往上握住一截。

  真是荒谬啊……

  代康的眼中望着巷子那枯黄的落叶,眼神苦涩。

  如果没有例外,这无人的巷子,今夜会多一具冰凉的尸体,这世间或许会多一个自认为救赎的灵魂。

  只是挺多这具尸体毕竟名贵,那个灵魂有些驳杂。

  还是有些例外,此时林染身影踏入了这条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