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二十九章 下棋两三人

第二十九章 下棋两三人


  严建白的愤发图强,在第二天阳崇街上的那家玉店里,林染见识到了。

  “你说那严家的大公子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昨夜也不知为何脑子抽了,竟然偷了府中的一枚珍贵丹药服用,提升了一个境界……”

  “这不挺好的吗?”

  “挺好?那丹药虽不如学宫特制的天元丹,但是还是能够提升一个境界,气道九重服用最佳,很大几率直接晋升玄道境界,

  如今那大公子才不过气道七重,提升一境才不过八重,如此浪费,据说当时那严府家主气得吐血,还是严大公子跑的快,不过传言要悬赏一万银钱打断他的腿。”

  “这实在是暴殄天物,难怪严府家主气得快要吐血,不过打断腿也太狠了吧?”

  “你还当真了,这只是严府家主的气话让人找寻而已,不行你打个试试,看严家放不放过你。”

  “还真是……”

  ……

  两个伙计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太久,算是早日平常的闲聊而已。

  “那位严公子是严家的严建白?”

  在话题结束后,林染出言询问。

  见问的是昨日那位大顾客,玉店里的两伙计瞬间精神起来,听到林染问题,连忙开口道,“对,就是严家的那位大公子严建白。”

  听到这里林染是有些迷,这严家公子玩的是哪一出,抢头条吗,还是奋发图强想找他报仇来着,不过这行为貌似粗暴了些吧?

  站在玉店的林染,感觉自己有些看不懂那位,曾经与自己有着过节的严家公子的操作。

  在说着话的功夫,店里的伙计也是手脚利落地将他昨日定取东西拿了出来。

  两片大小相等的红檀木对折一起,坐成类似手提的模样,外面是用金漆绘制的棋盘格子,横竖笔直。

  而打开的里面,则是扁平的狭长内格,恰恰足够放着白玉打造的三十二枚圆润棋子,分成红黑两种颜色。

  看起来还是比较精致。

  对于这样的成品林染很是满意,当即交付了剩下的银钱,合计半个严建白大腿的价格。

  提着棋子棋盘,顺着阳崇街往下,过来沿河道,便到了丽水河畔的周府。

  这次林染特别注意了一下,初入大门的时候没有多大感觉,而渐渐深入之后,便是明显感觉到灵气的浓郁程度有所些微的提升。

  平常不是特别注意的话,恐怕都不会发现,这恐怕不是单单有着奇珍异草所能够解释清楚的。

  依照林染的猜测,或许是那些短短几笔线条就跟沟通天地元气的大符师,在周府院中布置下了一些能够聚拢灵气的阵法。

  不过这样的话,似乎手笔太大了些,大符师的成型条件,远远要比那所谓的大器师大丹师更为苛刻。

  对天地间的元气轨迹了解必须深入,念力神识也必须足够,甚至必须要有极佳的书法功底,可以说世上的每一位大符师的传承,就是从看写的字迹起始的。

  文字自上古而生,便是观天地迹象描摹刻画,模仿其形,那些简单的线条里便是蕴藏天地间最纯粹的至理,这也是符师最开始了解这片天地的途径。

  所以说每一位大符师或许不是最顶尖的强者,但必定会是位人人瞻仰的书法大家。

  神唐的大符师也就寥寥几位,地位极为尊崇,你要说求一墨宝或许不会太过困难,但要人来布置本就不简单的阵法,难度就不是一般都大。

  而且周老还不是位修行者。

  踏入周园的时候,周老依然在与人下棋,对弈的还是昨日的那位看起毕竟儒雅如同文士的宁先生。

  两人一遍下棋一边闲聊。

  “以往靖安城不是你来的,今年怎么过来了,还似乎早了些。”

  “教宗这几年的顽疾复发,少一味灵药,所以让我来着靖安城跑一趟,毕竟比邻庆阳山脉,一些灵草灵药还是比较繁多的。”

  宁先生说话的时候,眼神暼了一下进入亭中的林染,以为是周府上的后辈,只是这些也不是什么秘密,所以也没忌讳。

  “哦,那是老毛病了,要不然怎么我神唐怎么说也要多一位丹道宗师。”

  宁先生洒然一笑,“丹道宗师何其多,也不缺我学宫教宗一个。”

  “呵呵,还是宁先生洒脱,”说着,眼神看向一旁,在看到林染手上的事物时,顿时眼睛一亮。

  “这是青柳剑会上的那位林小子,这次是带了新的棋法,这盘落完可得尝试一番。”

  宁先生的目光这才多看了那位站立一侧身材挺拔,相貌俊郎的青年,之前以为对方只是周府的后辈子弟,没想却是不是。

  周老主持的青柳剑会他也是清楚的,在长陵便是有了不小的名气,在拥有了一块蕴有丹道剑意的残碑偶尔展示出来后,名气更是大涨。

  至于那块丹道剑意残碑,学宫内的弟子也有不少前去尝试,只是几次都是无功而返才作罢。

  前些日子靖安城的青柳剑会他不曾到场,但也不妨那些有趣的事情传入他耳中,说是一位气道五重的家伙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身在气道境界,就能感知感悟到其中的丹道剑意,这就非常有意思了。

  “新的棋法,那待会可要试一试。”宁先生不失儒雅地笑了笑。

  两人继续落子,你来我往杀得难解难分,最后让宁先生多一子得以结束,周老先生也不恼,呵呵笑着招呼着林染把那所谓新棋法摆出来。

  这次宁先生让了位置,他不清楚这新的棋法是何新法,那么作壁上观就是,对此他也是有些兴趣。

  林染一边摆着棋子,一边和对面的周老讲解着摆放位置,移子吃子规则,周老听得静静有味,一边的宁先生也颇感有趣。

  棋子摆放结束,那么自然开始对弈,对弈的两人自然一个想要学习的周老,一个想要传授的林染。

  由于对规则上的不熟悉,差距自然很大,林染也不好将对方吃个光杆司令,斟酌着合适机会将军。

  在合适的机会将死之后,周老抬头看了林染一眼,“你这小子放水放得厉害,重来重来。”

  这下林染自然不好放水了,全力厮杀下,棋子被吃得七零八落,最后一记将军结束了一场。

  在开几盘后,周老的棋艺明显提升,落子也不像之前那般生涩,再几盘下来后,林染提议让那位宁先生前来。

  对方之前就和周老先是对弈,也不好让对方晾在一边。

  宁先生一旁看着颇有兴趣,早就手痒,当下摆下一盘,与那周老下得难解难分,也算是势均力敌。

  林染看了一会,便坐到一旁,然后屏息运转着体内功法,进行简短的修炼。

  他感觉到这院中的灵气与平日的冷府有所不同,在修炼上恐怕也会有所增幅,那就不要过于浪费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