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二十八章 愤发的少年

第二十八章 愤发的少年


  那枚天元丹最后还是没有买下,倒不是林染舍不得花那银钱,而是云风商行这边的分部没有丹药。

  需要从其他地方调取才行,总的是说要等上几天。

  林染想着这么长时间也不在乎这几天了,把事情定了下来。

  回冷府的时候,经过春雨楼,想着那小葵那馋嘴的模样,便从里打包了一份烧鸡。

  小葵果然在院子里。

  这几日听外界说东威侯世子已经开玄悟道,凝练真元,踏入了玄道一重。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日在青柳剑会上的缘故,受此刺激从而突破,不过那位冷府小姐在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立马闭门不出,据说在蓄势打算冲击气道九重。

  本身前后服侍的小葵突然闲了下来,再加上从其他下人听来的青柳剑会上的旁支末节,来他的院子更是频繁了许多。

  单纯可爱,乖巧懂事总是讨人喜欢的。

  平日闲暇时间便是讲点未曾有的故事给她听,在这娱乐匮乏的时代,她满眼放光地听着,便是赖着不走了。

  院中的小葵看到林染手上的一个油纸包,耸动这微翘的鼻子闻了闻,眼睛便是完成了两道月牙。

  这样子,大抵没什么抵抗力的,林染只是笑笑将手中的油纸包递过去。

  将油纸包打开,两人边吃边闲聊着,聊着聊着,小葵突然就提到了那位东威侯的世子。

  “姑爷你知道吗,那东威侯的世子已经被扶摇学宫来的院师钦定免试了。”

  林染的双眼微微一怔,“钦定免试,什么时候的事情?”

  扶摇学宫作为神唐王朝内最大的修行地的,招手师生的程序本身极为严格,整个神唐十六郡也不过数百名而已,想要不通过那严格的筛选,那么必然要有着自己突出的地方。

  他一想那位东威侯的世子早已就是气道九重的境界,如今却是依然踏入了玄道一重,那么被扶摇学宫看重,恐怕也是必然的事情。

  “就在今天上午,听说东威侯的世子在府中再行突破,达到了玄道二重,所以学宫的院师就赶了过去,当下下了许诺,可免试踏入学宫。”

  “上午……”

  林染微微一愣,油然而然的就想到了上午曾与周老对弈,然后一局下完后离开的那位儒雅温润的宁先生。

  貌似对方离开前曾说出学宫二字,怕不就是学宫的院师。

  “那东威侯世子服用了丹药?”

  也不怪他如此做想,前几日才刚刚听闻对方突破到了玄道境界,这才几天有直接到了玄道二重,说没吃提升境界的丹药他都有些不相信。

  而以东威侯的家业势力,弄上一些提升境界的丹药恐怕根本就不是难事。

  “没有,据说根据前去的学宫院师判断,嗯……是由于待在气道九重巅峰积蓄太多,所以一股脑提升至了玄道二重。”

  小葵一边啃着鸡腿,一面含糊其辞的说着。

  静静听着的林染想着,扶摇学宫肯定是要进的,动力自然是那其中的万卷藏书,对于能不能进去他倒是没有多大怀疑,现在已经气道八重,看起来有点玄,那么天元丹自然就是备用手段。

  只是如今听见那位东威侯世子提前获得了进场的门票,想着以后恐怕还要在扶摇学宫继续碰面,林染就忍不住自嘲有种宿命对决的迹象。

  但这就有些腻歪不太舒服了。

  院子的谈论仍旧在继续,随着夕阳西下,有关林染实力已经达到气道八重的消息也传入了一些有心人的耳中,只是相比于青莲剑会那般的震撼,这个消息让他们的反应平平。

  大抵听了,差不多都是理应如此的情绪。

  毕竟气道五重就能感应到那残碑中的丹道剑意,实在是天方夜谭,而如今透露出对方原来是气道八重的实力,他们反而觉得这才是对的。

  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同那些人一般,见惯了无数风雨。

  当严建白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在丽水河上的红楼画舫内,喝着美味的酒,调戏着菇凉,撒着大把银钱享受着周围崇拜的目光。

  在郑学林将这个消息告诉他师,他端着手中的金色酒杯,硬生生地呆滞十几个呼吸。

  许久之后,严建白才用着干涩的声音说道,“你说他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们拍他的板砖,给他下套子。”

  郑学林愣在当场,之前未曾细想,这么一提起,却觉得恐怕只有这个原因。

  “所以那春雨楼上应该算是给我们教训,就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认识那春雨楼的掌柜……”

  严建白一边说着,一边感到心有余悸。

  要说对方不认识那春雨楼的胖子,他是不信的,哪里能够凑巧就碰到这么厉害的掌柜,而且,哪里有这样的实力,还来只当个掌柜的。

  而且他根据父亲所言,那位看起来胖的不成样子的掌柜,恐怕还是个玄道七重的玄道宗师,这样的人,连父亲都不想招惹,自己当时竟然赖账。

  一想到那位冷府赘婿对于与这样的人有着交情,他便是越想越后怕,毕竟有着那样的实力作为后盾,恐怕想杀就杀了他。

  怪不得,怪不得实力提升的如此之快,有那样的强者帮忙有能会差到哪里。

  严建白的双眸越来越亮,越感觉自己已经看透了背后的东西。

  庆幸自己没有再出手,没有独孤一掷。

  随后深深看着了身后的大厅一眼,叹了口气看向了因为夜色幽深的丽水河。

  “你说我一掷千金时,和那冷家赘婿大庭广众之下击退仲松亮时,周围看我们的眼神有没有区别。”

  郑学林愣了愣,“应该都是,比较崇敬或者仰慕吧。”

  严建白走到围栏边,看了看画舫内富丽堂皇的一切,又看了看眼下无比幽暗深邃的天空,终究叹了口气,“不一样的……”

  想着人家大杀四方,他却拿着银钱大撒四方,看着那些玉盘珍馐,红艳绿肥,突然间觉得索然无味。

  十八岁的少年在这一刻感受到了某种触动,顿时起了一种叫做愤发图强的情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