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二十七章 花不够的银钱

第二十七章 花不够的银钱


  来到周府的时候,周老正在亭中下棋,于其对弈的是位面色温润的中年男子。

  看不出具体年龄,但身穿着金丝绣边的云袍,只是心定神闲的气质颇为不凡。

  不过周老除却代相老师这层身份,其实本身也是朝中高官,身边围绕的大多也是身份显赫之人,那么结交的自然也难以是个普通人。

  林染将茶包递给周府的一位下人,也端着杯热茶,待在亭中两人身边瞧着。

  棋盘上许久未曾落子,中年男子沉思,周老蹙眉,注意力都陷在棋盘之上,连身侧多了个人都没抬头看上一眼。

  看情势中年男子似乎占了上方,陷入焦灼的是周老,许久后周老眉头舒展开来,微微一笑,啪地一声落下一枚黑子。

  这下轮到中年男子皱眉了。

  不过倒是未曾多想,也是落子,之后交错了几次,显然情势急转直下。

  中年男子不时地皱眉,不时地摇头,棋盘上的黑子声势浩大,白子渐渐被杀得七零八落,要不偏安一隅。

  最后只得洒然一笑,无奈投子认负。

  “周老棋力还是如此进退自如,在下还是甘拜下风,自愧不如啊!”

  “宁先生过誉了。”

  周老开怀笑道,唇角的胡须颤动着,看来被称赞棋力高超,情绪很是不错。

  “要不再来一局。”

  周老提议。

  被称呼宁先生的中年男子正要附议,一名下人般的人物走进亭内,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宁先生顿时微感谦意,“学宫那边有些事,恐怕得回去一趟。”

  “学宫之事要紧。”周老点头应了。

  两人说了几句,被称呼为宁先生的中年男子离开,已无对手,周老只得无奈收拾棋子,却是陡然看见了身侧的林染。

  “周老……”

  “会下棋吗?”

  “呃……”林染愣了愣,想起自己的半吊子水平,“应该会上一点吧……”

  “那就坐下手谈一局。”

  也不知手痒,还是实在找不人对弈之人,周老看见林染,就顺手拉上了棋桌,对于对方所言的会上一点也认为大抵谦虚的说法,不以为意。。

  林染无奈在老人的对面落座,帮忙着收拾棋子,中途的时候自然是说了感谢的话,然后周老表示不值一提之类的云云。

  一局下来之后,周老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年轻人,眼神和语气同样地复杂,“林小兄弟当真是……会上一点……”

  林染有些尴尬,说来他曾经也参加过围棋社,然而就水平来说实在是半吊子,谈不上什么精通。

  对上这样在棋艺浸淫许久的老人,总归是差了太多,要说象棋,那还是不错的,只是似乎这地方不曾有象棋这事物。

  “我曾见识过新鲜的棋法,不知周老可想知晓。”

  说围棋他这水平周老肯定看着难受,不过眼看周老似乎乐衷于下棋,那么他也算是投桃报李。

  果然,听到新奇的棋法,老人的目光顿时一亮,行将就木的年纪,许多事情都已经看淡,唯一不落的,恐怕只有那些经年的爱好了。

  下棋便是他的爱好,新的棋艺那么他自然也有兴趣。

  “如何新奇?”

  “把将帅兵士等刻字其上作为棋子,模仿两军对垒用以拼杀,马走日,象走田……”

  林染只是简单说了下形态规则,就已然撩拨起了老人的心思,催促让他快些制作出来。

  也是见着这老人心急,林染与其聊了几句,然后离开了周府。

  只是在脚踏入周府的时候,他微微感觉到诧异,似乎周府当中的空气清新些,灵气浓郁些。

  不过想起周老的身份,恐怕院中的奇珍异草也是不止凡间几,并没有在意。

  沿着临河道,上了最为繁华的阳崇街,林染寻了个玉店进去。

  将自己的要求与那玉店里的人交代清楚,丢下一些银钱作为定金,玉店里便急急忙忙地去准备了。

  之前的府院中,与那周老聊了几句,他知晓那周老是个随和性子,那些珍贵不会收,太过普通又落了俗套。

  他就决定投其所好,送一副玉质棋子给周老,自然,也不会太过珍贵。

  走出玉店大门,林染的眼神扫过那尽头的独树一帜的高楼云风商行,便是回想起此前迎风茶楼的遭遇。

  实力的提升似乎紧迫了些。

  进了云风商行,他大致也明白大厅内的东西都是一些凡物,真正的好东西还是在二楼。

  “公子需要什么?”

  一名商行的掌柜迎了过来。

  “天元丹,有吗?”

  林染询问道。

  这段时间除却功法典籍,他也看了不少其他的书本,也是了解了这样一枚丹药。

  气道境界无论资质再差吞服下去,也能直接提升两个层次,而在玄道境界也能够提升一层。

  要是前身有这丹药,恐怕直接能偶提升到气道七重。

  也是觉得这丹药如此霸道,恐怕极为珍贵,所以前来问问。

  他知晓这天元丹是长陵郡,那边扶摇学宫里的独门丹药,是由一名大丹师炼制,常用作奖赏,其珍贵程度常人无法难以想象。

  外界虽然难以获得,但难免会有里面的学生流传出来,所以林染特来问问。

  然而商行的掌柜却是微微一愣,随之面露笑容,“公子,天元丹是扶摇学宫的独门丹药,品阶为玄品,恐怕价值不菲,难以弄到。”

  “就说多少钱吧!”

  对方这话似乎有戏,林染很是直接。

  “三十万银钱。”

  商行掌柜微笑着说道。

  林染的眉头一跳,虽然对着丹药的昂贵程度早有准备,但听到这个价格,还是心里一顿。

  这吃的哪里是丹药,这吃的是钱啊。

  银钱是个好东西,无论是吃喝消遣,还是修行辅助,都缺不了大量的银钱。

  修文读书,入朝为官还尚可,然而林染现在了解到修行一途,那所耗费的银钱恐怕就是一个无底洞。

  疗伤良药得要吧,称手武器得要吧,辅助元丹得要吧,修行功法得要吧。

  而这些,入门级别的气道境界来一遍,更上一层开玄悟道,凝聚真元的玄道妙境又要来一遍,更别说还有之上更玄奥的丹道化道什么的。

  消耗下来,简直是天文数字。

  当然,赚钱的办法也是有的,比如说打造灵器的大器师,炼制丹药的大丹师,然而作为这些最赚钱职业前期的器师和丹师境界,培养所消耗的财富也是一笔大得惊人的支出。

  而且,器师丹师本就稀少,想要晋升大器师大丹师更是宛如登天,有的人一生所求攀爬其上,还仍旧处在只能够打造奇品灵器,奇品丹药的初级阶段。

  虽然觉得丹药昂贵,但林染还是下定买上一颗,无他,只是觉得于修行上,还不至于太过吝啬。

  至于钱花完之后怎么办,那就再挣就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