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二十六章 短暂交锋

第二十六章 短暂交锋


  陡然来到这个世界,林染大抵是抱着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心态。

  先在冷府内的典籍看够,也一边修炼,有时间间来这条街上听些流传的高手经历,等时间到了参加一下那什么成人冠礼,再去扶摇学宫看看,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天地。

  他暂时还没考虑到太多,暂时也只是这般的打算。

  只是他没想到,过来喝口茶的过程,都有人来横插一脚,就这方才楼梯边上的突然袭击,如果这段时间都有所提升,放在最开始的他,恐怕要落个手掌骨折的下场。

  就是泥人也得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这般。

  林染的身影微晃,下一刻便是凌空而起,伴随着衣角翻飞的破空声,一脚以刁钻的角度扫向目前还微微愣的仲松亮。

  仲松亮显然还没有从得知对方也是同他同级的这个消息中缓过劲来,依旧望着布满血丝的拳头骨节微微发愣。

  劲风来袭,便是下意识地抬臂格挡。

  砰地一声巨响。

  仲松亮黑色的劲服衣袖直接暴为无数碎片,接连后退了几步,每一步都踩得身下的木地板碎裂塌陷。

  他的脸上带着惊魂未定的神色。

  林染乘胜追击,单脚点地,不给他喘息的时机,一个转身落地,手腕便是挥击而出。

  几道刀芒出现,夺目璀璨地发出尖啸。

  频繁早到攻击的仲松亮目露恼怒之色,双手曲指成爪,体内的真气汇聚覆盖,泛红色直接抓向迎面而来的刀芒。

  劲气暴响,一些离得近些的人,都能感觉到耳旁力道十足的劲风。

  几片刀芒被抓散,仲松亮的双手也不是全无损伤,添了几道血丝,然而现在的他已然顾忌不到。

  愤怒让他转退为进,直接挺身而出,川流的真气在体内沸腾,他现在所思所想,就是当下近身,将眼前之人给废了。

  所以对于对方刀芒攻击也是全然不顾,双手故技重施探爪拨开,只是相对同级的攻击而言,就算抵挡也不是那么的全无消耗。

  他的双手指肚上已经出了条条纤细的血痕,混杂这殷红,看起来有些可怖。

  在挡住两道劲风后,仲松亮目露狰狞之色直接欺身而上,饱含真气地一拳重重砸向林染的腹部丹田气海。

  只是迎来的,是一只泛着强横气息的拳头。

  林染早已等待多时。

  无边劲气裹挟手臂冲击而来,仲松亮的身体剧烈一震,然后直接弹飞出去,擦着大厅内的一根木柱,砸在一张放着菜肴的桌椅群中。

  事态如此转折。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片潮水般的哗然之声,倒退的不是林染,却是那位东威侯府的统领,这般的景象他们是怎么也不曾猜到。

  将周身碍事的桌椅推开,仲松亮略有狼狈地站了起来,而耳旁传来的喧哗之声,像是一根根银针扎在他身上。

  他的面目通红,火辣辣地一片。

  其实他身上倒是并未有多大损伤,未曾伤筋动骨,只是手掌上的血迹也看着可怖而已,这些表象,加上现在身上沾满各种汤汁的模样,毫无疑问地告诉别人方才那番的交手中他落了下成。

  然而不说下成,就是平方秋色这也是他也无法忍受的,此时这番狼狈模样更是让他怒不可遏。

  只是愤怒到极点,他却又是突然平静下来。

  虽然结论有些难以置信,但现实告诉他事实已经无可辩驳,那个他以往不曾放在心上的冷家赘婿的确达到了气道八重,与他交手甚至都毫不逊色。

  仲松亮将衣角上的菜叶用手指弹开,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面色平静地走出了这家茶楼。

  眼下自己奈何不了对方,这在一起他根本无法想象的事,如今已成为不争的事实,那他就不必费事了,反正如今目的已经达到。

  鱼儿养在池中,没吃它是因为还没注意到它,等到捕食者的目光投射过来,那还能悠哉悠哉地游在水中吗。

  东威侯府是猎食者,他从来都没有怀疑。

  这场突入其来的风波从迎风茶楼匆匆而起,而又莫名其妙地草草结束。

  林染不难猜测对方离开的想法,恐怕是由于奈何不了他,所以草草收场。

  而他没有留下对方,也是如此,眼下看似对方吃了暗亏,然而却没有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对方铁心离开,他也是无法阻挡的。

  同阶级的相差大都如此,除非功法上的本质区别,亦或是直接实力上的碾压。

  看来以后很难得意平静了。

  看着离开的背影,林染不可避免地想着这些东西。

  如今东威侯府的势力似乎在往长陵迁移,也调了不少高手前去,但不得不说眼下的东威侯府依然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之前是他待在冷府中不曾起眼,加上冷家到底也是将门之后,神威将军的名头总归有些作用,或许没放在心上,或许不好做得过火。

  但自那青柳剑会过后,就已然有了些不同。

  此时想到方才那仲松亮的出现,就意味着东威侯府的态度或许发生了变化,那就要做些准备了。

  经过这场折腾,加上茶楼里议论纷纷,和异常的目光,林染也没心情在继续喝茶了,拿了银钱给茶楼掌柜便是离开。

  想着那日青柳剑会上周府宿老的邀请,走在街道上寻了家茶叶铺子,来了些上好的茶叶,提着走向了那丽水河畔的象和园。

  无论如何也是得了实际好处,但却毁了对方视若珍宝的残碑,虽然那位宿老向来豁达开朗,不以为意,但他总得不要觉得是理所当然才对,正好有时间,那么前去拜访一下也没什么。

  迎风茶楼里,气氛有些奇怪,等到那林染走后,才回复了往常的样子,只是言语之中,不可避免地提到了之前难以多见的景象。

  青柳剑会上的情形他们不曾见过,流传出来后的言语他们只是觉得玄之又玄,毕竟不是亲眼所见,其实都抱着运气好的看法。

  然而方才拿拳拳到肉的交锋,他们才真实地看到了这一幕,吃惊的同时有种原来如此的了然感觉,原来对方也不是完全靠的运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