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二十三章 余波

第二十三章 余波


  蕴含丹道剑意的残碑消失,就算来次之前多么地期盼,园内其他事物多么地有意思,也再也难以如同之前那样吸引这些年轻俊杰的目光。

  时间再过去了一些,便是有种草草收场的味道。

  他们脑海中的情绪很复杂,无论之前的迹象如何,或许没有觉得自己能获得,但就连安修岳也没收获,那么他们其上也是有着,哦,不是自己的问题,是那其中丹道剑意太难感应的问题。

  不信你看,就连东威侯府的世子都没有成功。

  只是接下来,像是一根大棒敲在了他们脑袋上有些发懵,事态急转得让人错愕,怎么也没料到最后的受益者是那一位。

  就是林染身影离开,他们的脑袋里也是犹如黄钟大吕,悠悠轰鸣。

  在象和园外的墙角,严建白和郑学林看着早已消失的背影,也觉得有点懵。

  他们由于这青柳剑会,被家族府中解除禁足放出来,在此看到林染来时,两人便是出去准备了长棍和麻袋,结果回来就看到之前那样的一幕。

  郑学林看看手中的麻袋,又看看严建白手中粗壮的长棍,语气试探道,“严兄,还……还上吗?”

  严建白白了他一眼,眼神异常的萧索,“上,上个屁啊……”

  “上回,你不还是拍了他板砖吗……”

  严建白回忆着方才台上的那道剑芒,想着那心脏骤然停止跳动的心悸感觉。

  “那能和现在比吗!以后,别说这个了……”

  严建白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眼神望着丽水河那平静的幽深的水面,感觉春雨楼上被宰的那顿,可能将会是自己一生的痛。

  象和园内人群接踵而出。

  坐在河边年方十八的严家少爷,眉宇间多了一抹挥之不去的愁绪。

  丽水河畔对岸的春雨楼里,胖掌柜站在最高的天字号顶层房间内,眼神也是望着那象和园内发生的事情。

  由于地势颇高,和境界上的加持,所以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是自然能够将那象和院内的事情看得是一清二楚。

  从那冷家的赘婿上台,再到逸散到此处,也尤为感到惊人的剑意,胖掌柜一双藏在肉中的眼睛骤然变得炯炯有神。

  “林染……很熟悉的名字呢,这个已经好久没听说过了……”

  胖掌柜声音眼帘低垂,双眸之中有着光芒流动,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只是这样的情形转眼即逝,胖掌柜的一双小眼睛恢复亮光,转身走到屋内的桌旁,从一个已经变得空空如也的盆里拿出了最后一张肉饼。

  咬了一口,又看了看手掌。

  “这练剑练的,怎么还是不见瘦呢……”

  ……

  冷月姝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出来,她的脑海中依旧是那林染上台,然后手放在残碑,紧接着就是令人窒息的剑芒。

  从开始到现在,她的头脑一直保持着一阵空白的状态,精神恍惚地走到了马车旁。

  “小姐出了什么事了?”

  赶车的马夫感觉自家小姐的精神似乎不对,连忙问道。

  “没事。”

  惊醒的冷月姝微微一怔,回过神来却发现走到了自家马车的停放处,顿时摇摇头,掀开帘子坐进了马车。

  突然间,她突然回想起之前林染走路离开的情形,于是掀开帘子,吩咐马夫加快些。

  马夫只觉得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所以利落地挥动鞭子,骏马一阵嘶鸣,速度顿时快了一倍都不止。

  只是步行,却哪里快得过疾驰的马车。

  行了一段距离,一直掀着帘子冷月姝,就在沿河道上看见那前行的身影之后,让马车停在了那道身影的侧面。

  听到身边动静的林染微微侧头,便是看到了一辆有着冷府标志的马车,和上面那张探出车帘的姣好容颜。

  “上车一起走吧……”

  马车上的冷家小姐道。

  林染偏头看了一眼,黑乎乎的还没影儿的冷家宅院。

  想着有人载上一程,也省的自己费力了,于是也没有拒绝,踩着前辕上了马车。

  马车并不大,连彼此都呼吸都能听的见,不过坐上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

  只是在回去的这段路上,马车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怪异。

  身为小姐的冷月姝,眼前这人名义上的妻子,时刻不停地盯着坐在对面的林染打量着,看眼神,仿佛这才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冷月姝回想着脑海中的记忆,发现除却刚开始的几次,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心平气和地共坐一辆马车了。

  而在打量中,也发现对面那许久未曾注意的青年变化的确很大。

  曾经的对方在她面前有些拘束,也免不了目光在他身上游弋,然而如今的林染只是暼了一眼,提过半掀开的帘子,注意力放在沿途漂动着花灯的丽水河。

  似乎觉得那些顺流而下的花灯,也是非常的有意思。

  隐隐地,冷月姝似乎都有种不知从何而来的挫败感,似乎那些已经司空见惯的花灯比她还要更有吸引力。

  然而,林染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些以往未曾见过的花灯的确有那么些意思而已。

  坐在马车中的他,自然知道这冷府的小姐将自己邀请大这马车上来,是觉得什么样的心思。

  所以,他也未曾出言询问,只是等待着对方开口。

  由于这么长时间的未曾相处,一时之间,冷月姝也不知道如何去找个话题。

  速度放缓行驶在车道上任的马车,一时之间陷入了某种奇特而怪异的安静。

  只是首先打破这份安静的,还是冷月姝。

  因为林染这一路注视着那河边的花灯,面色平静,似乎根本没有开口的欲望和说些什么的想法,就这样把她晾在马车里。

  无奈之下的冷月姝只有首先开口。

  “象和园里面的事……”

  听到声音的林染也未曾回头,依旧眼望着那些流淌摇曳的朵朵花灯,将丽水河点缀得如同一条流光溢彩的玉带。

  “没有什么功法,只是一记招式。”

  马车里又陷入安静,冷月姝突然想起前几日,那被小葵拿回来又然后交给甘萱姐的请柬。

  只是她还未开头,眼前的青年似乎料到她会问一般,缓缓说道。

  “在靖安呆了这么长时间,总有那么几个认识的人,请柬不是抢的,不是偷的,来历正大光明,你也不用问了。”

  林染没有如实说出,因为要说出,那么自然就要问为什么会认识云风商行的人,那么自然也会牵扯到那功法的事情。

  现在有些麻烦的事情,那就不要变得更麻烦。

  冷月姝明显也听出对方不想说出更深次的内情,所以也识趣地没有接着再问,这次车内又是陷入了安静。

  只有马车的辊轮在坚硬的石道上,发出颇有韵律的咯吱声,走了一程又一程。

  周府象和园的门口场地,类似这样各种款式各种华贵的马车陆陆续续地离开,犹如一片饿极觅食的鱼群因为突然掉下食物聚在了一起,然后食物耗尽,又各自四散分开。

  一辆辆的马车,从一个点往四方扩散,形成一片流动的网,行驶在阡陌纵横的靖安城内,然后没入那些知名或不知名的街道院巷。

  随着一盏盏灯火的闪烁,一个时隔半年的名字又被重新提起,汇入了那些知名或者不知名人物的耳中。

  只是其中的意味,已然与之前的情形多了些截然不同的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