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二十二章 丹道剑意

第二十二章 丹道剑意


  在安修岳上台的时候,冷月姝也看向了台上的那个身影,目光一顿,便是脸色平静地撇过头。

  只是缺没想,这一偏头,却看到了个出乎意料的身影,她那位名义上的夫君正站在人群后方的一块高处,仰着头往台上的方向看。

  她的嘴唇因为惊讶而微张,在她的记忆里,那四份请柬应该被她发了出去才是,那么如今这位夫君是如何踏入这里的。

  她可不太相信,府中的那些子弟高傲的性子,会讲这样的机会让给他人。

  只是目前人多眼杂,她忍了上前询问的想法。

  只是冷月姝的身影如同尘土中的明珠一般,去往哪里都是焦点,在她还进入象和园中还未多久,就吸引了周围人群的目光。

  而顺着冷月姝的视线往前,便看到了前方角落里的那位曾经在靖安城传得风言风语的赘婿。

  而那位赘婿,在看着离开台下的安修岳。

  刹那之间,周围的人群双眼在这三人之中来回巡视,眼神里充满着看到什么有意思事情的奇特玩味。

  在靖安有名的人身上出现这般的景象,可是很难有机会看到的。

  嗯?

  感觉聚集在身上的目光便多了些,感觉到人群之中的骚动,走上园内一处高处亭台的安修岳往下看了一眼。

  便看到了那位冷家小姐,看到了那位冷家的上门女婿,他的眼神变得阴沉,便是有不满的情绪从心底滋生。

  “哦,这女子就是那位冷家小姐,那青年就是冷家的上门女婿?”

  一身蓝衫的代相公子,在嘴里塞了块糕点,看着身旁安修岳的举动,颇具意味的目光也望向楼下的两人。

  “我看那冷家女子也不错嘛,和你定下婚约的郡主说不定还差上一些!”

  围栏边的安修岳收回目光,眼眸那丝不悦情绪隐去,“没什么,也是一个凡间女子罢了。”

  “哈哈,安兄你知道我最看不惯你哪点吗,就是这明明看不惯,还表现此事与我无关的做派,要是我嘛,下去揍两拳就是。”

  安修岳一笑,不提这些,“你不是说那残碑中的确含有丹道剑意吗?”

  “国师查验,岂能有错。”

  安修岳的眼神一顿,他在长陵待过,自然知道对方口中所说的那位国师,就是红叶寺修为高深的千叶禅师。

  “我未能从其中感知到气息。”

  “哈哈,这是必然的,这残碑周爷爷在长陵也是拿出来几次,你以为长陵没有天才,之前不失和你说了吗,难难难,扶摇学宫里的那些妖孽知道吧,许多也去了,照样一无所获。”

  听闻蓝衫青年所言,安修岳这才放下心来。

  只听得那蓝衫青年继续说道。

  “以我来看,这其中的丹道剑意,除了真正的玄道宗师,亦或是丹道人物才能有所感应,区区气道根本就无法……”

  蓝衫青年的话未说完,只听得剑会的气氛瞬间静寂无声,相对与之前言笑晏晏的环境,极为怪异,像是突然被某种气势压制了一般。

  紧接着,一股强横孤傲到极点的威压一扫而过,心脏俱是一顿,像停止了跳动一般。

  这股压力来得快,去的也快。

  台下众人骇然,望着那台上身影,便是翻起滔天巨浪。

  “冷府宅院的赘婿……”

  “怎么可能……”

  “他不是气道五重吗……”

  “冷府赘婿,是哪位……”

  不了解内情的一头雾水,了解内情的心内翻腾不定。

  前一刻刚夸下海口,下一口就被打破。

  代相大公子感觉一扇有力耳光完美无碍地打在了自己脸上,还极为粗暴得没有一点缓劲,一时惊愕难言,有些无语凝噎的抑郁之感。

  不过他也是洒脱的性子,惊愕之余倒是突然觉得,那位赘婿不似安修岳口中的那么不堪,反而很有意思。

  毕竟他也是见识过长陵里那些自命不凡天才,扶摇学宫内几个修行如痴的妖孽。

  连那些早早就越过了气道之境,就已经从玄道往上攀岩的他们都无法感应几分,那么眼前传言的冷家赘婿能做到这些,那么自然有着他独到的一面,和过人之处。

  倒是一旁的安修岳,看着台上那道身影也是一脸发绿,难看得像是吃了只苍蝇一般。

  他和下面的那些人一样,怎能也没想到,之前作为他们口中谈资的对象,讥笑的冷家赘婿,下一刻就走上了台前,向一旁的周老询问了一下,便是直接上手。

  而一上手,那块残碑便是剧烈一震,便是一大道剑光从中而起,锐利到极致,让人无法呼吸心脏骤停的磅礴压力。

  不知道多少年残留的剑意,一经牵引,竟然还是拥有如此威力,其中缘自丹道已经不用质疑。

  若不是从中有所领悟,哪里能否引得动其中丹道之威。

  然而一想到这其中的好处,终是旁落他家,还是旁落到做无法相信的人物身上,顿时由不得捶胸顿足,倍感痛恨。

  他们只觉得,一个只是之前传言的气道五重的赘婿可以,那么他们自然也可以,却浑然忘了,之前的被称为靖安城修行天赋最高的东威侯世子也空手而归的景象。

  也浑然不知,此前千里外的长陵洛渠边上,也有无数天才曾经在这块不知经年的残碑前折戟沉沙。

  然而台上的主角,还是立在原地,脑海中浮现的还是一位青年剑劈石碑,剑气刺白如虹,让碑后翻滚长河乍然断流的惊人景象。

  似乎是与一女子告别,又似乎想挽留。

  女子依然离去,模糊得只看见白色衣裙一角。

  虚影渐渐消失,林染也是睁开了双眼,却是愕然发现,身体内的真气通畅无碍,却是已经跨过了通脉的阶段,直接踏入了气道八重。

  而注意到手下的残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化成了无数细微颗粒,变成无用扬尘。

  原先石碑下方木板搭建的台面,裂开了一张平直的大口,其下方石板地面,一条狭长的沟壑深不见底。

  看着底下或惊,或喜,或痛恨诸多情绪的眼神,林染也是明白了什么,撇过脑海中的星图,只见一条孤零零的只有一颗星点的图谱悬于其上。

  青莲剑势,白虹起。

  只有一招一式,但观之前景象,恐怕威力惊人。

  暼了一眼,林染暂时没有关注,面带窘意地看向了身侧头发雪白,一脸和蔼的老人。

  上来感悟本就承情,得了好处,还毁了别人东西这就有点不地道了。

  “周老这……”

  周老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笑着摆手道,“此乃天意,有缘人得之,之前就是长陵那些天才也未从其中领会,你能感悟,自然是缘法,老夫有什么可惜的。”

  在眼前青年感应的过程中,台下那些人的闲言碎语,情绪反应,都是一一落入了他的耳目当中。

  知道了眼前青年的身份,却觉得很有一番独特的观感。

  直来直去的长陵待久了,那些少年天才的故事他也已经听得千变一律,哪有今日这番翻腾起伏的感觉来得霎是奇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