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二十章 万家灯火,两人世界

第二十章 万家灯火,两人世界


  虽然存在的是另外一个世界,但由于风俗上的文化类似,仲秋节的性质其实与前世的团圆节没什么不同。

  在早日的阳光招摇在大地上的时候,冷府宅院里的人们就开始忙碌起来,打扫卫生,装饰灯笼绣布,跑来跑去的小厮丫环忙得满头大汗。

  不过忙着这些似乎劳累的活儿,他们的脸上依然带这些十足的笑意,开怀的心态。

  受到这些节日氛围的感染,府内的主人们恐怕和蔼一些,赏钱也要多上一些。

  林染所带待的偏僻院子,也是来来往往了几波小厮丫环,他乐于不动手,也就由着他们去了。

  这样的情形持续到下午。

  到了傍晚时分,冷府内主厅和几个院子,将一张张的八仙桌摆放开来,上上下下数百人的小厮丫环和护院进出穿梭,人群里的吆喝招呼闲聊声响成一片,气氛热闹地一踏糊涂。

  夕阳未曾落下,大院内的排排灯笼点亮起来,天色近黑的傍晚,竟还似白昼一般。

  待到宴席开始上菜,宅院里的气氛又达到了另一个高峰,主家戚系推杯换盏,你来我往,一些孩子跑来跑去,喝酒猜拳笑闹声一片片响起,连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温暖的味道。

  缺乏娱乐的年代,这般的盛大节日恐怕是一个难得的放纵机会。

  林染没有参与其中,只是拿着一壶清酒,越上了三层阁楼,看着下方宅院中的万盏灯火,想着冷府宅院外与这一般无二的情形。

  顿时对于这个世界有着排解不掉的,强烈的疏离感。

  就如同曾经的某个深夜,立在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中,望着脚下的车水马龙,山河景秀,万盏灯火却没有属于他的一盏。

  便有种叫做孤独的情绪,混杂着整个世界的寥落寒意扑面而来。

  说到底,他也是俗人一个。

  他何曾不会想过之前的父母会如何,过得怎样,会不会没了他的存在黯然神伤。

  但一切都一切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倾扎得一点不剩,提起与否又能如何。

  是叉腰对着天空骂上几句贼老天,说我要逆你,还是沉下心来做些有意义的事,别人修仙修得是长生,那他修仙就修个归途,那也不错嘛。

  喝了一口酒,感觉身上还是未曾添些暖意,林染不由得嘟囔了一句,“度数这么低,冷远山这大爷的,是怕我酒后乱性,逮着他女儿不放还是怎么滴……”

  说着跃下楼顶,又拿起院中桌上的一壶酒。

  其实事情已经拿到明面说开,冷远山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宴席之前,还是宴席当中,都曾派人来请了几次。

  但毕竟有着之前的名声在外,事情也未曾公开明示,他不是受虐狂,自然也不想遭受那些随处可见的白眼,异样目光。

  于是拒绝了几次,或许见他执意如此,便也不在邀请了,只是吩咐下人也在这里,放上一桌好酒好菜,由他自取。

  林染本想先去青柳剑会看看,只是或许这个年代的娱乐活动实在匮乏,这次盛会也是如同那些花灯诗会一般放在晚宴之后。

  说不准人家周府象和园还是在安排着下人,做这些准备,去早了反而不美,平生惹得讨厌。

  “啊姑爷,你怎么还在这里……”

  林染跳下院中,正扯了跟鸡腿啃着,却见小葵这丫环从外头走了进来,嘴上还没擦干净,有些油乎乎的。

  “嗯,我不喜欢那气氛,自个吃自个的。”

  小葵正准备着把姑爷喊出去,听到这话,再想着外面那些人对姑爷的态度,顿时不再提这事。

  不过她眼珠子一转,却是在林染的面前直接坐下,“姑爷,我陪你一起吃吧!”

  看着眼前小丫头仿佛小心翼翼般维护着他那虚无的自尊心,乖巧懂事,单纯可爱得很,林染不由得哑然失笑。

  “诺,那半边烧鸡是你的了?”

  “啊,有点多诶。”

  小葵扶着自己微鼓的肚腩道。

  有个单纯可爱,有带着善良情绪来的陪伴丫头,林染也不好说什么拒绝的话了。

  也没提着酒上那高耸的楼顶,待在上面的确有种高处不胜寒的独特感觉,但就是风有点冷。

  而且他也不好撂着这丫环自己一个人在下面。

  “姑爷你家是哪里的?”

  “东山郡,一个叫临沧镇的地方。”

  “东山郡?那好远啊,上次和小姐去拜访一位远亲也是在东山郡,坐了一个月的马车。”

  “让小姐带你飞嘛?”

  “姑爷你又胡说了,小姐又不是那些在丹道境界的大人物,哪里会飞。”

  “嗯,连丹道都知道,还不错。”

  “那是,小葵跟小姐出去那么多次了,也是气道四重了,哪是那些人能比的……啊”

  似乎感觉说错了什么话,小葵啊了一声,连忙接道,“姑爷也是很厉害的……”

  “哈哈,你会见到的。”

  ……

  热闹的冷家宅院里,一间偏僻院落里。

  两个类似主仆又不似主仆的人有的没的地聊着,安静而又悠闲,显得与热火沸腾般的其他府院格格不入,倒是有种特立独行的怪异味道。

  也是在这般的环境之下,外界喧哗吵闹声渐渐小了起开,热闹欢腾的气氛还是缓缓平息,接下来就是一些收尾和节日的余波。

  桌上的小葵之前信誓旦旦地说着要陪姑爷喝酒,只是喝了几杯,便整个人晕乎乎地趴在桌上,嘴中嘟囔呓语着什么。

  林染上前听了一些,大抵是什么烧鸡比烤鸭好吃,姑爷其实也很厉害之类的乱七八糟的闲言碎语。

  有些好笑地摇摇头,他怕这丫头着凉,便是拿了件衣服披上,但想来夜里有风,寒意较大,还是就手将她抱进偏房里。

  身体软乎乎的,像是没什么重量,抱进房子放在床上,搭上被子,他连汗都没有出一滴。

  大概也是修炼增加了不少力气都缘故,毕竟之前可以光凭力气打死一头牛,现在估计能打死两头了。

  洗了把脸,换了青衫衣服,将那金色的请柬放入怀里,林染走出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