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十四章 云风商行

第十四章 云风商行


  在踏入云风商行之前,林染已经这将自己整理了一番。

  全身一套褐色长袍,显得极为臃肿看不出身材,头上戴了一顶斗篷,让自己的模样严严实实地遮掩在斗篷边沿的布帘之下。

  毕竟与之前在春雨楼坑严家郑家银钱,和那龙泉玉酿这样的事情有所不同。

  玄品功法靖安城的严家来说,是一门支撑家族流传下去的典籍。

  可以说得上是一个家族的命脉,一个家族延续下去的东西,无一不是看到比命还重要。

  这样将另外一家的家传功法卖出,这可是实打实的撬人家家底的事情,和刨人家的祖坟其实是也没有多大区别。

  他也是打听到到云风商行在这神唐王朝发展了十几年的时间,有这足够保密性,这样的口碑还是有一些信任的。

  林染自然也没有把口舌完全寄托在这云风商行的信任之上,毕竟只要有了足够利益,谁又知道云风商行会不会转手就将他卖出。

  而没有做出这样的举动前,那还是没有足够的利益。

  所以他做了这一番伪装,算是增加了一层保险,虽然他知道,这样的举动恐怕瞒得了一时,恐怕瞒不了一世,总有蛛丝马迹留下,瞒不过有心人的注意。

  只是,他也只在乎这一时,他不相信自己以后在停滞不前,到时恐怕就不用再顾忌,也不会在乎了。

  他可以预料到,如果那严家上下得知他们家族流传的功法缠丝刀被人卖出时,恐怕会造成什么样的轰动。

  恐怕是怒火超天,不过不管对方怎样,林染是没有任何负疚之感。

  那之前严建白和郑学林,算计占他便宜事情在先,他的也算得上是以怨报怨以德报得了。

  云风商行,在这靖安城的分部是一栋五层楼高的气派建筑,其中的装饰极为豪华,布置得富丽堂皇。

  刚刚踏入一层,便这看到数百平米热火朝天人来人往的景象,这些人身上衣冠毡帽,锦衣袖袍,或者穿着简炼练功服的各类人群。

  林染能够感觉到这其中夹杂的,有着极为不俗修为的修行者。

  这就是在神唐王朝的商路遍布,人员来自无数三道九流,商行内蕴藏无数天才地宝,或者甚至玄品耐至道品的功法典籍。

  你要是缺些什么。

  只要找上这云风商行,准是没错,不只是那些游荡的人群,商行的门口处还是站立的一排黑色的鳞甲护卫。

  这些护卫一动不动,站立得如同雕塑一般,气息内蕴,隐隐有虎狼之气,林染毫不怀疑他们的强大战力。

  因为只是几步远的距离,人啥都隐隐感觉到对方残留的气息,甚至不亚于那些血衣卫,就知道这些侍卫恐怕都是气道高手。

  这个让林染有些感叹,这云风商行的手笔和底蕴是多么的庞大。

  进入商行之后,没过多久这样里面有过来专门的侍女前来引导,没有经过多大的难度,就知晓了鉴定出售典籍的地方。

  踏入了商行的二楼。

  不同于楼下的热火朝天,这里边是显得极为的安静,甚至连林染有些怀疑,这房间的墙壁上是不是镶嵌上了器师打造的灵器,或者符师刻下了阵法。

  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完全隔绝了外界声音,显得这里是另外一番天地一般。

  不过想来这云风商行的底蕴,大符师也是请的起的,至于神符师,呵呵,那是寥寥几笔随意勾勒几根线条就能搅动天地风云的传说人物。

  不过他的来意不是来探讨和研究云风商行的建筑隔音问题,而是来售卖东西的,所以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多研究。

  侍女带他进入的是一个靠里侧的房间,房间内很雅致,古朴散发着香味的檀木桌椅,精致的紫砂壶具和茶杯。

  林染坐在檀木椅上,那带领的侍女上了一壶热茶,然后默默安静地退出去,房间内重新变得安静下来。

  他知道这是让他等待,所以也不以为意,默默的品茶静坐。

  不一会儿,房间的后门传来脚步声。

  林染抬眼望去,就看见一位步伐稳健的老人踏入,老人头发花白,但精神很好,眼很有着隐约的洞悉光芒。

  在进门之后看见这将自己打扮得严严实实的身影,也没有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

  云风商行接待着来来往往无数的客人,这些下,其中一些想要隐藏自己身份信息的客户并不少见,所以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那位老人坐在桌子后面,看着眼前的斗篷不见身形和面貌的身影,声音平静而温和。

  “阁下前来是想出售何物?”

  林染看了那老人,说道,“玄品中等功法。”

  话音落下,桌子后面素来见多识广的老人眼神也是一顿,听到对方言语里的字眼和那明显年轻的声音,浮现出惊讶的神色。

  玄品功法典籍一般都能都足以作为一个家族的传承流传下去,可以说得上是家族的主力功法和支柱。

  这怎还有人将这功法出售。

  这老人稍微一想,就知道这其中恐怕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要么这次的功法来历不正,要不这次攻法或许有着什么缺陷。

  不过他在的商行只是个交易地方,都有这些客户的隐私,他跟他们根本不会在意。

  此时他也不难明白,为何眼前之人打扮成这样,不想暴露身份。

  玄品中等功法的诱惑,已经足够吸引玄道甚至丹道人物的目光,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这样的道理。

  或许对方还有防备他商行的这一层意思,他也不觉意外。

  毕竟人心,是试不得的。

  “嗯,还请阁下把那玄品中等品阶的功法,让在下验证一番。”

  对于这老人的要求,林染没有意外,只是口口声声地说要出售玄品功法,搁在谁的身上也不会轻易相信。

  当下,他从怀中掏出一叠纸出来,这是他之前抄录的那些功法,他并没有将功法全部交给他老人,而是先拿出了其上面开始的几张。

  谁又能知晓这云风商行中,会不会有着能够速读墨记的奇能异士。

  看到这般玄品中等级别的功法,就这样毫不怜惜地抄录在这根本没有什么存续能力的普通纸张上,老人的嘴角莫名地抽了抽。

  待几张抄录的功法放在桌面,那老人小心翼翼地拿了过来,像拿着脆弱的瓷器般放好,首先第一页上那缠丝刀的三个字时,他愣了愣。

  在这靖安城主事这么长时间,免不了和这些城内的地头蛇打招呼,或者有着生意上的来往。

  所以对于这靖安城内的势力自然是一清二楚,这缠丝刀是出自严家,只是严家的那位家主天赋有限,并没有发挥出这么功法的威力。

  不过对方竟然能够弄到严家的家传功法,这是老人怎么也没想到的,他的眼神闪烁,猜测起眼前之人的身份来。

  但是这些又与他何干?

  转眼他又笑了笑,不再理会那些想法,然后俯身在那已经变得弥足珍贵的纸上,认认真真一字一句研读下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眉间笑意越来越浓,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