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九章 龙泉玉酿

第九章 龙泉玉酿


  春雨楼是靖安城有名的酒楼,由于极佳的地理位置,加上出色的菜品和环境,吸引了无数前来的达官贵客。

  那位严家的世子所说的位置就是这里。

  此时的林染就站在这濒临河边的五层高楼建筑,装饰奢华典雅,无不透露着一砖一瓦间都是金钱的味道。

  “哈哈,原来林兄是来的这般早啊!”

  就在林染驻足观看着这古代高楼建筑的时候,一声爽朗的笑声从身后穿了过来。

  他一回头,便是看到两名一高一矮面对笑容快不走来的男子。

  高的男子是严家的世子严建白,面目较俊秀,穿着身华丽锦服更是显得潇洒帅气。

  而旁侧的青年就是郑家的郑学林,气质稍微显得普通一些,一身绿袍绣衫,面色红润。

  这两人交情已久,此时结伴而行,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除了在林染看来,这根本就是狼狈为奸。

  “严兄真是好久不见了。”

  林染微笑着走上前,然后顺手拍了一下严建白的肩膀。

  嗯?

  没什么反应。

  林染继续微笑着又拍了一下。

  然而还是没有。

  这下严建白感觉林染有些古怪。

  然而林染却是继续保持着尴尬到飞起的笑意,继续拍了一下严建白的肩膀。

  只是这次收回手掌时,却是微微一顿,然后他脸上的笑意更浓。

  此时的严建白却是看着对面举止有些的林染,眉间不经意地蹙起了眉头。

  若不是看在人傻钱多的份上,他会跟一个没有地位的上门女婿做朋友?这年头又傻又能结账的人不多了。

  眉头微转,他脸上继续挂上爽朗的笑意。

  然后看着那位冷家赘婿拍了下他身边的郑学林。

  看着脑海中多出来的两条图谱,林染很是满意,尤其是那位严建白,捕获的技能却是严家耐以成名的玄品功法缠丝刀。

  名字含刀,却不是刀法,而是以真气凝聚刀芒攻敌,虽然修习到气道九重真气外放才能发挥最大威力,但算是极为不错的功敌手段了。

  嗯,将这功法默抄下来,再卖出去,还是能值不少银钱的。

  浑然不知家传功法已流失的严建白,心里觉得这冷家赘婿如同傻子一般,却不知那位冷家赘婿心里亦如是。

  招呼打过之后,三人抱着不同的心思一道踏入春雨楼。

  不同于一楼的大厅厅堂,二楼雅间的环境更显清幽,当然,花费上也是不同凡响。

  根据以往的记忆当中,林染回忆起前来这春雨楼的几次,每次所花费的差不多在五千银钱左右。

  相当于靖安普通子民一个月的开支,春雨楼的消费程度可想而知,更别说那三楼的甲字号雅间了。

  那其中的花费都是按金元计算,一个金元等于一百的银钱,一顿饭下来数百金元甚至是靖安普通子民一年的消费。

  林染是没上去过,春雨楼也不轻易开放,据说是为了应对一些身份尊贵,或者修为强横的客人。

  前身的智商或许有些问题,也或许是陷入某种情节太深,没有认清眼前两人的真面目。

  在旁观者清的角度上,林染翻看那些前身的记忆,虽说这两人常常打着传授林染怎能解决那位冷家小姐的办法,然而实际上大部分都是空谈之言。

  名义上是好友,实际上背地里还不知道是如何看待于他,甚至林染还恶意地怀疑,对方是不是有着那东威侯世子安修岳的授意。

  虽然可能没有关系,但这次的前来,恐怕依然打着庆祝名义实则来骗吃骗喝的举动。

  只是如今林染可不想让对方如愿。

  雅间中品茶交谈,自然又谈论到未知人士拍林染后脑勺的事情。

  “放心吧林兄,要是找到那位拍你后脑的罪魁祸首,我定让他求死不能。”

  对面的郑学林微微一笑,拍着胸膛肯定道,看起来极为仗义。

  一旁严建白开口附议,然后却是怀里掏出了一枚浑圆的前红色丹药,只是周身看起开有些毛糙。

  “这是入春丹,我可是花了大价钱弄到的,这就送于林兄,到时候林兄找机会放入冷小姐的餐食中,到时,嘿嘿,听名字林兄就知道是什么作用了吧!”

  说着,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神色。

  然而林染却是心中冷笑,静静看着对方的表演,若不是处在局外人的身份上,加上观察细腻,恐怕这被对方骗过去。

  以为对方还真是为他着想。

  要知道冷小姐如今的修为是气道八重,这些品相劣质,明显只是些入门丹师炼制的,有异常作用的丹药,恐怕就是闻上一些就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

  容易查出不对劲还赠送出主意,这背后的恶意心思可想而知。

  然而前身如果看不透这点,恐怕说不定真的就按对方的主意去做,这样的后果恐怕直接是与那位冷家小姐分道扬镳不算,还可能反目成仇。

  那位冷家小姐的性格,可不同于旁人。

  虽然察觉到对方的恶意心思,但林染也没有说破,只是接了过来顺便到了声谢,转手能换出银钱的东西干嘛不接。

  虽然这糟糕的品相,恐怕也值不了几个钱。

  看着林染笑着接下,对面的严建白却是微微蹙起了眉头,他觉得今日林染的言行举止,有些颇为怪异,似乎与以往有所不同。

  但总的来说,他又察觉不到哪些地方不对劲,没有头绪地想了想便没有深究。

  三人的聚会很好,交谈很“祥和”。

  在对面的严建白和郑学林点好菜之后,林染更是大方地又毫不客气地点了几个招牌菜,更显对于对方帮助他的诚意。

  反正,这单他是不会付的。

  “嗯,我去方便一下。”

  等到菜品完全陈列上来,林染吃了一些后,站起身,打了身招呼。

  因为有着以往的固有印象,还在大块朵颐的两人见状,也是不已为意,根本就没有怀疑。

  “拿一瓶龙泉玉酿送往乙字三号房。”

  林染走下楼梯,路过楼下柜台前,对着后方明显主事,体态可掬的胖掌柜吩咐道。

  这才是他这次前来春雨楼的真正目的,撇掉一顿饭钱能有多少,五千多银钱在靖安城的普通子民手里很多,对于那两位出自当地名门家族的子弟来说不算什么。

  然而春雨楼常耐以成名常备的龙泉玉酿可就不同,听闻这龙泉玉酿出自长陵郡内的龙泉山,以深山老林中的佳泉蕴藏数年才得以酿造。

  而其中更是蕴藏着于修行者大有裨益的精纯灵气,虽是不多,却是极为难得,可以说如今的龙泉玉酿是靖安,乃至皇都长陵,都是上流人物的奢侈品。

  只是拳头大的一壶,就要耗费数万的银钱,如此高昂的价格,让其也只有那些重要的宴会上得以一见,而就是见到,也是饮鸩止渴,并不多见。

  所以听到这句话,平时难得卖出一壶珍藏的胖掌柜首先并没有感到来大生意的欣喜,而是神态端正起来,散漫的眼神刹那凝聚。

  目光如电,仿佛出剑的高手在对面的敌人身上搜寻着弱点,打探对面的支付能力。

  毕竟,见识过来来往往的人群,打肿脸充胖子的奇葩人物大有人在。

  很容易,林染瞬间也懂了那胖掌柜的目光,只是开口,“楼上和我一起来的两位一位是严家世子,一位来自郑家。”

  胖掌柜的搜寻眼神瞬间收了回来,脸上笑容满面,仿佛之前有些放肆的目光举动不曾出现。

  “好嘞,客官稍等。”

  当下吩咐身后的伙计准备。

  一壶龙泉玉酿,五万银钱。

  恐怕那两位有的大出血。

  林染边走,边打算就此离开,看着春雨楼内奢华典雅的摆饰,突然觉得这种程度似乎不太过瘾。

  几万的银钱,咬咬牙,这两人还是能付的起的。

  他顿了顿,然后转身返回柜台。

  “掌柜的,再来两壶龙泉玉酿。”

  柜台后的胖掌柜身形一颤,脸上的笑容像春日里,一朵盛开的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