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八章 一封请帖

第八章 一封请帖


    无人打扰的冷府偏院很是安静,林染偶尔抬眼眼望幽黑的苍穹,和那残缺的明月。

  少了那些城市的喧嚣吵闹,和以往的种种琐事缠身,反而在这里感觉到了心宁的平静。

  傍晚的时候,那个冷府小姐身旁的丫鬟小葵倒是来了一次,据说是冷小姐白日在外头,回府后才听到府内发生的事情。

  大抵是听闻他受伤了,还带了一枚恢复气血的丹药,这至少让这冷家偏院多了一些难得的生气,虽然他明白那或许只是疏远上的礼貌。

  剩下的几天,林染也没有急着去寻找前身的那些狐朋狗友,而是如同昨日一般去往府中放着典籍功法的藏书楼。

  此时他也暂且没考虑其他,而是想着先将这藏书楼内一层的奇品下等功法给刷掉。

  那位年轻的内库女管事看到林染如此频繁的前来,感到万分诧异,但想到对方每天所出去的也只是那藏书楼的一层,研究那些基础上的炼体功法九,感到有些摇头无言。

  不过与以往的传言有所不同。

  她感觉如今的这位府内姑爷的确是有了一些料想不到的变化,比说眼神,以往的林染看她时,都带着令人嫌恶的火热眼神。

  而如今看向她的眼只是难得的平静而透彻,或者是仿佛对着美好事物的纯粹欣赏的目光,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变化,变得沉稳而温和。

  这是她难以理解的。

  那块板砖谁拍的,又为何不拍早点?

  绣金的纤细毛笔,在古色古香的账目上纪录,眼神暼见青年的时,她如此恶意的想到。

  经常出入这内库大厅,林染自然也感觉到这年轻女管事若有若无的观察他的举动,但没做什么干扰的行为,他也不以为意。

  呼。

  藏书楼里林染放下手中的古朴书卷,隐隐松了一口气。

  冷府虽然也有着底蕴,但所收藏的奇品下等功法也是不多,大概也有三四十本而已,如今他手上的这本,这是藏书楼一层里最后的一本奇品下等功法。

  有着这么多的功法研习,林染的脑海星图里也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中央那棵光秃秃的幽黑小树上,已经洋洋洒洒地长满翠玉一般的叶子,相比于之前干巴巴的幽黑小树,已经是亮丽好看了许多。

  总共二十三片玉叶。

  这是林染统计的数据,到此后,恐怕也不会再这么简单弄到玉叶了。

  看着脑海中幽黑小树上的叶子,他将目光投向了那周围环绕悬空的图谱。

  无用的基础炼体功法都被他分解化为能量,凝聚成玉叶,所以周围图谱还是空荡荡地一片,仍然只要之前的虚妄经和离山纳气法。

  离山纳气法没有变化还是第二层,虚妄经后面第二层的星点倒是不同于以往,开始闪烁,散发出淡淡一圈白光来。

  集赞这这么多的玉叶不用,就是他想看看那大幽功法虚妄经,升级到第二层,到底是需用多少的玉叶才足够。

  如今通过足够的玉叶,林染知道了这大幽功法只是第一层提升到第二层就需要十六片。

  得知了这个信息,他依然没有弄清楚这功法到底是何等品阶,如今是奇品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段时间内,他试验了一本奇品下等功法的升级,所消耗的玉叶与离山纳气法相同,也是一片玉叶。

  由此推断,可能奇品功法的三个等级,无论是哪一等,升级所消耗的玉叶都是相同,而到玄品道品则有不同。

  如此引申下去,那么那不知来历的大幽功法虚妄经最低也是玄品,至于道品,他更本就没往这一点去想。

  因为就是冷家,作为传承下去的最高功法品阶似乎也只是玄品上等,至于道品,或许靖安城雄据多年的东威侯府有,或许长陵的那些顶尖豪门世家有。

  得知虚妄经升到第下一层所消耗的玉叶数量,林染却并没有就此将其升级。

  那天运转功法的后果画面,到现在依然是历历在目,似乎都扭曲了人的心理意识,在没有弄清这功法的来历前,他不想妄自升级,谁知道在第二层时,会遇到什么难以掌控的事情。

  倒是离山纳气法可以升级试试,如今他每日打坐修炼,其速度已经快了一些,将其升级到满级,那么就能够更快的积蓄足够的真气,去往气道六重的下一重通脉了。

  通脉是以气海为中心,向四肢开拓出最开始的四条经脉。

  人体内的经脉自然不止四条,只是这开始的四条经脉,能够给整个四肢联系到一起,形成一个循环。

  人的气海如同城区,手足似荒野。

  开拓出经脉,就相当于在偏僻安静的荒野郊区修建了一条小道,这样气息的流动,运转速度自然是大幅度增加,与之相对的影响的就是自身的气血体力。

  【离山纳气法升级为第五层!】

  看着图谱上满满当当亮起的五个星点,和已经空了大片,却留九片玉叶的幽黑小树。

  从升级上,他也发现了其中消耗的规律。

  捕获的技能本身直接就是第一层,目前起品功法升到第二层需要一片玉叶,第二层就是两片,此后所需以二的倍数递增。

  离山纳气法只有五层,所消耗的加起来也有十五片玉叶。

  花费了这么多积蓄的能量玉叶,那么效果自然也是显著的。

  之前就算升到第二层,离山纳气法所积蓄真气速度有变化,但依然有限。

  如果说之前是从最开始的步行,升到第二次换成了自行车,那么现在已经是从自行车换成了三轮车,载人量大大增加。

  搭栽的真气量也是翻倍增长,现在只是稍微有所运转,他就感觉到四肢百骸,明显的有气息汇聚到气海丹田,凝聚为缕缕真气。

  看着气海里已经如同鸡蛋大小的气旋,他感觉很快就可以凝聚足够的真气开拓经脉了。

  效果是显著的。

  只是林染感觉这玉叶真是不经用,而藏书楼里奇品下等功法已经看遍,如今已经没有存续,只能另想其他的办法。

  从藏书楼里离开,经过内库林染将木牌还给了那位叫做甘萱年轻女管事。

  如此的几天,对于林染如此孜孜不倦地去往那一层研习奇品下等的功法,甘萱也是由之前的嘲弄,诧异,到最后的漠然,然后已经习惯。

  她很容易看出,如今的林染恐怕是经济有些窘迫。

  若是之前,她要是发现这些恐怕少不得一番冷嘲热讽,只是看林染这几天的表现,和不同以往的行为举止,她觉得兴趣索然,又将那些话吞回了肚子里。

  虽然少了言辞的冷嘲热讽,但也别想她有什么好的态度。

  嗯?

  厅中的甘萱如同往日一般,照例随意扫了对方一眼,眼神掠过对方的双手却是眼帘微动。

  以往对方每次出来时,都是带有一本古卷典籍,可未曾有这般双手空空如也的模样。

  而她一会想,发现对方今日似乎出来的时间也是提前了一些,以往可是待够整整一个时辰。

  终于是放弃了吗。

  她却不知道林染已经有了凝聚真气的离山纳气法,而来藏书阁,也根本就是为了获得能量积攒玉叶的。

  离开内库的林染,不知道后方的那位年轻女管事心里转换了这么多想法,却在达到小院时就收到了一份赴宴的请帖。

  帖子的主人来自严家的世子,里面的内容大抵是恭喜林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类的,此时需要庆祝一番。

  而林染根据前身以往的记忆,却只觉得庆祝是假,想要一个买单结账的人才是真。

  前身本来刚入赘冷府时,其实待遇不错,如今经济上却是捉襟见肘,大部分的消耗都是在那花天酒地上。

  如今的经济拮据,不是没有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