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六章 内库管事

第六章 内库管事


  “气道五重,可选择奇品功法,借阅奇品中等功法一千银钱,借阅奇品上等功法五千银钱。”

  内库的大厅当中,一位妙龄女子翻着手中的帐本,扫了一眼身前的男子,面无表情地将内容说出。

  她的面容自然比不上之前的那位冷家小姐,但身材欣长,苗条有致,总归是有种别样的味道。

  只是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冷漠。

  然而看到这女子面容,和脑海中的记忆一一重叠,林染也就明白这冷漠的态度是从何而起。

  这女子名为甘萱,是冷府庞大戚系中的一员,去年的成人礼上,曾经表现出气道七品的实力,在冷府中也算出色的一员,因为在库纳计算上有着极为出色的天赋,就当了冷府内库的其中一个管事。

  如果说那位名义上的妻子对他是不咸不淡的态度话,那么眼前这女子可以说对他是极为痛恨了。

  无他。

  入赘冷府的前身对冷月姝求而不得,曾经打过眼前这女子的主意,更是将其轻薄过一次。

  此事虽是被府内惩戒了一番,还补偿了眼前女子,但这种怨恨,又如何压得下。

  恍然间,林染仿佛看到一道虚影手中比划着一个圆圈,仿佛在说。

  你看这个锅,它又大又圆。

  林染此时也没想那口锅到底有多大,而是想着眼前女子是不是给他小鞋穿了。

  “借阅功法还要银钱?”

  林染说出了心里的疑问,前身也曾在府内借阅过功法,脑海中自然也有这般记忆,只是不曾有耐心,翻了几页就还了回去。

  但那时,也不曾说要银钱。

  所以他以为像这般家族府内,功法都是自由借阅的。

  怎么突然多了这样的规矩。

  而且他虽知道功法分为奇,玄,道,神,仙五品,每品又分为三等,这五千银钱看似不多,但也相当于靖安城普通人一个月的开支,快抵得上去外面商行购买消耗的银钱了。

  女子眉头一挑,嗤笑了一声。

  “入门气道,每人可免费挑选一本功法典籍借阅,若是入气道六重,自然再可选择一本,但你已经挑选过一本,还想免费再借阅这些奇品中等上等的功法,你当冷府是你的?”

  “还是说你以为家族内的资源,是为你这种不思进取,无所贡献之辈准备的?”

  “又或是,你根本没钱?”

  一通言辞下来,可谓是极不客气。

  身为府内年轻人中极为出色的一员,虽然比不上外界那些名门子弟,但在冷府中还是有着不小的名声,自然有着自己的傲骨和底气。

  更别说,前身在冷府甚至在靖安城的风评极为差劲。

  这通言辞让甘萱心里是极为畅快,仿佛一直以来的郁闷之气都发泄了出来。

  对于曾经之事她哪里能相视一笑毫不介意,虽然事情已解决,如今态度看起来没什么胸怀。

  但女子有胸就够了,要什么胸怀!

  能够逮着这样的机会,也是极为难得。

  说完这通,她端起桌几上温茶抿了一口,身体仰了一个角度,然后稳稳地靠在太师椅上,双眼看着了对面男子,嘴角微翘,等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

  然而她没等到,却看到了对面青年面目赫然的神色。

  “既然这样,那今天不看了。”

  林染心里想着摸过腰的女人果然厉害,说完转身离开。

  看着男子转身离开厅堂直至屋外消失的背影,甘萱感觉自己一拳仿佛打在了空处,脸上的得意神色渐渐敛去。

  于此同时产生了不解的情绪,这位姑爷脾性冷府可是众多周知,自私自利,不思进取,哪里像曾经这般好说话。

  就算这些天从东院下人传来的流言,她也是不信的。

  为此,她甚至都准备应对这位姑爷接下来的怒气冲天,插科打诨了。

  难道真改了性子?

  甘萱段琪茶几上的瓷白茶杯,看着其中澄绿的水色,好看的眉头蹙起,有些不解。

  然而只是片刻,甘萱感觉厅内的光线一暗,再抬头时,却是多了一道挺拔的身影。

  果然还是忍不住了吗!

  她看着眼前去而复返的青年,嘴角弯起一个弧度。

  林染又回来了。

  “那个,奇品下等的功法需要银钱吗?”

  嗯?

  甘萱愣住了。

  奇品下等功法,都是用作炼体之用,大部分都是无法凝聚真气之功,可是说最为基础的法门。

  这在府中都是免费公开,只是禁止抄录和传阅,任意府内子弟随便翻看的,眼前的青年之前就是气道五重境了,现在还要奇品下等功法做什么?

  恍惚间,她似乎想到了一个可能,眼神更显鄙夷之色,“久处气道五重不算,难道如今境界还退步了不成?”

  林染神情微微一怔,略一思索,就明白为何眼前这女子这般说话,但他也没做解释,“我就想问问奇品下等功法是否需要银钱?”

  青年的不回应,更是如同默认一般,甘萱的脸上嘲弄神色更是浓烈了,隐约间甚至还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不需要。”

  “那我就借阅奇品下等的功法。”

  甘萱深深看了他一眼,抛给了他一块木牌,“藏书楼在后院,拿着这木牌,一个时辰的选择。”

  藏书楼是在厅堂的后院,这点那女人没骗他。

  走入后院,变看到了一片广阔场地,一栋五层古色小楼孤零零地伫立场地中间。

  林染走了过去,站岗的守卫看了一下木牌,提醒了一下时辰,和不得去二层的警告,便是没有阻挡。

  踏入其中,便是古色古香的书海世界,此时藏书楼里也只有寥寥几人,显得很是幽静。

  所以林染踏入其中的动静,边上吸引了一些目光。

  而看到来人身份,这些冷府的子弟都是一阵错愕,如今的林染,可谓是人人皆知,身在冷府当中,他的脾性,这些冷府子弟又如何不清楚。

  能见到他踏入这藏书楼来,这些冷府子弟都是仿佛见了鬼一样,仿佛天方夜谭。

  只是在一层挑选书籍的,都是一些普通子弟,林染姑爷的身份还是有些威力,这些普通子弟只是看了惊讶一番,却没有上前交谈的欲望。

  对于这些异样目光,林染没有在意,走向一个靠近的书架,开始寻找有关大幽功法的一些笔记解释。

  只是转了一圈,耗费了半个时辰,都是没有关于功法出处的文本记录。

  林染暂时将这放到一边,就地走到身边的书架,按照顺序上前抽出了第一本。

  龙象劲!

  暼了一眼书名,林染选择一个角落盘腿坐下,然后将书籍放开膝盖上摊开。

  挑选的时间一个时辰,现在就带出去有些浪费,还不如先在书楼里试验一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