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五章 大幽功法

第五章 大幽功法


  片刻后,一名从外头来的黑衣主事,背着一支涂着黑漆的竹筒穿越人群,靠近了黑色马车。

  在合适的位置停下后,黑衣主事打开竹筒,一册纪录着这所方院主人的信息卷宗便是落到了手上。

  “林染,二十一岁,东山郡人士,系临沧镇林家独子,天授十八年二月出现靖安城附近。

  同时于二月入赘冷府,两月前在松鹤楼,与一位气道五重修行者交恶,与之比斗失败,后一直居于冷府中,这几日曾经在城中的迎风酒楼和南街的云风商行出现……”

  林林总总,一列列详实的信息从黑衣主事的口中徐徐念出。

  马车里的老人,一边安静地听着,一边手指在身下的隔板上闲散地敲击,仿佛密集的鼓点。

  “没查出这林染有什么异常。”

  念完卷册,黑衣主事隔着布帘向马车内的颧骨高耸,目光如眸脱鹰的老人行了一礼,然后恭敬地道。

  实际上,这封卷册在东威侯府中早有存档,还是源于那位东威侯世子的授意。

  男人都是自私的生物,就算自己放弃了猎物,但别人拿走了,他也会感到不痛快,想看看拿走自己东西的人到底是何等模样。

  于是,这样的一番卷册便是留了下来,一些其他的信息也很容易查到。

  老人没有回应,而是问起其他的事情。

  “那窃贼身份确认了吗?”

  “根据身上的衣物,和之前跟随商队的踪迹线索推测,应该是大周王朝来的人士。”

  马车内的老人沉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大周王朝是这片陆洲上,与神唐王朝争锋相对的老对头,只是近年来一直趋向于平和,小摩擦虽有,但大战斗却是许久未有了。

  之前都以为那个不长眼的是看上了侯府最近得到的玄品灵丹,现在看来身份复杂了些。

  一个大周的玄道高手,费劲心思进入潜入侯府偷丹药做什么,天元丹虽是扶摇学宫的珍惜丹药,但也犯不着这样铤而走险。

  而且,平生所学也有问题。

  “那名窃贼会青莲剑势的事情可问清楚了?”

  黑衣主事身形一顿,“剑圣李大家寄了一封回信……”

  “信上说了什么?”

  想起上面的内容,黑衣官员短暂沉默。

  “信上是……无需解释。”

  沉默之后,黑衣官员便是小心翼翼地说出这几个字,然后用眼角观察马车老人的表情,额头有些微汗渗出。

  他深知眼前这位马车内老人的强大,虽是供奉,但据说背景深厚,就是东威侯也是将其奉为上宾,而不敢有所逾越。

  只是所书者却是神唐少有的剑道大家,其修为早已踏过了玄道境界,入了丹道,甚至传言达到了丹道宗师巅峰,触摸到了化道境界门槛的地步。

  这等实力,就算是不将老人和东威侯府放在眼里又能如何。

  这位剑道大家,可是曾连长陵城内的几位大人物都不放在眼里。

  然而让黑衣官员了想不到的是,马车内并没有酝酿起的狂风暴雨,反而却是传来了老人的淡笑声。

  “这位李大家可真是有点意思,听说前些日子还收了一名云江国的关门弟子,老朽有时间可真得去拜访拜访。”

  黑衣主事沉默。

  眼前的老人登门,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恭贺新禧之类的。

  但对于那位李大家,他只会为认为马车内大人是单纯的拜访。

  “回府吧!”

  马车里传来老人的声音。

  边侧不发一言的仲松亮闻言一声冷喝,凝立有序的军士刹那间应声而动,结实的石砖上发出金铁之声,随着一排排身影离去,仿佛天上的乌云散开。

  深巷内有鸡鸣犬吠,街道上恢复了往日的喧闹,一切回到原点。

  而现在的冷府别院,瞬间又变得空荡荡的,毫无生气。

  那列东威侯府的血衣卫在冷府中出现,必然是经过了冷府主家的同意,若非如此,任谁也觉得不合规矩。

  只是让林染没想到的是,在那血衣卫出现到离开的这段时间内,竟然没有任何一位冷家主事的人物出面。

  这不得不让他感到有些寒心。

  但随之林染却是一笑,前身造成的恶果现在本就没什么存在感,还需要找什么,这样挺好。

  也没管这奇怪的情绪,在脑海中查看方才的动静来。

  那黑色小树,本来光秃秃的枝丫上,一缕孤零零的嫩芽径直摇曳着,虽是添了新意,晶莹剔透,如同翠玉一般,但他想了半天也没发现其他的作用。

  倒是名为大幽功法虚妄经的图谱,在脑海星图,黑色小树周边的空间里静默悬空浮现。

  加上之前的离山纳气法,已然是有了两条图谱,但毫无例外的是,这两条图谱都是只点亮了最前面的第一颗星点。

  都是第一层的地步,他猜测这些星点应该对应功法的几个层级。

  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除了从那些功法典籍上得到功法,还能从人的身上得到,只是目前的触发机制他不清楚。

  但能够从典籍和他人身上直接捕获,这也是难得的经验了。

  看着脑海中的大幽功法,他突然想试验一番,玄道高手所习的功法,怎么说应该也不简单。

  没有犹豫,林染心中所念所想那大幽功法的字眼,一瞬间,一幕幕经脉运行,起伏循环往复的画面,从他的脑海中飞驰而过,冲刷着他的意识。

  连他周身的经脉肌肉,骨骼,都产生了极为细微的律动,仿佛在模拟着功法的运行。

  短短的几乎呼吸间,他仿佛进行了无数次的功法演练,连经络都形成了某种记忆。

  念头一转,从未动过的大幽功法瞬间运行,丹田气海中蓦然一阵轻微地震荡,随着真气的旋转,竟是从中央凭空生出几道淡薄如发丝的黑色气息,沿着不知名的脉络运转。

  气旋速度,竟是提高了好几倍。

  更是让人奇特的是,随着那几道细微的黑色气息散入体内各处,他感觉自身的血液都似乎燃烧了一般沸腾起来。

  只是几道气息的运转,竟然有种壮阔铁血的味道。

  林染蓦然睁开眼,虚无地握了握拳头,感觉此时自己的力量和速度似乎提升了一些,就连身体的防御能力好像也加强了。

  眼睛看向那院中的小石桌,咬了咬牙,蓦然捶下,咔嚓一声,似乎有道金铁之声出现,那张坚硬的石桌顿时四分五裂。

  看到这一幕,他的眼神一亮,那捶下坚硬石桌的时候他竟然没多大感觉,而再看拳头的关节处,只有几道淡淡的白印。

  这功法的增益,似乎很是强大。

  林染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然而就在他打算细细感觉这功法运行的时候,一股莫名其妙的恶心感从心头出现。

  眼睛顿时发红,一阵难言暴虐气息也是从随之滋生,竟是有种嗜血的念头,就连看到手臂伤痕上的残血,他的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美味这两个字。

  鬼知道,自己的手臂怎么会和美味这两个字扯上关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林染心惊不已,瞬间想到恐怕是这功法的原因,当即停止运行。

  但离奇的是,他在直接停止了这大幽功法的运行后,然而气海中的缕缕黑气却是没有立即消失,而是夹杂其间,仿佛跗骨之蛆般旋转着。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那气海中黑色气息的缓缓变细,变短,心头诡异的嗜血感觉也是在缓满消退。

  再林染在头上接连浇了几盆冷水后,终于消失于无形之中。

  呼!

  这功法太邪异了!

  感受到精神状态恢复了正常,林染想起方才的事情后怕之余,松了一口气。

  在那一段时间内,他甚至有渴血的错觉,差点把持不了心态。

  他很奇怪,有这般的副作用,长此以往下去,精神都要出现问题,那之前墨袍青年怎么还仿佛没有收到影响。

  换了一套干净衣裳,林染看向了府中内库的方向,虽然冷家在整个神唐算不上什么,但在这靖安城还是一方势力,一些底蕴还是有的。

  根据他的记忆,府中后方的位置,应该就有一座收藏功法典籍的藏书阁。

  里面或许能够找到这邪异功法的来历,然后也可以再试验一番,他脑海中图谱的捕获能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