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我有无数技能栏 > 第四章 东威侯府

第四章 东威侯府


  靖安冷府的别院当中,谁都不会料想到会有这番的简短对峙。

  说对峙也不太恰当,因为墨袍青年是有恃无恐,而院子的主人却是凝重万分。

  林染双目紧紧盯着墨袍的男子,身体崩紧,沾染血丝的剪刀面对前方,一面暗自疯狂地运行那离山纳气法,恢复着体内真气。

  虽然面对玄道境界的修行者,一副剪刀的模样着实让人看着可笑。

  起先他并不知晓眼前墨袍男子的来历,但经过对方的只言片语,他也隐约地想起来前几日这靖安城里发生的大事。

  一周之前东威侯府有窃贼潜入,而窃贼被血衣卫的大供奉发现击伤,目前仍旧在在逃之中,墨袍青年出现的方式和情形,很难不让他将这两者联系到一起。

  只是似乎弄清了对面的墨袍青年身份,林染却感觉自己发处境更加艰难。

  一个踏上修行之路的人都能吊打普通人,更何况对面这能够玄道层次的人物,而且还能从安仿佛龙潭虎穴的东威侯出来。

  气道,玄道,已然有了天壤之别。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此时情形受了重伤,但玄道境界的修为境界也极为可怕,他不知道对方还能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只是好在对方似乎受伤颇重,没了玄道威能,不然也根本无需方才的心神控制之法,而是直接下手了。

  看清自己的处境,林染一脸警惕地望着眼前的墨袍男子,一边缓缓地向院门的方向靠拢。

  似乎看透了他的动作,墨袍青年眉毛挑了挑,却是没有理会,手腕微动,正要再度出手。

  忽然间,他的动作一停,朝着西面的方向看了一眼,浮现出不耐神色。

  转头看了院中的林染一眼。

  随后墨袍骤然浮起,身影掠墙而出,只是在翻过墙头的那一刻,一挥衣袖,一道白光呼啸着向林染极速飞来。

  嗤!

  林染根本看不清那道白光的踪迹,只是在那一瞬间条件反射地侧了一下身体,那道劲气便直接飞向他的手臂,势不可挡地划开衣袖。

  他感觉一阵冷意拂过手臂,再看手臂时,上面已经有着一道浅浅的血口。

  这要命中胸口,恐怕是直接穿胸而过,刹那间林染起了一身冷汗。

  这么一个敢闯入东威侯府的玄道高手离开,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终究是让他送了一口气,不过这种性命不能自己掌控的无力感,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就在林染打算确认那强者离去的原因,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院外传来,由远及近,转眼如同雷声响彻耳畔。

  等到仿佛院门都被震散时,伴随着骏马的低声嘶鸣,又恢复了寂静无声。

  院墙之外几丈宽府内院道上,无数身穿黑色精良甲胄的士兵密密麻麻地凝立着,仿佛天上墨染的沉甸乌云。

  院门半掩,能够轻松的看到了那外头一列仿佛潜伏的凶兽,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气息的精锐士兵。

  血衣卫。

  林染心中一凛,来到这地方的几天里,他一直都在熟悉着这个世界,而对于这在靖安城内东威侯手下,听说从边军抽调出来的精锐护卫,他自然也不陌生。

  听说其中的领导者,是东威侯府中的三大供奉,个个都是有着极强的修为,而这次的出现,恐怕也是被那之前的窃贼所吸引。

  事实上,这些士兵也的确是为那名窃贼吸引。

  在林染思索着其中联系,那列凝立的士兵中,领头的几位飞身而起,直接落入方院之中,而目光只是在他的身上扫了一眼,便是开始自顾搜寻踪迹。

  “你说,你用剪刀刺伤了那名刺客?”

  街道外的马车边,黑衣军士已经搜寻完毕,进行接下来的例行询问。

  一名身体消瘦,带着书卷气息,面色微黑的青年官员打量着林染之前剖鱼的剪刀,凝视片刻脸上带上了嘲弄之色。

  “你可知道,那是玄道境界的高手。”

  这名带着面色黝黑的青年官员看起来很消瘦,但也只有他身侧的那些军士知道,这只是仲统领的表象而已。

  其狠厉起来,就是他们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兵也要退避三舍,更何况对方还是气道八重巅峰的修行者。

  林染也并没有被眼前青年官员态度而放松,因为之前那看起来温文尔雅的墨袍刺客就已经给他切切实实地上了一课。

  更不用说,他也觉得眼前这人似乎有点眼熟。

  “刺中的是手腕,只划破了一丝,没有造成多大伤害,所有有什么问题?”

  此时的林染也是看到了眼前黝黑年轻人眼中的不善光芒。

  “玄道强者,是你能否想象的存在吗,如说别人伤到我还信,但你连在入气道五重已久,竟然都打不过初入五重的修炼者,更别说竟然还不知道被谁从后面拍了后脑勺……”

  “如此说法,我看牵强了些,以我看,恐怕是与那玄道强者有所图谋吧!”

  仲松亮的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神色,不得不说的上狠辣。

  若真是与他潜入侯府的窃贼扯上关系,就算完全脱身那也少不得脱一层皮。

  林染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他想起那便宜妻子在这靖安城可是有着不少的簇拥者,眼前的男子似乎也是其中一位。

  嫉妒使人扭曲,也不是说道说道。

  而且,眼前的仲统领出自东威侯的府上,关于冷小姐与那东威侯世子之间的狗血事情,很难说不是上面的授意。

  完成职责的同时,顺便下个绊子,看来也是很随意的事情。

  “东威侯府守备森严,其中更是高手重重,仲统领作为其中的护卫统领,我是不是可以说仲统领也与那道强者有什么联系?”

  仲松亮的神情微微一怔,望着眼前的青年似乎是第一次认识一般。

  随即面色黑了下来,他到没想到看走眼了,如今的所谓冷府姑爷竟变了副模样,反击地也如此犀利。

  正要质问为何藏身于此地偏院中,却又一士兵跑来附耳说些什么,仲松亮看了林染一眼,冷哼了一声,率领一众军士离开。

  “大人。”

  冷府外的院巷之中,仲松亮穿过人群,在一列黑色马车前微微附身,态度极为恭敬。

  能够让一向心高气傲,修为都达到气道八重还如此对待的,马车当中的人物显然有着极高的地位和实力。

  这时,一阵略微苍老的声音,从马车帘后的车厢内部幽幽传来,听不出任何起伏的语调。

  “李供奉已去城南,不用在此纠葛。”

  “做事不要带这些个人情绪,不然无论以后如何,成就终究有限。”

  “小人知晓了。”

  听到这道平平淡淡的声音,仲松亮的态度更是谦卑了一些。

  他明白自己所谓气道八重的实力,在外界或许算个高手,但在马车当中人的眼中,恐怕什么都不是。

  至此马车之人没有再问,仲松亮便是安静垂手立在马车一旁。

  然而他的目光却是偶尔暼向那冷府的宅院,一想到那样的女子与那位青年耳鬓厮磨,他就有无穷的妒火从心底升起。

  与他不同的是,其他如龙如虎的士兵,都是如同沉默的木雕一般静立着,仿佛等待着什么,给人一股难言的压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