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暗里着迷 > 第44章 焰火

第44章 焰火


044

并列第一这种事不在温阮的考虑范围内。

南高的成绩公示栏只有前三名给出了具体姓名, 那会她看着自己和南骁的名字,懊恼地想着还是太轻敌了。

明明打平了,却像是输了一样。

温阮堪堪维持住了自己曾经的荣光, 心情复杂。殊不知在南高其他学子眼里,她俨然成了一座新的高峰。

其中,最高兴的人当属高二五班的班主任施里安了。

平白无故捡了个学神的感觉简直不要太棒,要知道这一回他们班期末考的平均分可是直逼重点班啊。

扬眉吐气的施里安在班会上大肆嘉奖了称赞了温阮和南骁,以及全体五班同学。

两个当事人反应不大,唯有初见时让温阮遇到问题请教她的崔文莺咬牙切齿得厉害, 被郑宜恩贴切地形容为酸鸡跳脚。

“不觉得她很装吗?”趁人不注意,崔文莺小声和同伴念叨了起来。

她的好闺蜜听了连连点头, “可不就是,我刚刚还看到南骁摸她头了……可恶, 这种好事什么时候轮得到我?”

“……”崔文莺瞬间失语。

就离谱,她才不是想听这个。

眼看这话题无法按照自己预期的进行,崔文莺心里更气了,偏偏她还拿温阮毫无办法。

一直暗中观察崔文莺的郑宜恩努力憋着笑,本想回过头和温阮说叨说叨, 却正好看到她在和南骁打眉眼官司。

唉。

果然寒假来了,春天就不会远了。

偏偏温阮一无所觉。

实际上她很享受她和南骁现在的关系,那层窗户纸被捅破后便有一股玄妙的气息音绕在他们周围。

简单的眼神交汇, 也变得不同。

寒假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过年前阮维桢会带温阮回老家过年,也就是说她和南骁约莫只有一周的时间可以见面。

这一周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要命的是, 南骁当天晚上就突然地搬回了家里。

“南骁回家了啊?”郑宜恩来找温阮的时候,才发现这件事。她撑着下巴看向温阮,“所以你们到底确定关系了没有?”

“……还没有。”

温阮从书堆里抬起头, 不由自主地就有些脸热。

郑宜恩抱着一只独角兽抱枕,盘腿坐在地毯上,羡慕地叹了口气,“南骁真的好喜欢你欸,我就特别吃这种对其他人冷淡只对你热忱的剧本。”

“他也不算很冷淡吧?”温阮好笑道。

“哎呀反正就是那个意思,他只有在你面前是不一样的。”郑宜恩摆了摆手,把少女的八卦欲表现得明明白白,“他今天约你了吗?几点过来啊?我是不是得趁早滚蛋了?”

温阮嗔怪地瞪了郑宜恩一眼,“他前天晚上就回家住了,不在这里。”

“欸是吗?可我怎么记得昨天还在这附近看到他……?”郑宜恩说着说着,自己也反应过来了,不大好意思地抿了抿唇,“怎么办我现在好酸啊。”

“你有薛迦南,你酸什么。”温阮一阵头大。

“因为暧昧比在一起更令人着迷呀。”郑宜恩抬起手,故意揉乱了温阮的头发。

温阮偏过头,倒是没有反驳郑宜恩的话。

暧昧确实令人上头。

只是考虑到她和南骁的情况,她期待更进一步后的浪漫,这些天她也一直在等一个好的时机。

想告诉他,她也喜欢他。

毕竟两情相悦,就足以超越世间所有的美好。

“嗡嗡嗡。”

忽然震动起来的手机打破了温阮的思绪。

n:[晚点带你去个地方]

温阮抿唇笑着,缓慢发了个“好”的表情包。

郑宜恩则偷偷转了转眼珠子,光明正大地凑到温阮身后偷看。温阮想躲,却被郑宜恩按住了胳膊,两人嬉嬉笑笑地打闹在了一起。

“我就说我得趁早滚蛋了嘻嘻。”郑宜恩抓着温阮的一只手,揶揄地看着她,“你问问他来不来接你呀,他家在哪?怎么忽然舍得回家住了?”

“在蓝田湾那边。”温阮说完,大致和郑宜恩解释了下。

南骁搬回家是因为他姐姐南望放寒假回家了。

说起来提到南望这个名字,常在南高读书郑宜恩可比温阮熟悉多了。

“他们姐弟感情很好的。”郑宜恩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也不纠结这件事,反而拉着温阮去了衣帽间,“来让我帮你参谋参谋,一会穿什么。”

女孩子在服饰和妆容上总有说不完的话。

晚点要出门,现在就开始准备就……也没什么毛病。

温阮被郑宜恩摆弄了快一个钟头,才看到南骁发来的消息,“噢,他说让我多穿点。”

“那换那件红色羽绒服吧,你皮肤白,特别衬你。”郑宜恩歪着头,很快就有了思路,“内搭就换成那条白茶月光打底连衣裙,美死了。”

温阮顿时被郑宜恩的彩虹屁逗笑,很佛系地由着她挑选衣物。

稍晚一些,南骁就踩着夕阳出现了。

看到她,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刚买的奶茶塞到了她手里暖手。

温阮笑了笑,也没让南骁进门,拿上包就和他一起往外走。

“不是说今天要跟姐姐去买年货,还以为你今天出不来了。”

手捧着温热的奶茶,迎面吹来的寒风也没能让温阮皱起眉头。她化着淡妆的脸上带着薄红,像是天边迟迟不坠的晚霞。

“买完才过来的。”

南骁睨了她一眼,勾唇道:“姐姐叫得真好听。”

温阮还当南骁是说自己随他一样喊南望姐姐,一下就有些脸热,“宜恩她们也是这么叫的。”

“嗯。”南骁逸出一声鼻音,不紧不慢地抛出了句:“姐姐挺想见你的。”

“啊?”温阮猛地顿住了脚步,紧张地抬眼看向南骁,“该不会就是今天吧?”

南骁母亲早逝,父亲忙于事业,对他多有疏忽。

不用郑宜恩多说,温阮也能从他们相处的细枝末节里看出来。毫无疑问,南望这个姐姐的存在对他来说占据了极大的分量。

乍一听说要去见这个传说中的人物,温阮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

“不是。”

南骁含笑着低头,呼出的嗓音满是温柔,“怕她吓到你,没敢让。”

温阮松了口气,转过身时步伐都变得轻快了起来,“那我们是去哪?”

“你不是想去海边看烟火?”

南骁探询地看着温阮,言辞间又透着小心,生怕她不想去,“正好今天天气不错,这会儿还能赶得上落日。”

“想去的。”温阮小鸡啄米似地点了点头,印象中她当时不过随口一提,就被他记住了。

南骁准备得很充分。

两人刚走到小区门口,就有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停在了他们面前。

开车的人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和同色口罩,虽然看不清脸,但身高和气质都很突出。

“别管他。”

南骁抬手移开了温阮的头,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里都在和她一起听歌闲聊。

温阮强忍着好奇,想说待会再问,可等到了目的地,又被一后备箱的露营工具惊到了。

南骁没让温阮动手,正和那黑衣男子一起支帐篷。

她闲不住,把折叠椅放好后,打开了那两箱军绿色的大收纳箱,“欸,这一整套好酷。”

帐篷、折叠椅、桌子,甚至收纳箱也都是配套的,组合起来确实很有格调。

南骁闻声回头,直觉她眼底闪烁的光彩比夕阳还要耀眼。

“这下你姐能放心了。”

黑衣男子的脸藏在口罩里,这会儿好不容易憋出了一句话。

南骁没回他,把火点起来后就让他先回去了。

温阮都没来得及和他说上话,还有些遗憾,“他怎么走了?”

“你很好奇?”

“他是谁啊?”温阮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南骁看着温阮,淡声道:“我姐的男朋友。”

“就是宜恩说的那个大魔王……李格非?”

温阮费劲地从记忆中找出了这个名字。想到李格非和南望的关系,她心里更紧张了,“啊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那你这一路得多难受?”南骁回得理所当然,听得温阮没好气地锤了锤他的胳膊,“我刚刚没有丢脸吧?”

“没。”南骁摇头道。

“你说了不算。”温阮撇了撇嘴,开始认真回想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直到南骁把那一箱牛肉拿出来烤,她才短暂地忘记了这件事。

天上的光落下去,地上的光就亮了起来。

折叠椅正对着大海,吃了个肚圆的温阮惬意地坐在火炉旁烤火。她烤得发懵,满心盘算着怎么表白。

南骁则算着时间,一边发消息,一边侧头看她。

“南骁。”

温阮似有所感,忽地唤住了他。

她白皙的面容被炉火染红,乌润的桃花眼揽尽了光华。

几乎是同一时间。

焰火上升至空中,海面也映出了一道道绚烂。

“你有想去的学校吗?”温阮点燃了一根仙女棒,鼓起勇气看着南骁。

“想去……”南骁抿了抿唇,缓慢地开了口,“你在的学校。”

“那恭喜你。”

温阮说着把手里的仙女棒递给了南骁,“你女朋友想的和你一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