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暗里着迷 > 怦然

怦然


010

早前的温阮比现在要元气得多,个性也完全跟腼腆内向不沾边。

但只有郑宜恩这样的知情人才知道,她逐渐变得沉静温婉的历程。

微信上温阮和南骁的聊天页面停留在五元红包后,无关痛痒的表情包里。

作为主动结束话题的那一个,温阮对于如何自然地在第二天继续展开聊天这件事,始终找不到适合的切入点。

直到南骁的朋友圈有了新动态。

其中一张照片是拍的咖啡蛋糕,另外两张是一只胖嘟嘟的橘猫。

看背景是在鸽子巷的网红甜品店。

彼时的温阮刚从角落里扒拉出瑜伽垫。

她盘腿坐在垫子上,稍加犹豫后给南骁点了个赞。

虽然没有多余的评论,但温阮脑海中已经在想象跟南骁同行的人是谁了。

是不是哪个喜欢他的小女生。

会不会……他也刚好喜欢她。

再夸张一点的话,温阮甚至能脑补出他们一起撸猫的画面。

啧。

不能再继续臆想下去了。

温阮果断退出朋友圈,在置顶的联系人里点开了郑宜恩的框框。

温阮不软:[你是不是在鸽子巷附近]

温阮不软:[帮我去玻璃屋买个可可抹茶泡芙,去晚了就卖完了]

温阮不软:[冲鸭恩恩jpg]

郑宜恩几乎是秒回的。

她家里管得严,跟薛迦南出去约会十次,至少得有六次都是借温阮的名义,今天也不例外。

嗯:[?这我什么时候的表情包]

嗯:[不对你不是不喜欢这家店吗]

郑宜恩果断甩了个“你不对劲”的动图。

温阮不为所动,坚持要郑宜恩过去。

半个小时后。

郑宜恩成功发来了贺电。

嗯:[买好啦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一会就给你送过去~]

温阮盯着屏幕看了半天。

依照正常逻辑,既然郑宜恩没有主动提起南骁的话,那基本上就是她没在店里见到人。

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别的什么。

温阮吁了口气,把手机丢到一边,专注地开始锻炼了起来。

起居室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天光。

屋子里亮着一盏暖色壁灯,投影仪在雪白的墙面上放映着电影,和淡雅的熏香味一同萦绕在空间里。

温阮偏爱流瑜伽,动作缓慢流畅,衔接起来一气呵成。

贴身的牛油果绿细肩带褶皱健身吊带包裹着她玲珑纤细的身体,每一个动作都很赏心悦目。

她小时候学过两年芭蕾,接触瑜伽是在半年前的江城。小舅舅看她老是一个人闷着,每天拎着她去相熟的女朋友那里练瑜伽。

“叮咚。”

门铃声响起时,温阮正在平复呼吸,转过头不经意地看到了墙上的中文字幕——

“世上孤独的人,都害怕迈出第一步。”

但她不是早就有了第一步?

温阮恍然回过神来。

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松了口气,起身走去了玄关处。

绿洲佳园的安保工作做得向来不错。

温阮预计来的是给她送蛋糕的郑宜恩,没看猫眼直接就按下了门把。

门口站的人是南骁。

他今天没穿校服,深蓝色的复古翻领卫衣更凸显了他的冷白皮,下半身黑色的休闲长裤,宽松直筒的版型颇具垂坠感。

穿在一般人身上显矮的造型,在他这里平添了几分可爱。

然而温阮根本无暇欣赏。

只听“哐”的一声,入户门迅速在南骁面前阖上。

南骁不可避免地被门风扫了下。

温阮关门的速度太快,他只看到一个俏丽的白色身影一闪而过,线条漂亮。

咳……

他眨了下眼睛,浓密卷翘的睫毛像是在掩藏着什么。

门背后的温阮同样不太平静。

她随手扎的丸子头此刻略显凌乱,身上的瑜伽服倒是齐整,但她不可避免地出了点汗,白嫩的脸颊透着轻薄的粉色。

这会儿就算她想好好拾捣自己都没时间。

温阮拆掉丸子头利落地绑了个低马尾,然后往身上套了件宽松的白色风衣才重新开门对上了南骁。

“你找我?”温阮假装无事发生过。

这一通操作前后没超过一分钟。

南骁以手抵唇笑了笑,这才把另一只手里拎着的纸盒递到了温阮面前,“郑宜恩让我顺路带给你的。”

温阮:???

“……麻烦你了。”温阮顶着一头的问号,接过了蛋糕盒。

因为惊讶过度,她甚至不过脑地把她在微信上酝酿了一天零二十个小时的话说了出来,“要进来坐坐吗?我刚好有道题不太会。”

说完温阮一脸窘迫地抿了抿唇,进退两难。

南骁出人意料地没有拒绝。

于是尴尬且微妙的气氛便继续在公寓里蔓延了开来,至少对于温阮本人来说是这样的。

1501是跃层户型。

现代与地中海的风格混搭清新亮眼,简约的线条和明亮的色彩自带高级感,每一个小细节都透着精致。

“拖鞋都是新洗过的,很干净。”

温阮从鞋柜里拿了双拖鞋,尽可能地不让对方感到拘束。

“谢谢。”南骁依言换上了拖鞋。

大码的灰色男士客用拖鞋干净舒适。

他也没那么多讲究,起身跟着温阮往里走。

路过玄关柜时,南骁不经意地看到了摆在上面的合影。

五六岁的小女孩穿着白毛衣和牛仔背带裤,被爸爸扶着坐在一辆黑色的重机车上。

她脸上戴着小墨镜,双手环胸耍帅的模样透着一股神气劲儿,可爱极了。

南骁看了眼前面的温阮,微微皱了皱眉。

处于紧张状态的温阮没有发觉任何异常。

她听到电影的播放声,疾步走过去把地板上的瑜伽垫收了起来,“我这里有点乱……你先坐。”

“挺好的。”

南骁不以为意地在沙发上落座,“我那儿才叫乱。”

“那也都是阿姨的功劳。”温阮老实说道。

除了散落的瑜伽垫和相关道具外,其他地方都整洁得像是样板间。

浅咖色的手工皮组合沙发触感细腻,镂空茶几上摆着最新的报纸杂志并一个水果拼盘,就连空气中的香薰味道都恰到好处。

“啊我去给你拿点饮料。”

温阮头一回独自招待南骁这样的客人,实在没什么经验。

最后南骁看着她把家里所有能喝的东西都搬了过来。

酸奶、养乐多、奶茶、可乐、咖啡、苏打水,甚至还有一杯蜂蜜柚子茶。

“我喝水就行。”南骁扯了下唇角。

“哦,那我去拿作业。”温阮也不看他,来去匆匆地就奔向了她的小书房。

和南骁单独待在一个空间里的杀伤力太强。

温阮拿到各科作业后,深吸了几口气,顺便给郑宜恩发了条消息。

温阮不软:[我tm早就不高兴了gif]

温阮不软:[郑宜恩你敢不敢先跟我打个招呼!!!]

温阮不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请他进来了,我现在感觉我是个傻的/呆滞]

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嗯:[我看你俩你俩这事儿有谱,这剧情发展我可太喜欢了请继续不要停]

嗯:[美色当前我就不跟你废话了,限你今日务必拿下大帅哥!!!]

p!

温阮不信郑宜恩的邪,回了个“我拿个鬼”就不理她了。

她回到起居室的时候南骁正在看电影。

温暖的壁灯在他身上晕染开来,他神态专注,侧脸线条被上帝之手精心雕琢过,叠加出的滤镜效果恍若神祇。

看得温阮连呼吸都不敢放得太重。

“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南骁如同背后长了眼睛一般,侧过头看她时带着三分揶揄,点亮了她心里的那团火。

他本就不是待人多热络的类型,调和气氛的手段更说不上有高明。

但在温阮这里却很受用。

“作业有点多。”温阮稍稍镇定了下来,抱着作业坐到了柔软的地毯上。

时间在南骁翻动试卷时被放慢。

温阮关闭了电影音量,视线停在他修长白皙的手指上。

“你……哪里不会?”

卷子写得满满当当的,南骁没什么地方下手,只随意在卷子上点了点。

“这题。”温阮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指向最后一道函数题。

卷面干净。

题目下方已经列了三个解题步骤,虽然简单但确实正确无误。

南骁没说话,用眼神无声地发出了疑惑。

“噢这是我查的答案。”

温阮的一颗心砰砰直跳,面上却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困惑地望着南骁,“其实我还没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行。”南骁没有多说什么,拿起桌上的圆珠笔,干脆利落地开始讲题,“当直线ab⊥x轴时,a、b两点关于x轴对称……”

他倾过身,手肘靠着茶几,写出来的字也跟他本人一样棱角分明。

标准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帅哥。

温阮趴在茶几上看着南骁,瞬间拉近的距离给人一种自然的亲密感。

在这样的氛围里,她听不清南骁都说了什么。

僵硬的身体不受控制。

耳边响起的数学解析她生平第一次觉得陌生,只有持续跳动着的心脏在不断提醒着她。

所谓怦然心动。

就夹杂在一次又一次,猛烈的欢喜之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