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暗里着迷 > 讲题

讲题


005

外面的腥风血雨对温阮没有构成太大的影响。

一来是她从小到大没缺少过关注,二来是虞亭实在太能给人安全感了。

临近上课时间,高二五班的同学已经来了大半,叽叽喳喳地说着各自的心事。

温阮在座位上落座,正好看到崔文莺抱着一沓笔记本走到了她面前。

“阮阮。”

崔文莺脸上挂着友好的笑容,温温柔柔的对她说道:“这是各个学科的笔记,你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

温阮想说她根本不在意进度这种东西。

但崔文莺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默认了她在学习上一窍不通似的。

“谢谢。正好我有道题目不会,想问问你。”

温阮没接,她随手从桌肚里摸了本空白的本子,熟练地写出了一道数学题。

崔文莺以为温阮这么突然地转来南高,来的还是中规中矩的五班,那基本上就不能算是优等生。

她自己的成绩在班里能排上前八,想来不会有什么能难得住她的。

可惜凡事总有例外。

崔文莺默念了一遍数学题,整个人都呆住了。

“一张纸上画有半径为r的圆o和圆内一定点a,且oa=a,折叠纸片,使圆周上某一点a’刚好与a点重合。这样的每一种折法,都留下一条直线折痕,当a取遍圆周上所有点时,求所有折痕所在直线上点的集合。”

这求的什么鬼的集合?

根本看不懂是怎么回事?

“嗯……就这道是吗?”崔文莺凝神问道。

她的心理素质明显不是盖的。

哪怕她不一定能看懂,面上的姿态也摆得很足。

“好像有点难。”

崔文莺歪头冲温阮笑了笑,从容不迫地把本子收了回去,“我回去研究下再告诉你,你等等我呀。”

“好。”温阮点点头,目送崔文莺离开。

姗姗来迟的虞亭一进门就瞧见了这一幕。

“她这是什么情况?”虞亭好奇地拍了下温阮的肩膀。

“是我有道题想问她。”温阮回了个笑,转而和虞亭问起了门口的事。

“也没什么。”

虞亭没多问,简略地和温阮解释了论坛上的帖子,“就是一群闲着无聊的货,我已经让人删帖了。”

虞亭是个极其不喜欢麻烦的人。

所以她看完就直接把帖子转给了裴星叶,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完成了删帖和设置违禁词业务。

等在高二五班凑完热闹的同学重返论坛,原来的帖子早已经变成了传说中的404。

有同学试图发帖询问,但只要涉及温阮相关的内容,结果都是查无此贴。

至此,温阮在转学第一天就成了南高的不可说人物。

不过那是后话,暂且不提。

温阮没想到虞亭效率这么快。

她正想道谢,就被虞亭打断了,“回头你把作业借我抄抄就行。”

温阮:“……”

她现在是不是不能拒绝?

俗话说越不让看越想看。

删帖这种事治标不治本。

高二五班这一整天的人流量大概是全校之最。

只是迫于虞亭的淫威,没胆子在教室门口聊八卦,背地里口口相传得却挺欢。

温阮对此内心毫无波动。

该上课上课,该放学放学。

崔文莺看样子是没解出那道奥数题。

温阮以为崔文莺放弃了,结果大课间的时候,就见她笑盈盈地找上了门来。

嘶。

她忽然就明白了右眼皮跳个不停的原因。

“阮阮。”

崔文莺叫了温阮一声,白净的脸上稍显羞意,“这道题我也不太会。”

温阮想说没关系,哪承想崔文莺的目标根本不在她身上。

没等她做出回应,崔文莺眨巴着眼睛说道:“要不我们去问问南骁?他参加过数学联赛,这种题肯定难不倒他。只是他一向不怎么给人讲题,那我去试试看?”

温阮不想去。

但她想看南骁的反应。

“嗯。”她对崔文莺的求知欲表示尊敬。

“南骁。”

崔文莺作为十足的行动派,几步就站到了南骁面前。

她微低着头,把摊开的本子和一支白色的猫爪笔递给他,“能帮我跟阮阮讲一下这道题吗?”

温阮没站起来,只转了个方向往后。

从她的角度,能看到少女泛红的耳垂和瘦弱的肩膀,以及南骁的半个侧脸。

画面倒也和谐。

“你不会?”

温阮走了个神,听到南骁沉冷的嗓音时不由得有些发懵。

窗外天色暗沉。

教室里半开的窗户把冷风送了进来,俏皮地在南骁身旁打了个转。他额前细碎的刘海被撩开,露出的眉眼精致深刻。

“我会……吗?”温阮神情微怔,险些嘴快地说错话。

南骁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他没拿崔文莺的笔,从他自己的黑色笔袋里摸了一支水笔。

崔文莺似乎没觉得尴尬。她缩回手,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南骁扫了眼题目,熟练地在纸上画了个直角坐标系。

“以o为原点,oa所在直线为……”他刚起了个头,话音又是一顿。

温阮眨了下眼睛,就见他冷不丁地抬头看向自己——

“不是说不会吗?”

这意思是让她过去听题。

温阮听懂了。

“是啊。”崔文莺在旁补充道:“阮阮你快点过来。”

温阮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这道题讲完,上课的铃声也响了。

崔文莺满怀感激地和南骁道谢,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工具人温阮敷衍着点了个头,先溜为敬。

没过多久,崔文莺也揣着本子回来了。

温阮看到崔文莺的小姐妹倾过身,向她发来贺电:“莺莺你好棒,南骁给你讲题了是不是?”

“哪有。”崔文莺抬手捂住她的嘴,“温阮也在呢。”

小姐妹嘿嘿直笑,却也配合地压低了声音,“哎呀你别被论坛上的帖子洗脑了,转学生才来多久?你可是初中就和南骁一个班呢,他肯定会给你这个面子的!”

“你别乱说,大家都是同学。”崔文莺回道。

温阮离她们近,把整个对话都听在了耳里。

标准的茶言茶语。

她差点就信了她们的邪。

温阮下意识地回头偷看了南骁一眼。

他正低头看书,指节分明的手拂过书页,心无旁骛的模样倒衬得满脸八卦的自己像个小丑嘤嘤嘤qwq

最后两节课是班主任施里安的英语课。

rhian是个十足的低音炮,一口流利的牛津腔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做耳朵会怀孕。

更让温阮觉得意外的是,五班同学的口语水平大多都很优秀。

课程结束,连温阮也对rhian很有好感。

“南高跟你以前的学校不太一样,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施里安没有马上离开,反而走到了温阮身边,例行关照了一番。

温阮笑道:“南高的老师和同学都很热情。”

施里安没多想。

他抬手扶了扶鼻梁上的镜架,“带伞了吗?高二不用晚自习,你放学直接回去就行。”

临放学时下了场雨。

湿冷的空气涌进教室,把往外走的同学们抱了个满怀。

温阮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带了。”

“那行,回去注意安全。”

“rhian我没带伞!”

后头的李自新扯着嗓子喊道。

“你皮糙肉厚的,就当是洗澡了。”施里安丝毫不为所动,单手拿着书本和教案往外走。

温阮回到头,就看到南骁、虞亭、李自新站成一排,像是在等她。

南骁把书包甩在肩上,低头和虞亭说了句什么。

她没听清,走过去拿书包的时候才听虞亭问道:“阮阮你跟南骁一路?”

温阮无声点头。

“怎么这就分配好了吗?”

李自新往前走了走,不满地扯着虞亭的胳膊,“就没人跟我一路?或者安排下晚上的活动?”

“不约。”虞亭想也不想地就甩开了李自新,“别打扰我回家写作业。”

“宁知道今天作业是什么吗?”李自新怀疑起了自己的耳朵来。

被他这么一问,虞亭还真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半分钟后,她有了决断:“南骁你回头把作业发我一份。”

“哈哈哈哈哈。”李自新差点把头笑掉,被虞亭在头上暴扣了下才有所收敛。

温阮也跟着扬起了唇角。

她背着包,和他们一同出了教室。

大概是因为这场意外的雨,白日里来堵温阮的人都没了踪影。

但一身常服的温阮走在校园里,即便是雨天也很难不让人注意到她。

更何况她身边的人实在够招摇。

“算了,还是我带你吧。”

虞亭打了把伞,就着身高优势,很自然地勾住了温阮的肩膀。

温阮表现得很配合,“你住哪?”

“四海为家。”

温阮:???

“我住得远,我先送你回去。”虞亭解释道。

“哦。”见她不愿多说,温阮也没有再多问。

她跟虞亭的气场很合,一天下来基本已经摸清了对方的脾气。

从南高到绿洲只需要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

虞亭把温阮送到了公寓楼里,此时她们的身后早就没了南骁和李自新的身影。

临走前虞亭倏地皱眉问道:“温阮你是不是喜欢南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