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暗里着迷 > 第30章 打赌

第30章 打赌


030

李自新的好学劲儿维持得很好。

起初温阮以为他跟他那位堂哥一样, 只是一时兴起,哪承想他竟出人意料地坚持了下来。

学习之余,他跟郑宜恩风风火火地排了个相声节目, 轻松过审。

以至于李自新每天都过得特别充实。

“李自新这段快嘴要不还是你来吧,我老嘴瓢。”

郑宜恩接连练了几天的台词, 感觉有点不太能顶得住。

“我早就说让你少背点词了。”

在这一点上李自新就表现得比郑宜恩厉害得多,毫无怨言地承担了相对难的那部分, “那我等会再改改, 晚点发你一份。”

“okk!我现在宣布你就是南高小李子了!”郑宜恩双眼冒光地看着李自新。

李自新不忍直视地别过头, 不太想应下这个称呼,“求别捧杀。”

事实上李自新的五官勉强算得上清秀,亏就亏在个头不高上。

这年头但凡长得高些,衣品再好点, 很容易就能产生帅哥氛围。

身高不够颜值凑。

把李自新搁人堆里看的话, 也能在及格线以上。

可惜的是,郑宜恩不好这一口。

温阮最近每天看着他们互动, 都能生出类似的感慨来。

搞得她有点想入股这对□□cp。

“发什么呆?”

南骁伸手在温阮面前晃了晃,闲闲地在郑宜恩的座位上落座。

正是大课间, 教室里掺杂着说笑打闹声。

同学们活跃地分散在各处,南骁因为被郑宜恩占了位, 干脆就换坐了她的位置。

“晚上没睡好, 有点困。”温阮没好意思说她在郑宜恩和李自新身上看到了cp感,随口应付了句。

南骁听罢抬起眼,好整以暇地看着温阮, “我怎么看你还挺精神的?”

“你看错了。”温阮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行。”南骁也不拆穿她,反而故意提到了某位男同学,“我还当你是在想文瑞。”

是的。

文瑞今天来上课了, 在崔文莺报上节目后的第一个星期一。

文瑞比温阮想象得还要清瘦一些,偏他个子又高,哪怕穿着厚重的冬服,也能看出他消瘦的身形。

他坐在第一排靠窗的座位,人很安静,和人说话时脸上总是挂着笑,连声音也是暖风拂面般的柔和。

这是温阮观察后得出的结论。

值得一提的是,文瑞今天主动问候了温阮,以关心新同学的名义。

“我干嘛要想他?”温阮下意识地看了眼文瑞的方向。

文瑞是典型的猫系帅哥,就连长相也是。

眉眼自带一股冷淡慵懒的特质,鼻子小而尖,嘴唇自然上勾着。

外表看上去仿佛很不喜欢与人类接触,相处起来又很平易近人。

矛盾的魅力很勾人。

要不怎么郑宜恩总说,五班光是看脸就能赢。

“比如他跟崔文莺的节目。”南骁口气清淡,眼神却如有实质般落在她脸上。

“要不我们打个赌吧?”温阮转了转灵动的小鹿眼。

南骁也来了兴致,“赌什么?”

温阮观察了一番左右面的情况,忽然倾身靠近南骁,压低了声音说道:“赌文瑞会不会跟崔文莺一起表演。”

距离靠得近了。

她闻到他身上的冷香,清冽偏凉的味道好似能够束住她的灵魂。

南骁轻眨了下眼睛,没有马上做出回应。

拉长的时间里,他就只是这么看着她,就已经足够蛊惑人心的了。

“看来你是真的很不喜欢崔文莺。”南骁没来由地笑了。

温阮对上他的笑眼,心脏失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难道你喜欢她?”她不过脑地说道。

“我喜欢谁你不知道?”南骁紧跟着反问道。

喜欢这个词承载了无数可能。

他们各自画了条线。

然后在趋于边缘,你来我往的疯狂试探着。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暧昧。

直至舒缓的上课铃响起,才把他们从另一个空间里带回。

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欠缺了点什么。

南骁脸上笑意未退,温阮看到他从校服口袋里摸出了个什么。

她没敢眨眼,感觉眼前亮了一下。

是一小袋子的水果软糖,用别致的塑料纸装着,系口的蝴蝶结袋子亮亮的。

“请你吃糖。”

南骁放下软糖,起身回了自己的座位。

喧闹的教室在这瞬间变得安静。

温阮呼吸一窒,她想她今夜可以做个好梦。

中午是在食堂吃的番茄牛腩面。

郑宜恩最近一门心思都在排练上,一到三四两节课就饿得不行,把一碗面吃得吸溜作响。

“我就说文瑞很帅没错吧?”

饶是这样,郑宜恩也没忘了跟温阮聊八卦,“唔,可惜就是眼神不太好。”

“我怎么没感觉他喜欢崔文莺?”温阮这一早上都没看到文瑞跟崔文莺有多余的互动。

两人好像还挺别扭的。

“你有感觉就怪了。”郑宜恩嫌弃地瞥着温阮,“以前咱们班那个胖虎你记得吧?他喜欢你好些年了你感觉到了吗?”

温阮前不久刚被虞亭提点过。

她脑海中恍然浮现出一个人影,不太自在地皱了皱秀气的鼻子。

“他现在瘦好多了,果然胖子都是潜力股。”郑宜恩感慨道。

温阮有意岔开话题,便问道:“那你觉得崔文莺和文瑞的节目,能成吗?”

“为什么不成?”郑宜恩果然没发觉她的意图,“文瑞今天不就是来跟崔文莺排练的?”

“因为我跟南骁打赌了。”温阮回的是郑宜恩的第一个问题。

“那你怕不是要输?”

郑宜恩猜到了温阮的立场,“我一直感觉文瑞是个白切黑。你知道崔文莺为什么一直没有恋爱传闻吗?多半就是因为文瑞。”

温阮搞不懂他们复杂的关系。

她拿纸巾擦了擦嘴,顺便吃了颗南骁给的软糖。

嚼动间清爽的橘子味占据了她所有的心神。

香甜的味道也更胜以往。

“欸?这是骁神给你的软糖吧?我早上看到了!”郑宜恩伸出手,作势要去抢那袋糖。

温阮麻利地把糖揣到了口袋里。

“小气鬼温软软。”郑宜恩笑得更夸张了,“四舍五入那可是我给你们创造的机会。”

“那分你一颗。”温阮忍痛说道。

郑宜恩被她的神情取悦到了,“我才不要呢,你想吃我也可以买给你呀,就是可能没有某人给的这么甜咯~”

温阮拍了下郑宜恩的胳膊,抿唇笑着。

“骁神是不是看虞亭给你送糖才准备的?可爱子,都知道你喜欢软糖。”郑宜恩一路调笑温阮,差不多到她和李自新约定的排练时间了才放过她。

如郑宜恩所说,温阮确实不太喜欢吃硬糖。

虞亭或许是忘了吃糖的梗,或许是记住了郑宜恩的话,后来都没再给她送过糖。

温阮摩挲着口袋里的糖,鬼使神差地走到了艺术楼。

虞亭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日里最爱的就是那间音乐教室。

准确地说,是因大火而被废弃的教室。

地点在地下一楼。

教室呈阶梯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更像是个小型的音乐厅。

关于这场火灾有各种各样的传说。

传得最广的是因为一名很漂亮也很有才华的艺术生学姐。

学姐在国际钢琴比赛上发生重大失误而与奖杯失之交臂。自那以后就每天不间断地练琴,最终想不开在这里放了一把火。

火灾烧毁得不算太严重,事故发生后校方是打算进行修复的。

但那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状况百出,晚上出入艺术楼的学生都说听到了诡异的钢琴声,后来工程就搁置了下来。

如此过去了好几年。

这一届的学生会会长裴星叶,哦不对,他前些日子才卸任了这一职位。

总之裴星叶刚入学那会就和他朋友自发地把教室修整了一番。

那架缺角的白色三角钢琴被故意装上了黑色“假肢”,虞亭说他们都喊它“老瘸腿先生”。

温阮下了楼梯,没走近就先听到了一阵优雅的钢琴声。



是《平静的行板与华丽的大波兰舞曲》。

刚好就是传说中漂亮学姐在决赛上弹错的曲目,钢琴声穿过半掩着的推拉门萦绕在她耳边。

久久不曾散去。

……大白天的不应该吧?

温阮心一紧,急忙甩掉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她做了个深呼吸,既好奇又小心地朝里走着。

原先的教学桌椅都被归置在了角落里,视线很开阔。

圆舞台上没开灯,只有阶梯上的暖黄地灯在发挥着作用。

弹琴的人侧对着温阮,瘦弱的身形很好认。

毫无疑问是她新认识的文瑞同学。

靠近舞台的地方摆了一套另类的长沙发组合。

中间是一张八人位的木质长桌,但高度和一般的矮几没有分别。

温阮的脚步放得很轻很轻。

她没在意上头的文瑞,注意力都在沙发上坐着的那人身上。

他个子应该挺高的,自然地往后瘫靠时露出了漆黑的短发,在昏暗的光影里意外地熟悉。

温阮走到沙发后,看清那人时第一时间想的却是——

要死。

温阮觉得她会输。

想到这里,温阮鬼使神差地揉了一把南骁的头发。

作者有话要说:  阮阮:手感针不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