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暗里着迷 > 第27章 早恋

第27章 早恋


027

温阮的名字取自父母亲的姓氏。

她父亲是家里的独子, 温家这边没什么亲人,所以父母亲逝世后她就被小舅舅阮维桢带走了。

阮维桢,性别男, 今年二十八岁。

小舅舅打小就是不服管教的主儿,平日里总是吊儿郎当的。偏生他人长得帅又会来事儿, 跟男男女女都很合得来。

但这并不代表他懂青春期女生。

早前怕照顾不了这个心思敏感小外甥女,阮维桢甚至咨询过他在当高中老师前前女友。

现在看来。

他可能还需要去咨询下主修恋爱心理学的前女友。

唔。

可惜就是他们当初分手分得不太愉快。

阮维桢心里转了几转, 面不改色地听着温阮跟他解释。

电梯门重新被合上。

三人的电梯间里, 气氛微妙地尴尬着。

“所以你们既是同班同学, 又是房东和租客的关系?”阮维桢反问道。

“嗯嗯。”温阮点头如捣蒜。

阮维桢并不看她,微眯着眼盯着南骁道:“没别的?”

南骁根本没想到“见家长”会来得这么突然。

他没有立场说些什么,只能礼貌地回了个笑容。

“……没别的。”温阮低着头,没有发觉阮维桢和南骁的眉眼官司。

好在阮维桢没有多问。

电梯门一开, 他就拉着温阮走了出去, “你平常都是糊弄我的吧?这才一个月就又瘦了。”

“没有。”温阮摇了摇头,不太好意思地回头看向南骁。

她想着晚上应该是不能一起吃饭了。

南骁站在走廊上, 宽慰似地冲她笑着。

“我这趟把梅婶带来了,以后她在这边照顾你。”阮维桢一直不放心温阮一个人住, 要不是她再三保证,他是不会答应的。

一个月是他的底线。

捕捉到温阮的视线, 阮维桢跟着回头看向了南骁。

他也是那个年纪过来的, 哪能看不出两个小家伙的小九九?

“南同学吃晚饭了吗?要不要一起?”阮维桢主动发出了邀请。

以温阮对小舅舅的了解,猜想他多半是不怎么高兴的。

于是她冲南骁递了个眼神,希望他能拒绝。

谁知南骁反其道而行, 大大方方地应了下来,“那就谢谢小舅舅了。”

阮维桢被他哽了下,只得把人请了进来。

要是熟悉他的人在场的话, 很容易就能发现他不太美妙的心情。

晚饭是梅婶负责的。

她在阮家做事长达二十年,对温阮熟悉得很。先前是因为老家有事,耽误了点时间没过来。

现在有梅婶在这边,阮维桢也更放心。

“梅婶。”温阮一进门就跟梅婶打了个招呼。

“哎,软软放学啦。”梅婶见着温阮就笑弯了眼,挽着她的胳膊心疼道:“看把我们小仙女给瘦得,以后梅婶准保把你养得胖胖的才好。”

阮维桢这会儿完全忘了自己也说过差不多的话,直男发言道:“太胖了可不行,不好看。”

“别听你小舅舅的,你胖了也一样好看。”梅婶不赞同地瞪了阮维桢一眼。

阮维桢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梅婶瞥完他就被南骁带走了注意力,再一瞧他身上的南高校服,就没有什么不懂的了。

“你是软软的同学吧?麻烦你送他回来了,小同学长得真俊!”

梅婶今年快五十岁了,看到小年轻就觉得欢喜,“上一天学都饿了吧?可以开饭了。”

清冷的房子登时热闹了起来。

梅婶显然是费了心思的,餐桌上摆满了各色菜肴,几乎都是温阮喜欢的。

标准的五菜一汤。

辣子鸡、蜜汁排骨、鱼香肉丝、西红柿炒鸡蛋、坚果炒四季豆以及鲫鱼豆腐汤。

这对温阮来说,无疑是一大惊喜。

她许久没吃到梅婶的菜了,熟悉的美味令她短暂地忘记了阮维桢和南骁的矛盾,“梅婶的手艺还是这么好。”

“喜欢就多吃点。”梅婶慈爱地说道。

和郑阿婆不同,梅婶是看着温阮长大的,她也很有分寸,所有的关心都来得水到渠成。

温阮听了连连点头。

阮维桢反应平平,全程都在关注斜对面的南骁。

这小子长得勉勉强强,吃东西倒是没含糊。

总之他对这个想拱自家白菜的小猪崽没有半点好感。

“你们月考成绩出来了?”阮维桢难得正经地问道。

温阮啃了一半的排骨,冷不丁地被他难住了。

换做平常她是从不担心被家长问成绩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很不一样。

“出来了。”南骁怕温阮噎着,率先回了句。

“怎么,没考好?”这话是问的温阮,但阮维桢却定在了南骁身上,就差没把嫌弃写在脸上了。

温阮对自家这个小舅舅是又爱又怕。

难的是南骁也在场,她只能斟酌着说道:“试卷比较难,没发挥好。”

要不是阮维桢知道温阮的水平,还真要被她糊弄过去。

她虽然晚入学了两个月,但该读的书也没少用功,做过的卷子基本都能拿满分。

试卷比较难?

不存在的。

除非是她不小心输给了谁没拿第一。

“南高的年级第一很厉害?”阮维桢眉头一紧,也没问她的具体分数,“还是你没认真?”

“……我挺认真的。”温阮硬着头皮说道。

“你们年级第一是谁?”阮维桢转头看向南骁。

南骁身形微僵,停下筷子回答道:“是我。”

好家伙。

阮维桢显然没想到这只小猪崽成绩这么好,“你考了多少分?”

南骁:“七百零一。”

“南高的卷子有那么难吗?”阮维桢左右打量着温阮和南骁,他寻思着自家的外甥女应该不止这点分数。

“真的难。”温阮生怕他再问自己考了多少分,心里都快哭了。

她总不能说是自己故意考砸的吧?

要么就是在南骁面前露馅,要么就是被小舅舅发现自己的小心思,她都不知道怎么撒谎才能躲过这个危机。

如果她有罪法律会惩罚她,而不是让她坐在这里两面煎熬。

“多大点事,下次考好不就得了。”

阮维桢以为温阮是因为考不好而难过,手指在她额头上点了点,“而且你们这个年级第一,看起来挺好超越的。”

“……”总觉得被鄙视了是怎么回事。

南骁默默喝着鲫鱼豆腐汤,有苦说不出。

温阮没法子替南骁说话,继续假装自己是被成绩伤到了。

阮维桢事儿挺多,不能一直待在温阮这里。

他陪着她吃了晚饭,照例交代了两句就被电话催走了。

“我晚点还有事,等周末再来看你。”

走之前,阮维桢顺便把南骁也一并带了出去。

温阮知道阮维桢会在桐城逗留一段时间,也就没多留他。

但她不放心这两个人,好奇地凑到了猫眼后面。

南骁一米八六的身高跟阮维桢相近。

只不过一个穿着校服,另一个穿着休闲西装,气质迥然不同。

“你是什么时候搬过来的?”阮维桢怎么都觉得南骁的目的不太单纯。

什么我的邻居是房东,

我的房东是同学的,

哪里就有那么巧的事儿?

阮维桢自己以前追女孩子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调调,类似的事儿他也不是没干过。

“暑假。”南骁如实回道。

那么早?

阮维桢记得温阮是在国庆后才说她想去南高的。

温阮的成绩一直很好,他们家人都没操过心。

他姐姐姐夫出事那会温阮的状态不太好,就没去上学,跟着他去了江城。

不过八月份她确实回来了几天……

是那会儿就碰上了?

阮维桢越想越觉得不太得劲,干脆把话问出了口,“你俩就这么认识了?”

“不是。”南骁一本正经地否认了,“开学后才算认识。”

“那行吧,多谢你对我家软软的照顾了。”

阮维桢有意试探南骁。

他按住电梯下行键,装作不经意地说道,“你跟软软既然是同学关系,那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南骁眼眸低垂,看不出来是个什么意思。

阮维桢心想这小猪崽心理素质还挺过硬,拍了拍南骁的肩膀和他告别,“行,我就先走了。”

“小舅舅慢走。”南骁抬眼对阮维桢说道。

阮维桢一听就炸了,在电梯合上前冲他吼了一句:“别瞎喊,我姐可就生了一个孩子!”

南骁朝阮维桢挥了挥手,差点没忍住笑。

“南骁,我小舅舅没跟你说什么吧?”

温阮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等阮维桢一走就迫不及待地出来了。

南骁脸上的笑意还未散去。

他回过神,琥珀色眼眸里的绚烂足以与星河抗衡。

对上他的视线,温阮没来得及脱口的话都散在了风里。

唯有砰砰作响的心跳在试图冲破牢笼。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长久的沉默里,走廊的声控灯厌烦地自我闭合。

窗外的夜色奔袭而来,月光照不到的角落依旧黯淡,他字句清晰的嗓音却犹如星子, “说我们早恋?”

“啊?”温阮瞳孔微张,重归明亮后的南骁仿佛近在眼前。

“放心吧,小舅舅什么也没说。”

南骁弯起唇角,清冷的眉眼流泻出温柔。

作者有话要说:  阮维桢:你这只小猪崽坏得很!

南骁:我什么也没说(无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