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暗里着迷 > 第20章 对视

第20章 对视


020

临近月考。

高二五班沉浸在临时抱佛脚的氛围里, 冬日里持续走低的温度都不能减低他们的热情。

李自新算是其中的异类。

他对课业有他自己的想法,因为每次他打定主意要好好学习地拿出课本,不出十分钟就能进入梦乡。

所以考前温书这种事, 李自新一向是懒得多花功夫的。

而他闲着无聊,注意力都花在了观察其他人身上。

一号重点观察对象。

南骁。

南骁就还是老样子。

虽说他和李臣风的battle很受关注, 但李自新肉眼看着他和往常没什么分别,意思意思做了一套高三的卷子就没了下文。

二号重点观察对象。

温阮。

温阮转学以来在学业上表现平平, 关于她成绩好坏与否这件事众说纷坛。

而因为温阮这两天老往外跑, 自习课都没上, 以崔文莺为首的女同学就更没想过她能影响自己的成绩排名了。

“我老早就想问了,温阮逃课是都没人管吗?”

“人有老阎王罩着呢,逃一节两节课算得了什么?”

“也别逮着新同学一个人,要说逃课难道虞亭就少逃了吗?你们怎么不提她?”

“……因为打不过她?”

李自新都被整笑了。

但这话也确实没说错, 柿子可不就是挑软的捏吗?

不过李自新可没觉得温阮真的就软和好欺, 更何况有他们在一旁帮衬着。

当然这些都不算什么。

他相信到时候温阮的成绩一定能狠狠打她们的脸。

李自新这么一想着,莫名就燃了起来。

可惜没等他继续脑补, 屁股底下的凳子就无端端被人踹了下。

“哪个孙子踹你爸爸?”

李自新一时忘了坐在他后头的人是谁,张口就骂道。

周围都跟着安静了一瞬。

等看到端坐在座位上的南骁, 干脆看起了热闹来。

李自新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回过头讪讪地笑了笑, “骁哥是你啊……我以为又是小健健在跟我闹着玩呢。”

“人呢?”南骁搁下手里的笔, 向他左前方的座位瞥了眼。

“人?”李自新懵了下才反应过来,“哦哦哦,小温阮好像说是去实验楼那边了。”

南骁略点了下头, 没说什么。

李自新看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刚犯了个蠢也没敢多问,无聊地拿起桌上语文书翻了翻。

结果他再回过头,就已经不见了南骁的身影。

“说起来小温阮跟骁哥最近是不是有点别扭?”

李自新后知后觉地想着。

南高的实验楼共有五层, 外观设计得很有科技感。

但除开日常上课外,实验楼总体上要比艺术楼冷清得多。

南骁迈步踏入实验楼,不费什么劲地就在三楼的化学实验室找到了温阮。

他进门的动静很小,没惊动那个在实验台前的少女。

温阮心无旁骛地在提取虫酸。

她手很稳,动作熟练且取量精准,一点也没有污染到试剂瓶,操作过程堪比一场视觉盛宴。

显然温阮本人也很享受这个过程。

为图方便她扎了个丸子头,额前剩下的碎发少女感十足。因为得到了满意的实验结果,小鹿眼乍然绽放出细碎的光,是孩童般简单纯真。

南骁极少见到她的这一面。

时间在此刻像是被拉长,又像是被放慢了,一分一秒都弥足珍贵。

“逃课来做化学实验?”

见证了温阮的实验成功,斜靠在讲台桌旁的南骁闲闲地开了口。

温阮一门心思都在她的试验成果上。

乍然响起的男声吓了她一跳,心有余悸地侧头瞪了南骁一眼,“你怎么来了?”

她软绵绵的眼神不具备攻击性。

“怕你丢了。”

南骁以手抵唇掩饰住笑意,“老阎王不是说要多照顾你。”



可她怎么感觉他是来质问她为什么逃课的。

“哦。”温阮低下头,一边收拾台面,一边整理着措辞道:“我就是随便打发时间的。”

“不是在躲我?”南骁挑了下眉。

温阮连忙摇了摇头。

她来了南高半个多月,跟各科老师差不多都混熟了。

更何况有阎至诚这个对她知根知底的在,实验室都随便她进。

截至目前温阮对南高的土豪印象十分深刻。

实验室设备先进,仪器齐全,各种各样的标本就跟不要钱似的。据说试管量筒什么的也是随便砸,仓库里多的是。

温阮早就把书本内容融会贯通了,因为不想多复习就躲来了实验楼。

她一直挺喜欢做实验的,偶尔碰到了感兴趣的类型就想来动手试试。

至于她跟南骁……

单纯只是那句补偿带来的尴尬后遗症。

因为南骁真的把郑阿婆给的小菜一股脑的带了回去,搞得温阮有点无措,脚底抹油地就溜回家了。

“那最近的卷子你是都会了?”

南骁直起身走向温阮,饶有趣味地看着她,“都没见你来问题。”

糟糕。

把这一茬给忘了。

温阮看着越来越近的南骁,心脏砰砰直跳,“我……我是怕打扰你复习。”

“不打扰。”南骁回得很快。

“那等会一起复习?”温阮完全忘了她不爱复习这件事,下意识地就抬起头问道。

“可以。”

四目相对。

这一次谁都没有先移开目光。

温阮看着南骁琥珀色眼眸里的自己,心跳的速度彻底失衡。

在无人经过的实验室,疯狂叫嚣着心动。

“温软软。”

直到郑宜恩的声音伴随着敲门声在三楼的化学实验室里响起,“放学不积极,脑子有问题你懂不懂……”

“欸?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候?”

郑宜恩推开虚掩着的门,险些被满屋的粉红泡泡吓退了。

“不是。”温阮猛地回过神来。

她往右挪了挪步,重新收拾起了台面上的实验用具,“我这就好了你等等我。”

“啊那我在门口等你吧。”郑宜恩从来没有这么想拒绝温阮,她不敢多看南骁,麻溜地就先躲到了门外。

实验室里静了下来,只有温阮清洗工具的声音在诉说着生活。

南骁倒是没觉得郑宜恩打扰到了什么。

他转过身,继续和温阮确认刚才的事情,“那晚上要不要去我那儿吃饭?还是你跟郑宜恩约好了?”

“你会做饭?”温阮的重点歪了下。

她本身厨艺一般,也不会期待身边的人有多擅长烹饪。

更别提是南骁这种看起来就沾着仙气的人。

“不太会。”

南骁很诚实地摇了摇头,“但有人会。”

温阮一时没想到这是个什么人,迷迷糊糊地就答应了下来。

她整理完桌台,在洗水池边洗了三遍手才离开实验室。

南骁先回去安排了,郑宜恩蹲在门口玩手机。

“可以走了。”温阮上前揉了一把郑宜恩的短发。

郑宜恩收起手机,顺势扶着温阮的手站了起来,“你俩到底什么情况?我看不懂了已经。”

“没什么情况。”温阮反应平平。

郑宜恩却不信温阮的鬼话,故作凶狠地勒住了她的脖子,“我可是听说了,王凝紫和南骁告白那天你也在啊?说吧,你还瞒着我做了什么?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你怎么知道的?”温阮惊讶地看着郑宜恩。

“害。王凝紫看到你跟南骁,误会了你俩的关系。”

王凝紫确实喜欢南骁很长时间了。

听说她回去后就大哭了一场,她闺蜜安慰了她好几天都没用,实在没忍住在朋友圈抱怨了起来。

虽说秒删了,但吃瓜同学很懂事地截图保存。

恰好郑宜恩原来班级的同学认识那个女生,发来了截图求证。

以下来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王凝紫闺蜜:

[以后拒绝人能不能大方点?说什么早恋影响学习?那请问你们二位是在干嘛?]

“你跟南骁磨磨唧唧的能是在早恋?她怕不是没谈过恋爱吧。”

郑宜恩看不惯这种行径,说着说着就来劲儿了,“再说就算你跟南骁早恋,能影响成绩吗?不存在的。”

“倒也不必。”温阮被郑宜恩夸张的说辞闹得脸热,“王凝紫人还可以吧?她应该是也是替她闺蜜生气。”

“王凝紫是挺单纯,她身边的人就不好说了。”郑宜恩摆了摆手,转头问起道:“不过你那天怎么会跟南骁一起的?我以为是虞亭送你回家的?”

这件事温阮不太想回忆。

但被郑宜恩问到,她只能简单解释道:“崔文莺拽我过去偷听,后来被南骁撞见了。”

“偷听这个词就很灵性,崔文莺怎么回事啊是不是不能独立行走?刚刚自习课她还特意拉着徐戈去找南骁讲题。”

“……”不愧是她。

作为经历过被迫听题的人,温阮对崔文莺这一顿猛如虎的操作表示佩服。

崔文莺不缺追求者,也不是真的喜欢南骁。

她似乎很享受被追捧的感觉,连温阮都见过好几次她被男生们众星拱月的场景。

怎么说呢。

就是不服不行。

“你说她一个人去找南骁请教的话会怎么样?”郑宜恩开始在脑海中设想这个画面。

“他还挺乐于助人的吧?”

郑宜恩:“是乐于助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