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冰川渐暖 > 第58章 第 58 章

第58章 第 58 章


在郁澈失眠半晚, 清晨离开家后,林知漾睡意不在,静躺在床上走神。

她等了整个上午, 郁澈没有问她有没有吃饭, 也没有交代任何事情。她这人也矫情,平时最喜欢黏人,但一旦察觉到对方的冷淡,就不想太烦别人。

从前跟郁澈在一起, 郁澈多是冷淡状态, 无事发生时, 林知漾并不会纠缠她。不见面的时候, 她们连信息都发的不多。

到了午饭的点, 她给自己炒了一盘青菜, 凑合着对付了午饭。

洗过碗, 在给家里的绿植浇水时,林知漾停了下来。忽有些迷惑, 思考自己应不应该继续留在郁澈家里。

昨晚, 郁澈做噩梦以后,不是抱住她,居然贴着床沿背对她侧躺一整晚, 这说明什么?

林知漾不愿让自己想得太多,但隐约猜到, 这说明她也成了郁澈恐惧的一部分。

她们的生活看似无事发生, 但已经风雨欲来。

饶是林知漾再坚定, 也对这样的情况措手不及。明明旅行归来,她们会比从前更亲密,但现实显然并不是。

哲学里说, 事物呈螺旋式上升,她跟郁澈,现在是否正处于往下走但很快会升得更高的阶段?

如果是,那很正常;但她更担心这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所以她要向郁澈问个明白,即使郁澈在下午给她发了消息,即使特地去买了菜,即使她已经来哄自己。但这会不会是挣扎犹豫间的习惯性示好呢。

郁澈纤弱的身躯在她怀里微僵,林知漾静等她开口。

“我……”

她不确定要不要把心里所想告诉林知漾。有些改变,说出口会不会是一种伤害?但如果不说,以林知漾敏感细腻的性格,一定不会轻易过去。

林知漾像平时一样,在她发后摸了摸算作安抚,“不好说吗?”

她放开郁澈,边朝外走,边淡声道:“你也可以不说。”

郁澈心觉什么东西正在流逝,不抓住就会失去,回身跟着她,语速焦急:“我不喜欢医院,这两天看到我爸的身体状况,心里难受。”

林知漾问:“就这么多?”

郁澈缄默。

林知漾走到餐桌边,给自己的杯子加满水,温和地看郁澈,说出的话却像刀子:“不想说可以不要勉强,我会离开你家,给你考虑清楚的时间。”

西晒的阳光刺眼,郁澈站在未开空调的客厅里,手脚不住发冷。

林知漾生气了。

她生气时,越是平静,越是危险。

她目不转睛地回望林知漾,仿佛一个不盯紧,眼前这人就没了。

“我不需要考虑任何事情。”

喝了口水,林知漾听见她的话,心波荡漾,却并不算满意。刚才她给了郁澈机会,郁澈犹豫了,没有立即坦诚。

这样的态度让她没有安全感。

郁澈从她平静的脸色里接收到了害怕的信号,她不应该忘了,现在才八月,她跟林知漾复合还没有满两个月。

林知漾曾决绝地离开过她,连她说分手的那天,也是这样平静的脸色和温柔的口吻。

她越想越怕,指甲掐在手心里,牵住她的手,“你别走,我都说。”

冰凉的肌肤贴着温热。

林知漾本来想说“不要勉强”,但郁澈已经被她吓着了,她心有不忍,拉拉她的手腕,示意她坐下说。

郁澈坐下以后,林知漾将自己的水杯给她,她喝了口水便不再迟疑。

“我妈妈在我小学时得脑癌去世,那时候我常要进医院,但最终妈妈没能回家。所以,当看见心里高大、威严的爸爸以同样无奈的姿势躺在病床上,我很害怕。”

在这一点上,她没有骗林知漾。

后面才是林知漾想听的。

“尽管这些年,我在他们的掌控下过得很糟糕,但我进到病房的那一刻起,我才知道,怕我爸也离开我。我怕他对我失望,怕自己会伤害到他。”

郁澈表情出现松动,微微哽咽:“我不是个好女儿,我不断提醒自己远离他们,可是凭心而论,我又为他们做过什么呢。我是一个承受者,承受了许多好的东西,也被迫接受了不好的东西,这在他们眼里是公平的事情。”

“大姐跟哥哥都提醒我要懂事,不要惹爸生气,所以我怕我们的事现在被发现,影响爸的康复。”她这样的想法无可厚非,但却愧对了林知漾,“我知道这样的想法在你看来很懦弱,但我确信,我从未想过放弃你。所以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郁澈的目光真诚,字字都是肺腑之言。

林知漾怎能做到不心疼。

她的双亲健在,无论是否天各一方,尚可见上一面。她不能体会郁澈与母亲天人永隔后的心酸,以及她对他父亲住院的那种恐惧。

这个原因让林知漾谅解的同时又更加无力,因为这样的情况,往后会持续很长时间。

她在复合的时候就反复确认,她会不会让郁澈为难?到了今天,她跟郁澈的关系,果然在无形之中给了郁澈压力,让她备受煎熬。

郁澈喜欢她毋庸置疑,所以才默默忍下煎熬,仍旧来哄她,讨她的开心。

但主观及客观,总有一方会打败另一方。

林知漾看似自信异常,但不在感情里。她不能肯定,郁澈会为她放弃其他所有的考量,那不是她要的。

她想留在身边的,是一个健康快乐的郁澈,绝非众叛亲离、郁郁寡欢的躯壳。

郁澈向她坦白完,林知漾低垂着眼睫,良久,轻声说:“我知道了,我理解。”

郁澈打消了向林知漾说回家的事情,林知漾一定会更不高兴。

她要拒绝。

这次回家,仅仅是让父亲高兴和安心,并没有别的意义,这就是尽孝道吗?

会不会太虚浮。

她迟早都要变成父亲眼里不孝固执的孩子,哪怕她想提供这么一点高兴给她爸,但眼下,她不能只想着自己。

林知漾亦需要她。

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林知漾叹了口气,“以后有这些烦恼,务必告诉我,让我陪你一起承担。如果你觉得我不能陪同,甚至会添乱,也请告诉我。”

“我会自觉离开。”

林知漾想留在她身边,但不愿强求,死皮赖脸的事情,她从来都做不到。

郁澈听到最后一句时,立即抱住她,“你不会给我添乱,永远不会。”

林知漾是她的底气,她这样懦弱的人,不能失去光。

话虽然已经说清楚,但两人的情绪都不是太高。郁澈进厨房做菜,林知漾将书房收拾过,进去给她帮忙。

除了洗菜切菜方面的事,她们俩没有怎么讲话。

郁澈对林知漾的了解胜过她对别的任何人,敏锐地感知到,林知漾听完她的原因以后,并不感到释然。

林知漾很少生气,可是一般生气了就不好哄。

郁澈明白,是自己做的不够好。她的家庭她的生活太复杂,她自认为能顶得住,可烦心事还是会压到林知漾,让她跟着自己难过。

吃过饭,林知漾有工作上的视频,进书房去了。郁澈就在客厅里看书,整理教案,忙完便给郁欣打电话。

她要拒绝郁欣。

“姐,过两天我不回去了。”

郁欣在沉默里,冷不丁地问:“郁澈,你答应的事情,还有反悔的吗?”

她不想问郁澈为什么不想回去,这样的问题,她从前问过无数遍,郁澈从未好好回答过。她站在诚信这个角度怀疑,郁澈通常说一不二,怎么会中午答应,晚上就不愿意。

除非是,有人不愿意。

她已经把爸的情况都告诉郁澈,而郁澈在家人跟那个女人之间做出了选择。

“抱歉。”郁澈说:“我一个人,住哪里都可以,不想折腾。”

挂完郁欣的电话,郁澈吞了一肚子的气,委屈又心虚,转身看见林知漾。

她不知何时从书房出来,正坐在沙发的扶手上,懒懒散散的把玩手上的戒指。

见郁澈挂电话,她说:“就按你答应的时间点回去吧。”

郁澈看着她,固执地说:“我不回。”

“听话。”

林知漾这时候比她理性:“你家里人喜欢找理由将你留在身边,你答应又反悔,总是不好的。万一你姐姐起头之上来查你,岂不是麻烦,起码等你爸康复再说。”

郁澈明白她说的有道理,可是林知漾的这份体贴,对她来说更像是一种惩罚。

“回吧,只是住几天而已,我又不会跑。刚好我也要陪陪朋友。”

话虽如此,林知漾却想,一个老人,康复需要多久?

半年一年?还是三年五载?

郁澈总该算过。

但既然她改了主意,决定不让家里知道,她也尊重,她不会催。

强人所难最没有意思。

当天晚上,郁澈在林知漾怀里入睡,林知漾像往常一样温柔地轻拍她的背。

只是两个人各怀心事。

郁澈再次做了噩梦。

梦见家里人知道了她们的事,林知漾埋怨她的犹疑,她被抛在荒芜里忏悔。

醒后一身冷汗,万幸没有吵醒林知漾。

她坐起身,忽然后悔,为什么不在跟林知漾复合的时候就告知所有家人。

而后又很无奈地想,若是那时候告知,还会有后面的甜蜜旅行吗?

而且父亲若得知,精神状态一定早就不好,摔伤这类的意外,大概率会算在她头上。

无论怎么做,她都是错的。从她喜欢女人开始,她就已经被判了刑,而她的每一步退让,都会伤害到林知漾。

睡不着又怕吵醒林知漾,郁澈小心翼翼地走出卧房,学林知漾去书房练字。

她走后,林知漾睁开眼睛,清醒而平静地望着漆黑的房间。

从门缝透进来的光告诉她,今晚她们俩又不得好眠。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有点难写,大方向知道,但每个环节里度的掌握很难,改来改去,一直纠结。明后天的更新应该都是这个点了。

大家的评论我都会看。无论故事是怎么样的,都和平对待,不要太生气,也不要太难过,抱抱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