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冰川渐暖 > 第51章 第 51 章

第51章 第 51 章


午后睡了一觉, 醒来已经过了四点。

对于午觉睡了将近三小时这件事,郁澈看完表后人都懵了。

林知漾身上藏了蒙汗药吗?为什么在她怀里,睡眠越来越好, 她生物钟完全失效了。

林知漾在高铁上没睡痛快, 补觉成功后神清气爽, 在郁澈颈窝里嗅了下,用刚睡醒后独有的嗓音撒娇:“你好香哦。”

郁澈脸一红,低声说:“你不也是。”

两人用的沐浴露、洗发水跟香水都是一个牌子,当然一样香了。

只不过人都闻不出自己身上的气味。

在睡着的这三个小时里, 林晖发来了几条信息, 交代各项事宜。

见林知漾太长时间不回,急了:“你怎么回事?”

“再不回我过去找你了。”

林知漾无语, 没好气地回:“我睡个午觉而已, 你要不要这么迫不及待地表演慈父?”

林知昊出生以后,林知漾出于各种心理, 不太想搭理他。一年只见过一面的情况也不是没有过, 也没见林晖急成这样。

“你午觉能睡这么久,真猪。”

“……”这得亏是她亲爸,她勉强能忍,不然非得过去打一架。

洗了个澡后化了简单的妆,时间充裕,化妆环节成了互动项目。林知漾帮郁澈画眉,郁澈帮她上口红。美人生得一张芙蓉面, 点上朱唇后妩媚生艳。

郁澈从她的唇看到眼睛, 林知漾不明所以,觉得她的眼神又热又凉,让人捉摸不透。

“干嘛这样看我?”

“没事。”只是自私地不想她被别人看。

林知漾没有开林晖留给她的车。

出发前看了网上的攻略, 结合林晖中午吃饭时候所讲,到闹市区找停车的地方能把人磨死。索性打的加步行。

安城被誉为园林城市,城市里的绿化做到了极致,空气沁人。夜市更是一绝,这一片成为许多网红打卡的地点。

林知漾与郁澈步行往里去,步伐散漫,双手虚虚背在身后,像个来巡逻的。

郁澈随意往长巷深处扫了一眼,鼎沸的人声从内传出来,浓郁的烟火气息让世间的平凡在这里汇聚又升华。

有许多挽臂、牵手逛街的情侣和闺蜜,再细看下去,举止亲昵的男士们也有。这里都是年轻人,无论多么出格的事情也能被包容,或者说,没人在意。

等一拨路人从她与林知漾中间穿过,说着“借过”时,她终于不堪忍受,压着不悦喊:“林知漾。”

“怎么了。”林知漾目光从花摊上收回,落在郁澈脸上,瞧出她的不愉快。

顾不得别的,郁澈直接问:“为什么不牵着我走?”

林知漾茫然,眨了眨眼。

在淮城,她跟郁澈仅有的几次出门,都像是情报人员接头,谨慎再谨慎。从没有光明正大在街上牵手的时候。

就连今早,在高铁上,也只是在座位上偷偷牵住彼此。

她已经习惯了规规矩矩地走在郁澈身边。

不是不想牵,是怕郁澈不自在,郁澈是个守礼端方的人,未必愿意人前拉拉扯扯。

她想给她适应的时间。

她知道郁澈已经好很多了,今天在高铁上,她在她身上蹭都可以。

只是没想得适应得这么快,会主动提出在闹市里牵手。

林知漾欣慰又心疼,安城没有郁澈的亲戚,不会有人监管她,让她放松很多。

她家人,太讨厌了。

林知漾弯下双目,露出招牌的笑容,直接握住她微凉的手指,跟她说:“以后我忘记牵你,你可以直接牵我嘛,干嘛生气呀。”

郁澈不置可否,抬眸看了她眼,在沉默中拒绝这种事。

林知漾看出她的不配合,将人拉近,在她耳边笑:“你就不能主动点吗?真是,干什么都喜欢被动,喜欢被迫。”

她说着说着就不正经了。

郁澈纵使没听出她话里有话,也看出她眼神里的不怀好意。她面不改色,指甲戳进林知漾的手心里,“你很吵。”

那点疼让林知漾弯腰大笑,逗完人,从花摊上给她买了一束粉色玫瑰。

扫码付款时,被一个在旁观察她很久的摄影师搭讪:“美女,你捧花的样子真美,我可以帮你拍张照片吗?顺便加个联系方式,修好图我发给你。”

他说这话时十分自信。

林知漾对这种行为比较排斥,对方看上去对这种事极为老道,转头看了眼郁澈。

郁澈冷下脸将林知漾往后拉半步,“对不起,我不喜欢别人拍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林知漾脑海里放起了烟花,郁澈好帅。

那摄影师愣了一瞬,随即更加起劲,笑容让人不适:“那更好了,我可以帮你们俩拍啊。”

郁澈神情更冷,目光凌厉:“不用,我们还有急事。”

林知漾开始生气,笑意淡下,出于客气说了句“抱歉”,牵起郁澈就离开。

郁澈所有的不快在林知漾将花递进她怀里后烟消云散。

“鲜花才能配我的郁老师。”

路人摄影师哪里配拍她们,林知漾自己掏出手机,帮郁澈拍了张照片。

灯火浓烈处,蓝裙,粉玫瑰。郁澈清冷的面容未含笑意,双眸却分明含情脉脉。

或许摄影技术不专业,但价值连城。

林知漾很喜欢,发了条微博。

出于保护,只留下脸以下的部分,大多粉丝应该会以为这是她自己,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文案是陆飞的诗,“茉莉芝兰香满路,一街灯火卖花声。”

她问郁澈:“你微博有关注我吗?”

郁澈低头嗅玫瑰,“不玩微博。”

“好吧,我忘了,老干部都是不用娱乐软件的。”林知漾笑呵呵地拉着她往前走,完全没注意身后人心虚的表情。

过了会林知漾让她打开朋友圈,这个郁老师总该能看见。

还是郁澈那张,多加了张花摊上的照片,文案是:“我有很多花样。”

郁澈:“……”

夜市最热闹的地方是小吃街,远远闻见香气,林知漾馋得不行。

“郁澈,你很吃亏哦。”

“为什么?”

林知漾站在烧烤铺前,“你要陪我排队,我吃的东西,你又不喜欢吃。岂不是很亏?”

这番傻话,好像出来的意义全在吃上面一样。

郁澈顺着她的胡话说下去,“是啊,我亏了,要不我先回去?”

林知漾拉住作势要走的她,“干嘛呀,陪我嘛,姐姐,我很想吃。”

旁边不知情的路人,真以为是姐姐带着妹妹出来逛街,还不愿意掏钱给她买。

郁澈:“闭嘴。”

林知漾贪心,不管吃不吃得下,各种小吃都买了点。郁澈挑了两样看着不辣又卫生的尝了尝,捧场说:“还不错。”

又提醒:“少吃垃圾食品。”

林知漾乍舌,调侃:“老干部又上线了。”

虽然明知“老干部”一词只是形容气质,但郁澈对“老”这个词有些敏感。

初见时虽然心动,但除了理智上提醒自己不能靠近以外,五岁的年龄差也给她泼了盆冷水,一度困扰着她。想到自己成年的时候,林知漾才上初中,就觉得罪恶。

但林知漾根本不在意,从未提过年龄差这件事,偶尔喊她姐姐也是玩笑居多。

再后来,频频被林知漾欺负折腾,委屈还来不及,那点儿罪恶感荡然无存。

吃饱喝足,打的前往下一个著名景点。

水上电影没什么意思,但因为有人作陪,林知漾津津有味地看了半天。

最后两人游湖而返。

八月的湖面清风宜人,观光船自岸间过,听见小酒馆里传出来的音乐声,是林知漾喜欢的某个歌手的歌,林知漾跟着哼了几句。

桥上人影绰绰,一切喧嚣被隔绝在二人之外,时光静谧。

回去的路上,有家24h的书店,透过玻璃窗看见林知漾的书。

她曾在郁澈家里发现过全套,里面记载着她几年来的经历和情绪。

得意里有些害羞,触“景”生情地说:“你看过这些书,对我了如指掌了啊。”

言下之意是不公平,她对郁澈的往事知之甚少。

郁澈:“也不是,有很多疑问。”

林知漾鼓励:“那你问一个,本人现场解答。”

郁澈偏头看她眼,又收回目光。

冷淡而平静地问:“你谈过几个女朋友?”

林知漾在撩拨人和某些方面,熟捻得堪称大师。

沉默……

林知漾没想到第一个问题就这么直白,还以为会有点铺垫。老老实实:“一个。”

在郁澈不大相信的眼神下,她做发誓状强调:“真的就一个,我对另一半要求很高,才不会随便跟别人乱搞。”

不可以以貌取人,她才不风流。

“大学谈的,她追你,分手后她出国了。”郁澈论述。

“……”林知漾小声地说:“你看你不是都知道嘛。”

郁澈又凉飕飕地看着她,语气客气:“方便透露为什么分手吗?”

这个没什么不方便的,林知漾如实坦白:“我的问题大一点吧,那时候不会谈恋爱。她说感觉不到我喜欢她,就提分手了。”

郁澈冷声重复:“她追你,然后又提了分手。”

“嗯。”但过去太久了,林知漾已经完全不难过了,反而觉得是好事情。

她以前的确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喜欢一个人。遇见郁澈以后,就无师自通了。

郁澈问完便不作声,手里报纸包着的花束捧得更紧,林知漾牵她走到小区,小心翼翼地问:“郁澈,你在生气吗?”

听到她跟别人有过感情,而她又是被动的那一方,她不太舒服。这种感觉林知漾能理解。

“不。”郁澈否认得干脆,她贴着花的唇角扬起,“我是在窃喜。”

谢谢她的凉薄,让我有幸遇见你。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会比较忙,只能保证十二点前更,但一定会更,谢谢包容!

(ps,发现大家对郁老师的爱都很认真很深沉,小林哭唧唧。哈哈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