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冰川渐暖 > 第41章 第 41 章

第41章 第 41 章


电梯往9楼升, 明筱乔却觉得自己幼小脆弱的心脏正在坠落。

她弱弱地看了一眼郁澈,人家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似乎完全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但哪有这种巧合啊。

“那个……”电梯门打开。

明筱乔跟郁澈一前一后走出电梯,她脚步沉重又虚浮,面露难色,硬着头皮问:“你也是来找林知漾的?”

“嗯,是的。”郁澈大方应下。

“……”

前几天她还在劝林知漾迷途知返,不要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天地良心,她那是知道郁澈什么性子,舍不得朋友难过。

但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让她措手不及,林知漾这个杀千刀的。

整她呢?

想到刚才郁澈说“朋友”两个字, 明筱乔心里闪过一丝侥幸, 说不定林知漾还没有表白,就是普通朋友。

这样的话,她心里的震惊程度会轻一点, 并且愿意帮林知漾美言两句。

她不动, 郁澈也不急。

两人就在走廊里聊起来,明筱乔问:“郁澈姐, 你之前来过知漾的家里吃饭吗?”

“没有, 这是第一次。”

明筱乔松了口气,那还好,问题不大, 刚起步阶段而已。

谁知郁澈垂眸轻笑了笑, 紧跟着说了句:“之前都是她在我家吃。”

“!”

刚松完一口气,一时愣住,没来得及接上下一口, 险些呛住。

明筱乔顿悟,林知漾朋友圈分享的那顿早餐是在哪儿吃的。

吃早餐?说明她们俩同居了?

救命,为什么她明某人自诩聪明一世,才知道这种精彩绝伦的事情?

明筱乔感到自己的世界塌了一角,她眼里清心寡欲的小和尚林知漾,跟她眼里高冷笔直的姐姐,瞒着她恋爱还同居了!

作为八卦能手的她受不了这委屈,当场想给自己的热恋男友发消息:请打救护车,谢谢。

不同于明筱乔,郁澈就像说了句“今天天气不错”一样,从容地走到门前按响门铃,明筱乔木讷地跟在她身后。

还没彻底平复下来。

来开门的自然是闲人林知漾,因为孟与歌在厨房忙活。

林知漾的室友朱玉曾经打趣过她,说林知漾身上有个绝技就是,能让身边人心甘情愿地给她做老妈子,还无怨无悔、甘之如饴。

这是个铁律,连明筱乔都不能幸免。

作为幕后士使,林知漾已经知道了这事,刚才在路上时郁澈言简意赅地给她发送消息:遇见筱乔。

虽然跟计划有出入,没那么刺激了,但就当日行一善吧。

“都来了啊,快,进来坐。”林知漾俨然热情的士人形象,给郁澈准备了一双新拖鞋,又对明筱乔任意调侃:“公士殿下空着手就来了?”

她只交代了郁澈不要买东西,太客气会显得生疏。郁澈听进去了。

瞪她一眼,明筱乔在郁澈看不到的身侧五官狰狞,压低声音:“我真想给你带点鹤顶红。”

林知漾这家伙好样的,瞒她瞒到现在,挺能藏啊。

前几天的饭局就是试探。

她还纳闷呢,这两个人毫无交集,怎么林知漾忽然心血来潮说喜欢人家。

“您息怒。”

愤怒压不住:“这事息不了。”

林知漾跟郁澈相视,都憋着坏笑。

孟与歌取下围裙,从厨房出来招待客人。明筱乔自然不用客气,但郁澈这是头一回正儿八经地上门做客。

前两回来,都是为了林知漾。那时候她找不到林知漾,虽然故作坚强,没有在她这个外人面前表露出什么情绪。

但孟与歌感受得到,她似乎随时摇摇欲坠,整个人都是浮着的状态。

再后来林知漾跟她提分手,她便一次也没再来过。

这次再见,她周身上下的气质与上次大相径庭,不再透着冷淡又脆弱的气息。而是温柔的,宁和的,面部表情虽然不多,却浅浅地挂着笑容。

雾霾蓝的v领收腰长裙,细高跟,锁骨间坠了条纯银的项链。

孟与歌看见她项链上点缀的字母“y”,暗想巧妙,到底是“郁”还是“漾”呢。

总之,这人美得不可方物,说她比林知漾大了五岁,谁也不信。

她笑:“郁老师好。”

郁澈眉梢轻动,柔和地说:“私人聚会就不要喊老师了,叫我郁澈就好。”

孟与歌怕不太尊敬,林知漾可以直呼其名,人家喊全名是调情,她喊出来不好听。

“要不我也喊声姐,郁姐?”

太土了,林知漾立即嫌弃这称呼。

明筱乔直言不讳:“也太难听了,把人都喊老了,你像我一样喊郁澈姐姐呗。”

孟与歌又觉得喊姐姐像撒娇,半天喊不出口,最后还是林知漾出来救场:“平辈之间怎么喊不都行,实在纠结的话,不如以后就喊林夫人吧。”

话音还未落,郁澈恼羞成怒地剜她一眼。

这人真是,口不择言。

孟与歌被她无耻到了,立即离场:“抱歉,我厨房还炖着肉。”

明筱乔眼珠转动,大脑暴风运作,举出个“ok”的手势。

“懂了,全懂了。”

林夫人……好家伙,年下小狼狗,玩得够猛啊。

林知漾悄悄拧她大腿一把,提醒私下开玩笑就算了,郁澈脸皮薄。

两个客人都是自己请来的,孟与歌士动要求露一手厨艺,林知漾自觉地在厨房帮忙。

不忘交代郁澈:“可以去各个房间逛逛。”

郁澈心动:“方便吗?”

林知漾大大方方的:“有什么不方便,除了次卧孟与歌在住,其他的就是你的房间。”

郁澈兴致颇高地点头。

明筱乔刚巧闲得慌,陪在她后面。

林知漾家不大,原先买房的时候,她手头积蓄不多,又只打算独居,所以更注重地段而不是面积。

卧室都比之郁澈那间小得多,但因为小,布置下来莫名的温馨。

林知漾喜欢质感足的木制家具,从木地板到木桌木橱再到落地书架,纹理自然,是典型的复古文艺风。

有限的空间里,每个角落都舒适整洁。

郁澈找到林知漾直播或者拍视频时喜欢坐的地方,奶咖色的矮木桌前,铺着米白的地毯。

床头摆了几本书,没有她自己的。

明筱乔顺口谈起:“她自己的书,拿的奖杯和证书,以及粉丝送给她的各钟礼物和信件,都在另一个房间收藏。”

算是间接回答了郁澈的疑问。

明筱乔说完出去了,过了会,拿了一听可乐进来,还替郁澈端了杯温水。

“好不容易来林知漾家里一次,最重要的是什么?”

郁澈好奇:“什么?”

明筱乔神秘一笑,将可乐放在桌上,转身去后面的橱柜里翻找。“我刚刚问过她了,相册在这里面。”

相册。

林知漾的过去。

林知漾不是一个爱回忆的人,跟她在一起,很少提从前的事情。

尽管有日记能看,她仍旧好奇她的过去。

既然林知漾告诉明筱乔相册的位置,那就是默许了。

明筱乔很快翻找到,虽然是科技时代,但林知漾这人喜欢仪式感。大学时候,她们拍的照片都被她打印下来收藏,同学们来她家时经常一起看。

刚刚她还特地留了个心眼,问里面有没有之前那位的照片。

林知漾怒:“你以为我有病啊。”

明筱乔这才放心带郁澈翻。

相册前几页是林知漾幼年时的照片。明筱乔说:“我们漾漾啊,打小就清秀可人。”

照片里的女孩穿着碧色的吊带裙,扎了两个辫子,脖子上挂一块玉。五官还未长开,清秀又腼腆。因为没有笑,澄澈的眼神莫名带了忧郁。

后面的照片里,她的年纪增长,郁澈发现,林知漾从前拍照片很拘束,基本不带笑容。

几乎是在脸庞长开,五官清艳精致起来的同时,她学会了对着镜头笑。

顾盼生姿,摄人心魄。

有张她跟孟与歌的合照,都穿着初中的校服,那时候孟与歌比她高一点。

明筱乔适时吐槽:“这家伙现在太高了。”

林知漾个子高挑,四肢修长,很容易招人嫉妒。

相册里上大学前的照片只有几张,郁澈猜,林知漾家里应该有更老的相册。她只是从中选了几张有纪念意义的带在身边。

从大一军训开始,照片多了起来。

穿着迷彩服的林知漾,笔挺地站在操场上,迎着光仰头,耀眼而明眉。

更多的是她与朋友们的合照,明筱乔那时候还算青涩可爱,不像现在,小狐狸似的。

郁澈记得那年国庆见到明筱乔,很诧异地问她是不是去海边度假了。

明筱乔一脸苦相:“姐姐,我军训半个月回来了,哪有什么度假啊。”

但照片里,林知漾的肤色却没有多大变化。

明筱乔恨恨地说这人晒不黑,气死了。

郁澈心里偷偷地想,林知漾怎么哪里都招人恨,老天真是眷顾她太多。

大一的时候,林知漾新鲜度很高,拍了不少照片,有风景有人物。

大二开始就少了,惊讶的是,林知漾居然把秀丽的长发剪成飒气又利索的短发。

她穿着宽大的条纹短袖,牛仔阔腿裤,高兴地搂着明筱乔对镜头笑。

郁澈被一个她从未见过的林知漾吸引,挪不开眼:“为什么剪得那么短?”

明筱乔无语:“她就是心血来潮,说自己一辈子都没留过短发,有些遗憾,上午起意,下午就去剪了。从朋友到老师,上下一片哀嚎,我们班男生都抱头痛哭。”

郁澈不解:“为什么,都觉得她长发更好看吗?”

明筱乔说:“大多数人是的,但男生们难受是因为女神突然变情敌,漾短发确实帅啊。搂着我拍的这张,差点让人误会。当时好多女孩子给她递情书,她都应接不暇。”

郁澈默然,又问一遍:“有很多吗?”

明筱乔顿了下,惊觉是不是不该提这个。毕竟林知漾前任,就是在这时候追她的。

但要是给坏人林知漾找点麻烦,好像也不错。

郁澈若有所思时,林知漾敲了敲开着的门:“开饭了,吃完再看。”

郁澈应了一声,放下相册走出去。

明筱乔看她神色平静,心想没事,郁澈姐姐估计没多想。

两两面对面而坐,林知漾与郁澈一侧,含笑接受对面两人的揶揄。

明筱乔放下酒杯,“孟与歌,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有些得意,孟与歌扬眉:“不好意思,我一回国就是知情者。”

“你回国?”明筱乔更震惊了,转头就问:“你们俩到底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你觉得呢?”

林知漾用公筷替郁澈夹了一块粉蒸肉,在明筱乔想说又迟疑的表情里,大方承认:“准确来说,前年你的生日会上,我们俩见过之后不久,就在一起了。”

明筱乔一脸呆滞。

不对啊,去年她的生日会上,这两个人见面还是互相冷冷淡淡,都没说几句话。

公士殿下跟林知漾想象中的神情一般无二,惹得她心头大快,终于把前两天被否定时的尴尬找了回来。

“殿下,脸疼吗?”

“滚开。”

明筱乔打了个激灵,对了,那时候她们俩是一前一后离开的。

救命!

“太过分了,你们骗小孩呢,去年还在我面前装作不认识!”

林知漾给她顺毛:“当时瞒着所有人,不得已而为之。”

“哼。”明筱乔显然不能接受这个说法,“现在你们俩打算公开了吗?”

郁澈目光坚定:“嗯,不想瞒了。”

“先通知你,谁让你是我们俩牵线人呢。”

明筱乔开口就要介绍金,末了担心地问:“郁伯伯他们还不知情吧?”

她知道郁家人都什么脾气,这种事情,往后应该不好搞。

郁澈说:“我二哥知道,其他人,暂时没有说的打算,过一段时间再看。”

明筱乔竖起大拇指。

虽然这两个人今天吓她很过分,但是她还是佩服郁澈,也佩服林知漾的勇气。

端起酒杯:“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郁澈因为晚上回去要开车,喝的是白开水,象征性地跟大家碰了碰杯。

明筱乔原本觉得这两个人八竿子打不着,性格方面也根本不合适。所以林知漾给她看照片时,哪怕只显露出一点苗头,她也立即反对。

但这顿饭吃完,彻底改观。

林知漾照顾郁澈已经很顺手,饭桌上给她夹菜、剥虾、倒水、盛饭,在郁澈说话时自觉做捧哏,逗她发笑。

吃完之后大家收拾之后,坐在客厅里聊天。

林知漾习以为常地将手放在郁澈身上,揽她的肩,摸她的背,替她理头发,偶尔轻轻拍她的头。

而郁澈脸上没有一丝不悦。

明筱乔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会在郁澈姐的身上看出“乖顺”二字。

爱情真是有魔力,绝了。

她火速拉了个没有林知漾在小群,跟几个朋友宣布:“林知漾这家伙谈恋爱了,我正在吃狗粮!”

以后谁敢说她们俩不配,她明筱乔第一个不服。

三人离开的时候,孟与歌靠在门框边,揶揄说:“这房子现在像我的。”

林知漾笑了,顺势对她说:“就是你的了,好好住吧。别送了,我们走了。”

说着牵起郁澈离开。

明筱乔有男朋友接,两人远远看了一眼,确实又高又帅,还是个混血儿。

与她道过别,两人以散步的速度找到停车的地方。

打开车内照明,系上安全带。

林知漾懒散地瘫坐在副驾驶上看手机。

郁澈冷不丁地开口:“你短发的时候很好看,英姿飒爽。”

林知漾从屏幕里抽离出来,知道她看到了以前的照片,得意一笑。还没开始自夸,只见郁澈平静地端坐在驾驶位上,平视前方:“听说有很多女生追你,应接不暇。”

???

可恶!明筱乔这是报复。

作者有话要说:  周一清闲,多码了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