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冰川渐暖 > 第35章 第 35 章

第35章 第 35 章


雨水充沛的季节, 今晨的天气有阴下去的预兆,阳光时隐时现, 光线跟着忽明忽暗。

郁澈愣坐在餐桌上,直到阳光再次从云层后面挣扎出来,打在餐桌上,她才勉强整理好思绪。

她准备好正式跟林知漾在一起,家里人什么时候发现,她便什么时候交代。

但客观地来说,现在不是坦白的好时机。

她才跟林知漾重新在一起,连基本的感情维系尚且没做多少,怎么能在种子刚生根发芽时让其去抵抗狂风暴雨呢。

即使这么想,郁澈还是静静坐着, 没有藏起什么的意思。

换过的鞋, 两人份的早晨,卧室里那些旖旎的缠绵痕迹,以及一个林知漾, 她全都不想藏。

从前, 林知漾送她的书她要藏,送她的乐高她要藏, 给她的爱她要藏……

这个过程里, 最先疲惫的是她自己。

现在,她不想再让自己那么累。

姐姐怀疑就怀疑,如果她坚持要去房间查看, 或是撞上林知漾, 那就和盘托出。

因为并不想林知漾跟她一起紧张,她由着林知漾去睡懒觉,独自吃过早饭, 把其余的食物放回厨房保温。

还没开始清洗厨具,门铃被按响。

呼了口气,定定神,径直过去打开了门。

来人却不是意料之中的郁欣。

郁澈微微惊讶:“大嫂,你怎么过来了。”

江容心温柔地笑:“原本大姐要来,被你哥哥拦住,把跑腿的工作给了我。”

郁诚原话是:“大姐,这大清早的,你好不容易休息两天,还跑那么远干什么。不就是送点东西嘛,让容心去,她反正闲。”

说完,在郁欣看不到的角度朝江容心挤眉弄眼。

江容心会意,笑着接过郁欣手里的东西:“刚好,我想买衣服,去问问妹妹有没有空陪我。”

郁欣一想也是,反正郁澈绝对不会跟自己去逛街。江容心去,她说不定还卖个面子,陪她出去走走,散散心。

“行,那麻烦容心跑一趟了。”

于是出现在郁澈这里的改成了江容心,或许是因为郁澈一直没回复,郁欣也没有跟她说自己不来了。

哥哥是有意在护她,郁澈心里微暖,接过江容心手里的东西,“大嫂,进来坐吧。”

江容心闻言没动,站在门口,善解人意地问:“我进去方便吗,要不你先忙,我自己去商场逛逛。”

“方便。”郁澈点头,把人往里引。

江容心看她波澜不惊的模样,料定郁诚想多了,人家姑娘根本就没在这住。

当下心里轻松几分,跟着走进去。

她来郁澈家的次数不多,每回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清冷孤寂。

一眼扫过去,家里简约至极,空荡荡不说,还都是冷色调。偏偏郁澈只喜欢那些颜色,就连身上穿的颜色都是素系。又不养植物花束,不挂鲜艳的画。

夏天来看也就算了,冬天一进屋,哪怕有暖气都能感觉到寒。

要说唯一跳脱的颜色,便是玄关处的鞋架上有双粉色帆布鞋,且在上方的挂钩上,挂了个柳绿色的帆布包,上面的字体是姜黄色的。

江容心换鞋时匆匆扫了一眼,没细看是什么字。这两种颜色不是她有意窥探,而是在一众的黑白灰里,像是被绿叶点缀的花朵,格外出彩。

“吃过早饭了吗?”江容心把手里的袋子打开:“这里有张姨亲手包的鲜肉饺子,没吃可以煮一点。”

“吃过了。”

郁澈把东西一样一样往冰箱放,江容心帮着她,顺口笑说:“怎么买了这么多饮料,还好郁天郁萱没来,让他们俩看见就麻烦了。”

郁澈态度平静:“小孩子,是要少喝。”

江容心便放东西边笑,心想冰箱里哪有大姐说的那么夸张,除了果腹的东西就空空如也。这不也有早餐、蔬菜跟鸡鱼虾嘛,瞧着生活气息挺浓的。

她不知道,这些东西昨天下午才买回来,为了某个不定期来住的人。

把带来的东西放置好,郁澈给江容心倒了杯茶,摆了些点心,二人坐在厅里闲谈。

做母亲的,说来说去,一半的话题都围绕着一对儿女,再不时吐槽吐槽郁诚。

郁澈认真地听着,偶尔微笑,应上两句。

作为妻子,江容心的点评一针见血:“你哥那个人,哪都好,就是习惯和稀泥。”

“嗯,一直这样。”

小时候做错事,大姐凶她,他从来都是不分谁对谁错地两边一起劝。后来大姐跟爸干涉她的事情,他不曾参与,也不曾制止。每次被安排的相亲局,他都晓得,却不问她愿不愿意。

郁澈不怪他,每个人性格使然,哪能突破太多,变成一个完全为了别人奋不顾身的存在。他亦是活在郁家的打压下,将温和幽默的性子,磨了再磨。

“但他真的关心你,隔三岔五跟我念叨你。”

“我明白。”

江容心喝了口冷却的茶水,不再往下说,再说,便太刻意了。

两人把话题绕到了护肤上,江容心正夸郁澈保养得好时,传来卧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未见其人,只听得刚起床时懒懒的腔调,还含着旁若无人的撒娇:“郁澈,说好要喊我起床吃早饭的,都九点多了哎。”

!!!

江容心脸色大变,人怎么会在家里,她没做好来抓包小情侣的准备。

还打算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呢。

人在家里为什么还留她坐下聊天?

怎么办?

与之相对的,是郁澈淡然平静的面容,她稍稍侧过头,扬声说:“看你睡得香,不忍心。早饭在厨房里,自己去端。”

“好吧。”林知漾伸着懒腰走到客厅,看见郁澈之后想露出甜甜笑容的脸,在瞥见江容心后顿时僵住,微不可见地抽搐了下。

她站在原地不动,似乎想知道这位又是谁,郁澈的姐姐?

不会吧,短短两三天的时间,挨个见她家人,这流程走得太快了!

郁澈看她不太淡定,索性招手把人唤过来,虚虚地往她肩上一揽,又收回手:“这是我大嫂,今天过来看我。”

大嫂,她哥哥的媳妇。

还好,尚在出柜范围内,没有扩散出去。

林知漾不知道这位嫂子的态度和来意,会不会反感她们,于是客气地点头,“大嫂好。”

江容心打量了林知漾一遍。

郁诚跟她说的是,姑娘比郁澈小几岁,长得端正清秀,还算配得上郁澈。

见了面才知道郁诚的嘴有多省略。

这岂止是端正清秀,都快能做祸水了,刚起床时素颜的模样比多少电影里的女一号还精致。

个子高挑,皮肤白皙,笑起来明朗和煦,眼睛一弯,却总有些媚眼如丝的诱惑。

怎么都不能想象,郁澈会喜欢这种类型。

听到年纪小些,她还以为是个女学生,斯斯文文,很听话的那种。毕竟他们郁家人都有点强势,喜欢另一半依从,郁澈看上去又格外需要人迁就。

却不想,林知漾整个人的气质跟她想象中丝毫不同,多听话看不出来,就凭刚刚出房门时那句话,就能窥见一二。

江容心忙道:“你好你好,这……怎么称呼?”

“我叫林知漾,喊我小林就好了。”

江容心看她落落大方又好说话,笑道:“喊小林怪生疏的,以后我喊你知漾。”

林知漾哪在乎这个:“大嫂怎么喊都行。”

“你去吃早饭吧,不用管我,九点多还不吃东西,对胃不好。”江容心把人劝走了。

郁澈看着林知漾的动作:“她的胃是很不好。”还不爱惜,作息经常颠倒。

常常在凌晨两三点发条微博,在中午十二点多说“早安”。

她以前气得想打电话骂她。

林知漾端出早饭,静静地在厨房里吃,坐在高脚凳上,看着窗外夏季的公园。

江容心远远看了眼厨房里的倩影,略含歉意地说:“对不起啊,我不知道她在,不该来打扰。”

若郁澈以为她是来查岗或者八卦的,那就说不清了。

郁澈摇头,安慰说:“大嫂过来一趟不容易,怎么是打扰。”

她也知道,郁诚别人不会告诉,但一定会跟江容心说。

郁澈不怕江容心知道,她不是那种死板的人,跟郁家人不同,向来温柔而开明。因此郁澈在潜意识里就信任她多些,对她的态度比对郁诚都要好。

江容心发自肺腑夸了句:“她好漂亮。”

当即展颜,郁澈点头,平缓的语气里不自觉地含着骄傲:“是,都这么说。”

江容心笑了一下,打趣起来:“难怪你哥说勉强配得上你。”

郁澈不置可否,她跟林知漾没有谁配得上谁的说法,互相吸引,便在一起了。

要说勉强,也是自己勉强配得上林知漾才对。

江容心东西送过,天也聊过,不该看的也看过了,便道了别。

送走江容心,郁澈跟到厨房里:“三明治好吃吗?”

“好吃啊。”林知漾吃完最后一口:“明天喊我,我要跟你一起吃早饭。”

明天。郁澈抿住想要上扬的唇角,“嗯,好。”

林知漾吃饱就开始没正形:“郁老师今天起太早了,暗示我不够卖力吗?”

一到白天,又开始一口一个郁澈和郁老师了,昨晚那个羞人甜腻的称呼,终究她也喊不出来。

郁澈抽了张纸,弯腰将她唇边沾了的食物擦去,眸光温柔:“林同学,光天化日,要慎言。”

这边江容心走到楼下,立即给郁诚打电话:“多亏你谨慎,还好今早是我来了,否则不堪设想。”

“怎么没见到,模样那个漂亮哦,你妹妹眼睛放人家身上就拿不下来了。”

“我喊她名字啊,不然喊什么,妹夫?不可能是妹夫,人家就是一漂亮会撒娇的小姑娘,九点多才从床上爬起来。郁澈看着才是……那个……就一家之主。”

“你不信你下次问问。”

“只要你敢。”

作者有话要说:  江容心:“郁澈肯定在上面!”

郁澈:“对不起,我没有那么争气。”

(明天还是早上九点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