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冰川渐暖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这几句话的信息量让林知漾翻身坐起,敏锐地意识到九号是郁澈的生日!还有不到一周。

夏天的时候,她问过一次郁澈何时过生日,郁澈当时并不想回答,最后才敷衍了句还早。

她说:“我不喜欢过生日。”

“也不是很重要的日子。”

林知漾猜,可能是年纪稍大一点的女人,都不喜欢过生日?总之明筱乔这种年纪的女人是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生日的,连朋友过生日,她都要自己狂欢一把。

尽管郁澈不想过,但这是她们在一起后,郁澈的第一个生日,总该意义非凡。

林知漾快速在心里盘算,一时没有主意,还发了条消息问孟与歌:【她生日了,我要准备一点什么?她不缺物质方面的东西。】

【精神上也什么都不想要的样子。】

孟与歌没有回,哦,忘了她在看电影。

等郁澈接完电话进来,将被冻得冰凉的手搓了搓,看见林知漾正襟危坐在沙发上。

林知漾打探:“这么晚了,谁的电话?”

“我姐姐的。”郁澈淡淡地说了句:“让我过几天回家吃饭。”

林知漾佯装随口问:“那你准备回吗?”

郁澈摇头,脸上没有一丝笑意:“拒绝了,最近工作很忙。”

“哦。”林知漾暗喜,看郁澈手都被冻红了,帮她倒了一杯热水。

郁澈捧着热水喝了两口,看林知漾心不在焉地走神,有些奇怪。刚好想起件事,就饶有兴致地告诉她:“我有个学生是你的书粉,前段时间我给她送了本《第四幕》。”

林知漾在年轻学生里面,算有知名度,看书是其次,对自由生活的向往仿佛是关键。还有,他们都是颜控,林知漾刚好能满足。

林知漾回过神,“我给你的那本吗?”

郁澈快速地接道:“怎么可能。”

说完觉得自己应该收敛,沉默下来,语速正常地补充说:“我重新买的。”

“那要谢谢郁老师帮我冲销量了。”林知漾笑容灿烂,眨着眼睛问她:“郁老师有写读后感吗?”

分明没有写读后感的打算,但林知漾的俏皮中含着浓浓的期待,郁澈难以忽视,于是说:“书还没看完,要看完才有。”

“这么久还没看完?”

林知漾故作难过:“一定是很难看。”

“不,是很好,要细嚼慢咽。”每天看一点点,就像每天都陪在林知漾身边生活一样。

她散漫、自由、有趣,轻快又深沉,而且很迷人。

林知漾盘腿窝在沙发上,品味郁澈话的同时,漫不经心地整理手里的耳机线。将极易乱成一团的线,一圈圈往中指和食指上缠,而后将线捋下来,放进耳机包。

她的手修长匀称,既不是女孩子标准的精致纤细,也没男人那般不修边幅的粗犷。指甲剪的干干净净,骨骼分明,右手食指上带了个款式寻常的银戒,但很好看。

郁澈盯着看,忽然就红了脸,耳根发烫。

林知漾把耳机包放好,准备洗漱,看郁澈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垂着头,脸色发红,表情却严肃得紧皱着眉。

“郁澈?”

“啊?”

“你怎么了?脸好红。”

“没什么,”郁澈镇定地说:“有点闷。”

林知漾没多想,深以为然地下调空调温度,还在想生日给郁澈准备什么。

洗漱后她开始吻郁澈,准备进行下一步时,被拒绝了,林知漾:“?”

郁澈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说:“不是说胳膊酸嘛,还是不要太频繁了。”

“……”

郁澈有时候真挺记仇。

一夜温存,隔日起床已经不早了,林知漾全神贯注地开始拼乐高最后一袋。这份乐高她花了太久时间,不想再拖下去。

周六无事,郁澈不急着走,点了份轻食外卖做早午餐,陪林知漾把午饭吃了。

林知漾吃着咽不下去的饭菜,感到恍惚,这两天郁澈美好得不太真实。明明不久之前,她还是冷冰冰的态度。

怎么吵过一架后,换了个人,是不是也忽然想珍惜了?

会不会是个信号呢?

那天郁澈说给她一点时间,林知漾此时觉得不需要三年五载,按郁澈现在这个上道的状态,很快就能突破。

她要不要再主动一次,等个好时机,正儿八经地跟郁澈说谈恋爱吧。

毕竟,两个人都没有互喊过女朋友,昨天孟与歌发的那一句,林知漾看了无数遍,悄悄地开心了。

还有就是,得到的越多,奢望反而越多。以前郁澈冷淡时,她自知没什么好商量的,便不想要太多。

这段时间郁澈逐渐化冰,林知漾却发现她不知足了,很难再忍受这种生活的无限延长。

昨晚明明应该高兴,可是跟郁澈偷偷摸摸,互相装作不认识的时候,她心情有些低落。

不知道是否仅这一次的外出,也不知道是否以后就算经常出门,也都是这个状态。

总之,她不喜欢。

她把拼好的浅蓝色冰雪城堡送给郁澈,毫不心疼地说:“你带回去,我没送过你什么,这是我们俩一起的劳动成果。”

明明只是做了两次帮手,按理说无功不受禄,但郁澈看见林知漾眼里细碎的光,却无端地为这份礼物而心动,顺从本心收下了。

离开前,林知漾要吻别,郁澈又回到了冷淡模式,推开她说“肉麻”。

林知漾咬着牙想,早知道现在不把乐高给她,做生日礼物岂不是很划算。

这两天气温骤降,冬天变得名副其实,但初雪还未来,天气预报说就在下周。

郁澈穿着毛衣和厚睡裤,蹲在客厅的茶几前,端详林知漾亲手拼完的乐高。中午,林知漾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防尘展示盒内,然后递给了她,像是“早有预谋”。

门铃被按响,因为一般不会有人造访,郁澈很容易猜到了来人。拿起手机确认,果然,半个小时前,郁欣给她发信息:“我去你家送点东西,在家吧?”

她起身去开门,走到一半,回头看了眼茶几上与室内布置格格不入的乐高城堡,返回去端起乐高放进书房。

而后才安心地去开门。

郁欣等得已经不耐,以为人不在家,郁澈开门时的表情却不紧不慢,一点儿不像欢迎的样子。

她劈头盖脸地指责:“你怎么回事,发消息不回,敲门还半天不应。”

“刚才戴着耳机在看书,没听见。”

郁澈不动声色地回,接过郁欣手里重的东西,把满腹牢骚不满的人往里迎,“麻烦姐姐跑一趟了。”

看自家妹妹这副样子,郁欣只能消气。

“麻烦什么。我给你买了点水果和菜,你没事自己做做吃,不要瞎对付埃”郁欣径直往厨房去,往空荡荡的双开门冰箱里塞东西。

“这是张姨做的酱菜,你在家时不是爱吃嘛,这次给你多带了点。”

“我特意给你熬的骨头汤,过会加热喝,也可以下点面条或馄饨,当夜宵吃。”

“你平时做菜不能只吃那几道,要换着吃,营养均衡。”

郁欣是知道自家妹妹的,她既不肯吃外卖,也不肯多花心思在厨房。于是某个阶段,只做那几道菜,吃到完全不想再吃才换菜谱,美名美曰节约思考“吃什么”的时间。

也不知道节约的时间都拿去干什么。

郁澈寡言地站在一旁,不时说“嗯”,重复多了,换来郁欣没好气却只能惯着的眼神。

东西放置好,郁澈给她烧热水泡茶,郁欣看着自家妹妹忙碌的优雅身影,开口说:“小陈对你印象挺好的,他哪儿讨厌了,你爱搭不理的。”

郁澈头也不回:“不投缘,就不浪费他的时间了。”

“你只见一面,怎么知道投不投缘,处一处也好埃他一表人才,上进努力,跟咱们家门当户对,又对你很上心。”

郁澈:“不必了。”

郁欣贴了个冷脸,她常年身居高位,向来是发号施令者,没几个人这样对她说话。此时却耐着性子,坐下问:“那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不喜欢什么样的,你说清楚,我们给你安排也高效一点。”

“不用安排行不行?让我喘口气。”郁澈鲜少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她面无表情地把热茶端给郁欣。

郁欣终于有所怀疑,但扫视了眼屋子,还是冷冰冰的,证明主人的生活并未发生多大变化。

“好,那就先不说这个。你九号为什么不回家?”

郁澈平静道:“说了有事忙。”

郁欣茶都喝不下去了,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么不想回家,你让爸怎么想?他年纪大了,最牵挂的就是你,你就不能让他放放心嘛。”

郁澈露出不明所以的疑惑来:“我有什么让爸不放心的?”

“我的工作和生活状态,爸不是定期收到反馈吗?他无需露面,只要打电话吩咐几句,就有的是人替他照顾我。他应该很放心才对。”

郁欣听这话夹枪带棒,彻底不痛快:“我们关心你,偶尔问候几句,被你说的跟监视一样。我跟你哥都成家立业了,你整日一个人独来独往,爸能不心疼你吗?他想给你铺路,你还不高兴了?”

“铺路也要适可而止,学院副院长的位置我不想坐,年纪太轻,难以服众。”郁澈点出家里最近的小动作,显得无欲无求。

郁欣火了,把一口没喝的茶杯重重磕在茶几上,起身就要走:“行行行,你不想相亲就不相,不想回家过生日就不回,不想往上爬就不爬。今天算我自讨没趣,上门给你添麻烦了。”

郁澈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我没有这个意思,姐姐过来,我很高兴。”

郁欣压根没看出高兴来,只知道自己再不走,暴脾气上来只会坏事,于是匆匆离开。

郁澈把她没喝完的茶倒了,平静地去厨房给自己加热骨头汤,喝第一口时想到了林知漾。

汤汁很鲜,入口后的层次感丰足,瞬间抓住味蕾。林知漾会喜欢的。

于是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我姐姐熬的骨头汤,非常好喝,可惜你喝不到。】

收到消息的林知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