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冰川渐暖 > 第15章 第 15 章

第15章 第 15 章


为什么生气?

林知漾静静等着答案,郁澈便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在她组织语言期间,林知漾抱起她搂在怀里。两人的腿朝着两个方向摆,耳鬓却紧紧依偎。

郁澈闻到林知漾衣服和头发上雅淡好闻的气味,她很少喷香水,但郁澈喜欢她身上的味道。让人宁神安定的同时,心口砰砰直跳。

林知漾低头看清她的每个表情,确定郁澈不会再闹离开,响亮地在她额边亲了一口,连带着吻上半个眼睛。

郁澈下意识闭目。

肌肤相亲,林知漾心满意足地笑了,当那双桃花眼温柔弯起,深秋里有了满树繁花。

郁澈有些后怕,不笑时的林知漾让她极度不安,差一点就要失去。

她别过脸,想伸手去触碰被吻过的肌肤,又怕被笑话,这念头被她努力压下。

林知漾的呼吸喷在她耳边,随之气息不稳,强迫自己冷静。

看着自己跟林知漾穿着衣服在床上盘了半天,郁澈的洁癖犯了,难以忍受地说:“睡前要换床单。”

林知漾晃了晃她,哄孩子似的,咬着耳朵问:“确定不是睡后吗,我怕你要换两次。”

这样露骨的调笑让郁澈瞬间红透脸,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某些不雅场景。明明林知漾没有多说一句,她的体温却渐渐升起,害臊驱赶了方才周身的冰冷。

开心的是,林知漾愿意说笑逗她,这是不生气的表现。

血色快要渗透皮肤的耳朵取悦了林知漾,她把怀里的人搂紧,“又跑题了,快告诉我,这几天在气什么。”

郁澈睨她一眼,老实地说:“住在你家里的那个人,让我不太舒服。”

孟与歌?林知漾迷茫,却没有表现出来,表情认真地鼓励郁澈多说点。

郁澈补充:“我看到了你的朋友圈,你跟别人有一个家。”还亲自写了书法作品欢迎别人,她的软笔字练得是瘦金体,从没有给她送过。

而她们只能在这里见面,即使这是她咎由自取,心里的煎熬却分毫不减。

郁澈的语气让林知漾觉得她委屈巴巴,于是试着理解,郁澈不喜欢她跟别人住一起,觉得不舒服。

“可是她刚回国,还没有找到满意的住处,我是她在淮城最亲近的人。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你不能接受吗?”

“最亲近”“感情好”这样的词太刺耳。

林知漾从不在日记里公开自己的恋爱,都是暗戳戳地秀,即便郁澈迟钝,也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她曾经有过一段浪漫的爱情。

对方长得漂亮,性格强势,但对林知漾很宠,喜欢收集限量款的包和置换各种味道的香薰。民宿里近几次点的香薰蜡烛是檀木雪松味,中性调子,郁澈一进门就闻见了。

情绪失控的原因之一是,这是林知漾跟那个人共同喜欢的味道。

不想再跟林知漾吵架,却实在接受不了,郁澈咬了一下唇,她怎么能把这种事情说的理所当然。

“她呢,她如果知道我的存在,能接受你跟我这样吗?”

“她知道你的存在啊,虽然不愿意我们俩这样,但你放心,她不知道你是谁,不会乱干涉。”林知漾安抚她,孟与歌很不赞同,因为担心她会受伤,但仅此而已。

郁澈的脸色白了又白,体温回凉,出了一手心的冷汗,幽静如潭的眸子看着林知漾:“既然我跟她互相不接受,你会做出选择吗?”

“两个人,你很为难吧。”

林知漾笑她说傻话,拿鼻尖蹭蹭她:“我不需要选啊,朋友是朋友,你是你。”

郁澈克制不住,嘲讽地问:“跟前任能成为正常朋友吗?”

“……”林知漾问:“哪儿来的前任。”

郁澈不耐:“你家里那个。”

有半分钟的失语和震惊,林知漾作出惊恐状:“孟与歌?我前任?”

!!!

郁澈幽幽的眼神让她恍然大悟。她就说哪里不对劲,只是朋友住自己家,郁澈这么大的反应做什么。一时又庆幸又崩溃:“所以,就是因为这个?”

“是。”郁澈点头。

林知漾把她从腿上捞了起来,决定好好跟她说一下人情世故。

郁澈盘起的头发早就乱了,几缕发丝垂下来,风情万种,林知漾却只想给她一拳。

“郁老师,你觉得我是缺心眼还是蠢货?一个正常人,会接前任进家里住?同居就算了,还发朋友圈让现任看?还在她回来的第二天,夜不归宿,出门约会?!渣也不是这么个渣法,我要是真的渣,多的是办法让你蒙在鼓里,我能给你折磨我的机会吗?”

“……”好有道理。

“回国的是我发小,我们认识十几年了,喜欢的款都不是对方那种。如果是,那也没别人什么事了,我疼她还来不及,哪会跟你乱搞。你……怎么可以乱凑对?”林知漾已经不是生气了,她是无奈。

很想知道郁老师除了读书上课在行外,对其余一切的判断是基于什么。

因为患得患失,所以敏感又讨厌吧,林知漾把话点透后,郁澈也觉得自己傻。

她很容易就相信林知漾了。

自认为是非常钟情的人,尽管有过一次感情经历,郁澈却是唯一让她一见钟情并主动追求的人。被这样误解,林知漾觉得有些失败。

“而且我没那么强,我没有精力朝三暮四。”迎上郁澈探寻的目光,她摇头叹气:“每次,胳膊都很酸。”

如果是把前女友接回家的渣女,昨晚应该不会什么都不做吧。

今晚还能兴致勃勃跑出来应付她吗?

在说很重要的正事,郁澈不想她不正经,开口打断:“林知漾。”

没有住口的意思,林知漾平静地向她阐述事实:“因为你太慢热了,要很久,你才……”

郁澈脸热,扑过去捂她的嘴:“闭嘴!你好吵。”

林知漾顺势拉她倒在床上,抬起下颌,咬住她的手指,酥麻感顺着指尖往心口窜,郁澈又把手缩回去。

“为什么会觉得是我的前女友?”

她一直说的都是朋友,郁澈怎么会误会到前任上,想出来这么荒谬的事情。

等了片刻,她说:“郁澈,不要沉默。”

不是沉默,是没法坦诚,她骗过林知漾,说没看过她以前的书。

是因为知道她前女友在分手后出了国,才把这个回国的朋友跟那个人联系起来,但她不能说。

郁澈的理由苍白无力:“因为……不知道你身边有那么重要的朋友,可以住进你家,所以误会。”

“怪我。”林知漾没去计较这理由的拙劣,只想把误会说开,好言哄道:“她当年因为情伤出国,几年不回来。现在好不容易被我劝回,我想让她住的踏实一点,才让她来我家。因为没有契机聊到她,所以没跟你说过。”

她跟郁澈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每次见面都抓紧时间忙正事,所聊也就是最近的事情,哪有功夫提起孟与歌。

“她失恋了?”难怪林知漾在日记里疑惑,怎么疗伤都往国外逃。

“嗯,谈了四年的女朋友,迫于家里的压力,嫁人了。”

因为将脸贴着郁澈,林知漾没有注意到,她说这话时,郁澈僵硬而不自然的脸色。

“你怎么想她的前女友?”

“我理解,但不原谅。”林知漾说:“她奶奶当时重病,明知孙女喜欢的是女生,却拿自己逼她去相亲和结婚,以为只要结婚了,孙女就会幡然醒悟。这样的压力,换在谁身上都很难承受。可是站在孟与歌朋友的立场上,我只心疼孟与歌,她本不该遇到这种事情。”

“理解,但不接受。”郁澈重复一遍,是啊,总要学会理解,但不接受是天经地义的。

“不说了,她的事情,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现在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林知漾与她侧身躺着,抚摸她清冷的眉眼:“你放心,是你能办到的事情,我不会再为难你。”

“你说。”

“以后再有误会,要立即找我问清楚。这是人与人相处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要以此为羞,凡事说清楚才能省心。如果你不给我辩解的机会,就在心里给我判死刑,我多无辜。所以不要再一个人胡思乱想,好不好?”

郁澈仔细地看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好。”

“比如这次的事情,我说去接朋友,你就可以问是什么朋友。我发朋友圈欢迎她回家,你就直接问她跟我什么关系。你可以告诉我你所有的不痛快,和你不能接受的事情。”

被她一件事一件事地教,郁澈觉得林知漾更适合做老师,轻声应下:“知道了。”

在她嘴边啄了啄,林知漾伸出小指,幼稚地说:“我们拉勾吧。”

郁澈一本正经地伸出小手指。

这么听话。

林知漾笑:“说定了,下次不许再这样。”

看郁澈现在无有不应,她问出了心里一直以来的想法:“是不是因为我长得像渣女,刚认识时又直接带你开房的缘故,所以总是怀疑我?”

郁澈目光躲闪开,轻“嗯”了一声。

林知漾不好意思地笑:“我那个时候只是试探,没想到你那么好说话。当时为什么答应我?”

以她这么久来对郁澈的了解,郁澈这人高傲冷情,还有洁癖,不是轻浮放浪的性子。绝不会因为寂寞而自轻自贱。

郁澈看她眼,垂下眼帘:“因为你很好看。”

同床共枕,她好像也不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