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冰川渐暖 > 第3章 第 3 章

第3章 第 3 章


从林知漾出现在班级里,郁澈就知道今天有事,她不会轻易离开。

不安两节课,果然来了。

郁澈想不明白她为什么心血来潮,坚持要跟自己吃饭,还是在学校食堂。

这已经触犯到她的底线。

林知漾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也冷了脸,语速很快地反驳:“吃顿饭怎么就是为难了,你一定要扫我兴吗?”

林知漾平时脾气很好,她生了双妩媚风情的眼睛,总是微微弯着。专注看人时含情脉脉,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一旦真的生起气,眸子凛然,又没由来地吓人。

郁澈垂下眼帘,语气不自觉地软了一点:“不是扫兴,我可以陪你吃饭,但不要在学校。下个礼拜,我请你……”

“学校怎么了?你就把我当成学生,你跟你自己学生吃顿饭也不行吗?大不了我不去你办公室了,我们现在吃完就分开。”

气话是这么说,但林知漾清楚,今天这顿饭泡汤了。

去办公室不可能,去食堂更不可能。

郁澈心知再纠缠下去很怪,难保不会有人好奇关注,她不得不冷硬地提醒:“说好的事,你要违规吗?”

林知漾心想,是埃

说好的,她们的感情绝不摆在明面上。

说好的,不让所有人知道。

说好的,绝不许经常来学校找她。

她只是个见不得光的存在,哪来的自信认为郁澈会答应的呢。

“我违规会怎么样,郁老师要踢我出局吗?”林知漾明明气得厉害,语气里却还含着一点儿笑。

郁澈猛地看向她的眼睛,心脏在胸口撞了一撞,震得她不知道是疼还是麻木。

她摇摇头,否认这一说法。

张嘴想解释,却什么都没说出口,只好再次选择沉默。

她不确定林知漾说的是不是气话。

饶是她再不通人情,也知道自己今天让林知漾失望透了。

仍旧没有妥协,似是很疲惫地皱着眉,郁澈把饭卡递过去,“你自己去尝,好吗?我办公室真的有事情。”

说来说去,还是回到原点。

林知漾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接那卡,往外长吐了口气,笑了:“不用,我这就走,不碍你事。你去吃完饭再忙吧。”

郁澈看着她,捏住校园卡的食指在卡下蹭了蹭,放回包里。她没再多说什么,平静地点点头,朝反方向离开。

林知漾气得转过身去,背后高跟鞋的声音很快便听不见,她讥讽地笑自己今天这番操作一点意思都没有。

每次都是这样,每当她以为时机成熟,想更近一步时,遭到的都是最无情的抗拒。

让她的贪念变成可笑的闹剧。

郁澈这座冰川也许是化不了的,她妄图暖化,长此以往,只会把自己冻死。

从林知漾那里脱身之后,郁澈心里无滋无味,进到食堂,还是去三楼吃了那家新开的牛肉面。

听说原本队伍排成长龙,现在已经过了饭点才清净下来。

牛肉面香辣扑鼻,让人很有食欲,但郁澈口味偏清淡,吃不惯,秉持着不浪费的原则小口小口地往嘴里送。

林知漾应该会喜欢,她点外卖都是这种。

郁澈不喜欢她吃垃圾食品,林知漾发现后,就不常在她面前点。

以林知漾的脾气,今天恐怕连午饭也不会吃了。她的胃本来就不好,经常为了写东西昼夜颠倒,三餐不准。

郁澈用纸巾擦过嘴,拿起手机,长睫毛颤了颤,又把手机放下了。

事情已然发生,且今后同样的事情她亦不会做出不同选择,也没什么好补救的。

此时发短信安抚关心林知漾,这种马后炮式的惺惺作态,或许会更加激怒对方。

只是,她今天说出违规两个字的时候,不是那个意思。

就算出局,也该是林知漾踢她出局。林知漾不知道,自己再狠心都做不出把她彻底赶走的事情。

但凡她能做到,当初就不会被轻易林知漾蛊惑,以至于形成今天的僵局。

因为约饭不成而闹别扭,已经是上周五的事情,距今过去了五天。

以林知漾的乐天性格,应该早就消气了。郁澈没想到,这回她好像气得很厉害。

人去了外地出差,想请她吃饭补偿也没有机会,只能等她回来再说。

林知漾从大学开始出版日记体文字。

虽然网上调侃说正经人谁写日记,但她善于思考,从各类体悟到稀奇古怪的梦境,她都以她独特的视角记录并分享。

本来只在微博写着玩,多是碎片化记录,有时候也会把自己梦见的事记载下来,完善后就是个妙趣横生的小故事。

天赋这个东西很玄,有的人怎么写都无味,而有的人寥寥几笔就能引起共鸣。

林知漾也没料到,有那么多人对她记录的东西感兴趣,二十一岁那年,她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

毕业后这几年她成长得快,思考得也更多,但出书速度放慢了。因为这些思考大多杂乱,自觉无益,需要一定时间沉淀。

这两年她的事业处于上升期,忙的厉害,最近新书有几场签售会,后面还有两个故事要拍成电影。

在这样的繁忙奔波里,她闲暇时间只会想一个人,但那个人没心没肺,想她也白想。

林知漾宁愿自己忙起来。

可是手机一震动,尽管希望渺茫,她也会忍不住立即确认是不是她。

估计是老天可怜她,接见场地的负责人前,林知漾收到了“226234”发来的红包。

写着“好好吃饭”。

林知漾先是不明所以,忽又喜笑颜开,仿佛一颗糖直接在心窝上烫化,浓稠的甜意包裹住心房。几天以来所有的不痛快都烟消云散了。

她美滋滋地看了会给郁澈的备注,纠结自己有些油腻,要不要换备注。

她故意没领,发了个“?”过去。

那边言简意赅【领了,吃饭。】

【好嘞】

这场签售会在当地大学的礼堂里,学生是林知漾的主要读者群体,或者说,学生更热情。

年纪稍长一些的,即便是她的读者,也不会想办法千方百计让她知道。

但青年人的爱意往往藏不祝

林知漾挨个在书上留言签字并与读者握手,轮到一个长发女生时,她腼腆又胆大地询问,“漾漾,今天我生日,我能亲你一下吗?”

林知漾缓缓眨了眨眼睛,被这么大胆的请求问懵了,害羞地笑。还没来得及拒绝,女生已经往她脸边贴过去。

姑娘有分寸,说是亲,见林知漾没立即答应,就知道什么意思了,只跟林知漾来了个贴面礼。

林知漾松了口气。

分开后调侃人家:“你的粉底蹭掉了。”

小姑娘想必为了来见她,妆容精致,一听这话,赶紧拿着签好字的书走到一边补妆去。

林知漾哭笑不得。

当天微博里就炸开了锅,一堆粉丝留言,“我也想亲姐姐1

有人拍下当时的场景,虽然在场的都知道没真亲上去,但从图片里看,那姑娘仿佛就是亲了。

林知漾吐血,躺在床上回复:“真会找角度。”

才回复完,一个语音电话突然打过来,林知漾毫无防备,惊得从床上一跃而起,心差点跳出心口。

她当即秒接,生怕对方是点错了,她一秒不接那边就会挂。

接通后又有点后悔,觉得自己挺没出息,怎么就不能矜持一点,这么快就消气了。

郁澈极少给她打语音,一般她们见面,都提前两天开始约时间,不会有十万火急的事,当然也不需要语音。

林知漾感觉郁澈今天可能遇到什么事了,举止反常,又是发红包又是打语音,搞得像过年一样。

毕竟存在过她出差半个月,郁澈一条短信没问候过的情况。

“郁澈,有什么事吗?”林知漾轻声问,简明扼要。

那边安静两秒后,冷幽幽的声音隔着听筒传过来:“你在忙?”

林知漾老实说:“不在。”

“那我为什么不能打?”

“?”

“没说你不能打,就问问。”林知漾被呛了声,含笑解释。

那边没了声音,她只好继续说:“我在檐城,你有什么想吃的特产吗?”

“不吃。”郁澈拒绝。

“哦。”林知漾本也就是没话找话,郁澈很自律,从不吃乱七八糟的东西。

后面还有几场签售会,有几个城市要跑,林知漾试图跟她报备:“我下周日回去。”

郁澈说:“十一天。”

“差不多。”还有十一天才能见面。

林知漾直觉郁澈今晚有话跟她说,可偏偏郁澈不谈,她只是说:“十一天后见。”

林知漾先“嗯”了下,又嘴欠添一句:“但那天不是见面的时间。”

她们每周三晚上见面。

周三下午淮大全校放假,老师们开过会就能休息,恰巧郁澈周四一天都没课,所以周三晚上约见最好。

至于周六周日,因为休息日太热闹,人多眼杂,郁澈根本不会出来见她。

林知漾的本意是,可不可以把时间调一下。

但郁澈听完一言不发地挂了。

林知漾茫然,心里毛毛的,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想着人家可能是忘了这一茬,听她说才想起来,有些挂不住脸。

周三就周三吧,十四天而已。

以前比这更久的分别,他们也经历过,一见面照样洗澡亲热睡觉,然后各回各家。

她们从来不互诉“我想你了”。

尽管林知漾刚才挺想说的,她很想郁澈,想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也不打算再跟郁澈闹别扭。

白白气自己,自讨苦吃。

这边郁澈面无表情挂了电话,目光回到台式电脑上,粉丝亲林知漾的图片正放大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