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上门豪婿林妙颜苏洛 > 第1806章 我只是确认一件事情

第1806章 我只是确认一件事情


第1806章我只是确认一件事情

“我们是谁?我们是飞羽门的人,当然,现在我们是玄天圣宗的外门弟子,等我们踏入玄天圣宗,踏入神通之境,就是玄天圣宗的内门弟子,乃至真传弟子。”

手拿折扇的领头男子听到苏洛的话,嘴角勾勒出一抹森然的笑容,道:“但我们真的没有想到,你一个小小的炎黄蝼蚁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有资格成为玄天圣宗的外门弟子,可惜啊,你今天遇到了我们,一就到此为止了。”

说到这里,领头男子折扇打开,轻轻的摇晃了两下,嘴角微笑着说道:“小·杂·种,你居然不识好歹的得罪我们大师姐,简直就是胆大包天,不知死活。”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给我磕头认错,然后自废武功,我兴许今天还可以大发慈悲的饶你一命,不然的话,今天我不介意废了你,到时候我倒想看看玄天圣宗还会不会招收一个废物进入宗门。”

“飞羽门!”

苏洛的眼神微微眯了起来,他猜测了很多种可能,觉得是大乾王朝的人知道自己杀了刘康安,所以来报复自己,也有可能是执法殿安排的弟子在玄天圣宗,或者是丹灵宗安排了人,想要来找自己的麻烦。

但是他怎么没想到这几个人居然是飞羽门的人。

最让苏洛古怪的是,飞羽门的人加入玄天圣宗就算了,居然还敢这么的肆无忌惮,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毕竟,按照道理说,一些宗门弟子加入大宗门,都会小心翼翼的,哪里会这么猖狂,无法无天,这么做只有一个可能,飞羽门在玄天圣宗有靠山,所以才敢这么猖狂,无法无天。

苏洛的眼中闪过一道光芒,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舔了舔嘴唇说道:“你们敢动我不成?这里可是玄天圣宗的道院,你们在这里动手,你们就不怕玄天圣宗找你们麻烦了,如果追究下来的话,只怕你们也会也难逃一死。”

“哈哈哈,玄天圣宗不会为了你一个废物来追究我们的责任,就算追究那又如何,也不怕告诉你,我们大师姐已经被玄天圣宗的真传弟子看上了,已经进入玄天圣宗真传山峰进行修炼。”

“我和方师兄等人能够加入玄天圣宗,那就是大师姐的能力,你说我们现在为什么敢动手,我们就算杀了你,你看看玄天圣宗会不会追究。”

站在领头男子身后的一个男子满脸冷笑着的开口,他的双眼充斥着森然之色,杀意毫不掩饰。

苏洛可是杀了他们大师姐赵雅玲的父亲,灭了她的全家,他要是可以将苏洛给斩杀的话,这要是传到赵雅玲的耳朵中去,绝对是大功一件。

说不定就能得到赵雅玲的赏赐,到时候凭借这些上次,他的实力绝对可以突飞猛进,有朝一日踏入长生之境也不一定。

在他看来,苏洛就是他变强的踏脚石,而且,这段时间,在飞羽门当中,赵雅玲承蒙玄天圣宗的真传弟子看重,得到了不少的修炼资源,他们这些丹灵宗的天才,得到了不少的修炼资源,一身实力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虽然苏洛的实力不错,但他相信,自己想要镇压苏洛完全不成任何问题。

苏洛听到这话,眸子一凝,他原本还想等加入玄天圣宗之后,前往飞羽门走一遭呢!

没想到赵雅玲居然被玄天圣宗的真传弟子给看上了,还带往玄天圣宗去修炼了。

看来他去了玄天圣宗之后,日子也不会太平了。

不过,苏洛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不管赵雅玲攀上的人是谁,这对于他来说,都无所谓,只要在玄天圣宗之内,他就丝毫不担心对方干对他做什么,也不用担心林妙颜她们来到武道界之后,会出现什么麻烦。

况且以他现在的实力,有小金人和敖灭辅助的话,想要踏入全新的境界,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如果赵雅玲不来找他的麻烦,他可以视而不见,如果赵雅玲不知死活,哪怕赵雅玲的后台在强大,他也不介意送赵雅玲上路。

而就在苏洛陷入沉思的时候,又有声音响彻了起来。

“跟这个蝼蚁啰嗦什么,直接出手镇压了他不就行了,到时候传到大师姐的耳朵中,那我们就是大功一件。”

五人当中的一个女子嗤笑一声,目光落在苏洛的身上,语气带着强烈的高傲之色:“小子,立刻给我跪下,说不定我待会会大发慈悲的饶你一命,不然的话,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小子,你还在等什么?还不赶紧按照我们说的做,今天是我们心情好,才留你一命,你要感谢我们,将你身上的宝贝也全部都交出来,知道吗?”

又一个男子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在他们的心中,虽然不知道苏洛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居然通过了玄天圣宗弟子考核,加入到了玄天圣宗,但归根结底,苏洛只不过是炎黄来的蝼蚁,而他们却是名门正派的弟子,想要镇压苏洛,完全不是问题。

“哈哈哈,让我将身上的宝贝交出来,你们配吗?”

苏洛突然大笑了起来,身躯挺立了起来:“你知道我刚才为什么问你们这么多吗?我只是想要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们到底跟我有没有仇,如果没仇,我就教训你们一顿就好了,如果有仇的话,那就将你们活活打死,我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现在我确定了,我想要知道的东西,那我接下来就放心了。”

说完,苏洛向前踏出一步,目光如鹰隼一般扫过这三男两女,语气冷漠到了极点:“现在我给你一次机会,跪下,自废武功,然后滚出我的视线,我可以饶你们不死,否则,就如你们说的,明年的今天就是你们的忌日。”

他的这一句话,满场都是寒冰似乎在凝结,烈日高照,但是在所有人的身上却感觉到了一种彻骨的寒意弥漫出来,似乎连灵魂都要冻僵了。

“什么?”

那五个飞羽门男女也是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

那手拿折扇的领头男子似乎没有听清楚:“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