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蜀道难之蜀汉绘卷 > 第七章 子午谷奇谋现

第七章 子午谷奇谋现


“伯约爱卿请起,怎么不见别的将士呢?”刘谌问道姜维。

“陛下,将士们还在城门外候着呢。”姜维回答刘谌道。

“好,请爱卿把将士们都叫进来吧,我们开军宴为诸位接风洗尘。”刘谌回答姜维道。

“臣代诸位将士们谢陛下,还有,陛下,我为你带来一位将领,”姜维让出位置对向钟会,道:“此人乃是魏国的司隶校尉钟会,其父乃是魏国文官重臣钟繇,此次守护成都之战,全靠他截断情报,拖延魏军支援,才能获此大捷啊!”

钟会弯腰行礼:“陛下此举,乃是震慑了那虎狼之魏,那邓士载居功自恃傲,在益州为非作歹,纵兵劫掠,属实可恶,若非陛下英武,恐益州人民还要着此劫难啊。”

刘谌握住钟会肩膀,笑着说:“爱卿免礼,此战功劳全靠你和伯约,”他又看向王不慎,马城,陈森:“还有言真,固安,跟茂可啊,你们都是我的忠臣良将啊!”

不知何时,马城不屑冒出一句:“投将有何可傲的?此战可是爷爷立的头功呢。”

王不慎赶紧用手堵住了马城的嘴,小声道:“鸟人,不许胡说。”然后装笑对着钟会说:“先生不会介意吧?他嘴巴就是这样,口无遮拦,嘿嘿。”

钟会笑着说:“将军还真是直爽啊,但不出多日,我定会让各位将军信服,刮目相看。”然后看了看刘谌:“陛下若是信得过我,请务必重用臣,微臣定当会像那诸葛竭尽全力,为陛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谌笑道:“爱卿不但不生气,反而想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真是令人敬佩啊。”

钟会谦逊的回道:“陛下能接纳我这个投将,已经感激不尽了,我钟会何德何能能得陛下赞赏?”

“只是不知将军来到我这里,想要谋个什么官职呢?”刘谌笑道。

钟会摇摇头:“我此番助陛下,并非是为了谋求官职而来啊。”

刘谌道:“哦?那将军所谓何事?”

钟会道:“我想要助陛下一统中原。”

刘谌答道:“没想到先生志向如此远大!只是......”

钟会问道:“陛下可是有所顾虑?”

刘谌答道:“是的,如今,北魏有豫州,兖州,幽州,凉州,并州,徐州,青州,司隶,冀州之地,而我们隘居益州,益州实在易守难攻,伯约北伐多次,战事吃紧,民多有不满,”他看了看姜维,又接着说:“而若不战,只怕是那强魏积蓄兵力,愈发强大,目中无人。”

钟会笑着说:“陛下顾虑所言极是,我在曹魏为将多年,深悉曹魏用兵之法,所谓邓艾,不过是用屯田之术,如今邓艾被擒,曹魏营中已无大将,何不利用邓艾笼络凉州刺史?则乘可以进驻阳平,过西城,争得荆州一席之地。”

刘谌回道:“先生见多识广,可我们如何得抵御吴魏二军的夹击?那吴军攻我永安城已多时。”

钟会又笑道:“陛下,你看,邓艾不正在我们手中嘛?”

刘谌恍然大悟道:“先生的意思是,利用邓艾的名义,侵袭东吴?然后以我的名义,联合东吴共同对抗强魏”

钟会点点头:“没错,知我者,陛下也”

刘谌抱拳:“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先生之才与先生之志,相匹也,我有意命你为左相,迁伯约为右相,你看可否?”

钟会道:“无功不受禄,陛下,只需交我一些兵权,不出半月,我定当将荆州夺回,献给陛下,到时候陛下再赏赐我也不迟,只是......”

刘谌道:“爱卿还有何要求,但说无妨。”

钟会道:“我有一子,名为钟毅,希望陛下能给他一个立功行赏的机会。”钟会让出位置,身后的钟毅走上前来行礼道:“陛下。”

刘谌:“那便次日之后,霍戈跟言真与伯约分别前往驻扎绵竹,剑阁,固安与钟会父子前去夺取阴平,茂可你便留守成都,至于孙胥,前去与予德,马穗,马垓,马暨,一同在巴郡筹展兵力,今日宴酒,次日即程。”

陈森,孙胥,马城,王不慎,姜维,钟会,钟毅,霍戈纷纷行礼:“是!”



军宴上,纵歌饮酒,将士们享受着几天以来唯一的一顿饱饭。

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军营。

金鸡报晓,日出东升,太阳徐徐升起,晨风过,微凉,穿盔带甲,晨膳,操练,整军,准备进发。

出军前,

蜀道,是古代由长安通往蜀地的道路。蜀道穿越秦岭和大巴山,山高谷深,道路崎岖,难以通行,“蜀道”是指由关中通往汉中的褒斜道、子午道、故道、傥骆道以及由汉中通往蜀地的金牛道、米仓道等。



马城离开了王不慎,顿觉无趣,一路上,看些花花草草,身下这匹马,早已习惯了山路的陡峭,马蹄塔塔作响,整个山谷的平静被行军的队伍打破,马城被颠簸的屁股痛,下马来,舒缓筋骨,他抬头看看远方的山顶,高山耸立,山脉连绵不断,走至山腰,现一泉眼,马城捧着水,令身边的小吏喝下一口,确认无毒,才召集将士们取用水源,水面清澈,水波粼粼,山壁滴水落其之,泉水甘甜可口,颇解行军之炎热,众人继行,不日便离二十里。

云洞天山

“子午谷奇谋?有意思。”白雪皑皑,素衣披亭顶,亭中,白衣少年与一名白衣老人下着弈棋。

执白者老人,云机子,意味深长地说:“这北地王看着开明,近乎大智若愚,实则城府至深啊,这是想把士族的功劳全揽与自己的心腹手下,看似邓艾不敌,实则洞察时机,窥测士族武装,伺机称帝拉拢士族之望,为防各世家大阀邀功,人心向背,用驱虎吞狼之计转移矛盾,实在是位妖帝。”

白衣少年嗅了嗅手里的香炉,裹着外披的他哈了哈气,雾气散去,少年的脸洁白如玉,脸颊圆润颧骨偏小,弯月眉,薄唇,人中长,眼瞳发出淡蓝微熠,单眼皮,鼻梁狭长高挺,颇有仙气,身尺六,发长及膝,发色雪白藏黑。

执黑者,白衣少年李道年嘴对着倒下的一盏热茶凉了凉气,热喉养胃后缓道:“智近若妖,到时候吾要进大洞天闭关二十年,你知道怎么办,护好他们,莫让我听到他们两个死了……”

老人:“是……仙人”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