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蜀道难之蜀汉绘卷 > 第一章 陈夫人渡生劫,道长化险

第一章 陈夫人渡生劫,道长化险


序言;《三国志周瑜传》引《江表传》记载,曹孟德曾去信孙仲谋曰“赤壁之战,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

《蜀道难》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王不慎和李曦年庙内汇合,武威高候随其至此。

武威高侯盯着二人,武威细声地说:“这人不会就是来找老李头讨债的吧?等会他敢对老李动手,我们两个就上去干他。”

高侯打了个“嘘”的手势小声的说:“不要轻举妄动,先看看情况。”

武威点点头:“嗯......”

王不慎:“你拿着双鱼玉佩的阴面,我拿阳面,知道了吗。”

李曦年点点头:“嗯。”说完,他右手拿着双鱼玉佩的阴面,王不慎拿着双鱼玉佩的阳面。

王不慎:“要施阵了。”李曦年点头答应,心里在想:“还他娘的有模有样,不仅有道具,还有使用方法。”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念完,地上泛起金光,两仪显行,四象出,又生八卦,此时,高侯和武威突然冲出来:“老李,我们来帮你!”不料却被王不慎绊倒,二人阴差阳错抓住玉佩,霎时,四周天旋地转,金光刺眼。

三国时期

司马昭派遣钟会、邓艾、诸葛绪等大举伐蜀,刘禅于是派遣张翼、廖化、董厥等前往拒敌。姜维率众将钟会十余万大军挡在剑阁,但邓艾却偷渡阴平直奔成都。刘禅与群臣商议后决定派遣诸葛瞻领兵于涪拒敌,虽然一开始诸葛瞻击破了邓艾军的前锋,但诸葛瞻不听黄崇的劝告占据险要,战死绵竹,禅再次召集群臣商议对策,光禄大夫谯周力排众议,极力主张投降。而北地王刘谌请求背城一战,但刘禅不同意,于是刘谌前往昭烈庙打算先杀妻儿,而后自杀。 南中监军霍弋也请求带兵前来守卫成都,刘禅还是不同意。最终,刘禅听从谯周的建议,向邓艾军投降。

成都陈府

家仆匆匆忙忙从府门外跑回来:“老爷,老爷,不好了,皇上投降了,现在整个成都都是曹魏的了!”

陈森:荆州人氏,荆州被关羽丢失,吕蒙夺回后,收刮城中富贾,无奈逃离来到成都,经营客栈,酒楼,米商,跟当铺,成都城有名的商人,虽然富甲一方,却不纵色好酒,也不像富家子弟一般妻妾成群,为人厚道诚信,常施粥与民,为十里八乡内有名的士人,妻沈心结,江南沈家独女,留下一大笔财产,后出嫁,沈士人将家产大半作为嫁妆陪嫁,成为了陈森经商的资本。而后陈森前往上庸参加选官,希望讨个一官半职,写的策论更是让考监都忍不住屡屡赞叹,可谓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却因为商人身份与不愿行贿被回绝了,此后看清官场,开始专心经商,乐善好施,想要让商人这个身份摆脱偏见。

陈森:“别纠结这些了,快,去找王婶,夫人要生了。”

家仆:“啊?夫人要生了?老爷你等着,我,我这就去叫王婶。”

陈森:“好,快去快回啊。”

府中,屋内,沈心结准备生产,难产,屋内沈心结九死一生,痛苦不堪。陈森万分焦急:“哎呀,这可怎生是好啊?”

突然府外一算命先生敲门欲入,家仆打开门怒骂道:“滚开,叫花子,我们府内忙的很,你若是不走,小心我拿荆条抽死你。”

“小友,能否让我见你们老爷一面,我有要事要找你们老爷。”

“还不走?我们府内上下忙活的很,哪有空招呼你?走吧走吧。”

“此事很重要......”



“何人啊,我正有事,没法及时招待,你怎可赶走贵客?”陈森急匆匆从府内来到门口。



“老爷,是个叫花子”家仆。



“那也不能随意赶走啊!快,给他拿些铢钱,顺便上点白粥馒头。”说完,陈森向算命先生作辑:“道长,失礼了失礼了,实在是府中有事情,不能及时招待你。”



“可是,夫人难产?” 算命先生。

“道长果然料事如神,道长可有医术可治,我心如急焚,宁宁不安哪。”陈森。



“快,带我看看。”算命先生。



“好,好,多谢道长。”陈森带着算命先生来到屋外:“我夫人就在屋内,还请先生施以援手,救我夫人和孩子。”

只见道长从衣袖里抽出一张黄纸,写上:勒令 太上老君 急急如律令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喝!” 黄纸焚为灰烬,不久天气转阴,天作霹雳,电闪雷鸣,“轰”一道雷电击中屋檐,开出一口大缝,霎时间云雾缭绕,卷成一道龙卷飓风,飓风中心似有一条盘龙在盘旋,威风凛凛,令人心生可畏。突然盘龙的利爪形成两道雷球向陈府劈来,吓得众家仆逃出府中,陈森害怕道:“道长你这是在干什么啊,屋中正有我夫人和未面世的孩子啊,我怎可弃他们于不顾啊?”说完,陈森准备将夫人救出来。



“放心,他们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算命先生抓住陈森让他呆在原地。



“啊?道长你说什么?”陈森问他。



“没什么,我只是让你放心。”算命先生说道



“我怎可放心啊?!”陈森焦急的说。



“尽管看好就行。”算命先生道。

雷球击中屋檐却没有任何损坏,而是直入屋内,雷球钻入沈夫人腹中,随后屋外,天上,雷龙还并未消失,只是向另一个方向长驱直入,随后便消失了,万里无云,霹雳转晴,微风吹拂,沈夫人屋内孩子哭声传出:“哇-哇......”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说完陈森刚要跪,却被算命先生扶了起来:“不可不可呀,自古只有儿女跪父母,岂可......”“不不不,道长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啊!”欲又跪下,算命先生赶忙扶住。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母子二人相安无事。”王婶抱着裹着棉被的婴儿走出屋中,想给陈森看看,陈森却看也不看,直接走进屋内,去探望沈心结。

“老爷?”沈心结正要起身行礼。“夫人!你干怎么,快睡下,你身体虚弱,岂可随意下床。”陈森将沈心结的被子盖好,握住沈心结的手将脸贴在手上:“夫人受罪了,受苦了,我这就叫他们去给你煲汤。”沈心结摇摇头:“为了老爷,不辛苦......”“夫人哪,这次多亏了一位道长才能化险为夷啊!”沈心结:“快叫道长进来,我要亲自向道长答谢。”“好,听你的,都听你的。”说完,陈森出去请道长:“道长,多亏你了,我夫人说要亲自答谢你。”说完,道长便跟着陈森进入屋中,道长拿出一颗种子,抛上屋顶,青瓦之间竟然迅速长出一棵小树,此树分出许多岔枝,覆盖住了整个裂缝,随后便慢慢变成梁跟屋顶,枝叶快速掉落,掉在地上便消失不见。



“等会叫人铺上青瓦便好。”算命先生道。

“多谢道长,多谢道长。”陈森。

“实在是太麻烦道长了,只怪妾不能起来行礼。”沈心结有所愧疚地说。



“这是哪里的话,我们修炼之人本就该救死扶伤,扶危济困,伸张正义,平有不公。”算命先生道。

“还不知道道长尊姓大名。”陈森作辑。

“姓陈,名兜,字予德,道号靳净。”陈兜。

“还请先生给我的孩子取一个姓名。”沈心结。

“他生于木日木时,火克木,木生火,那便叫他陈煜罢。”陈兜道。

“好,好名字,陈煜,陈煜,好名字。”陈森拳头砸在手掌上,心中十分喜悦。

“那我便先告辞了。”说完,陈兜走出屋外。



“道长还请在此用膳!”陈森走出去想请陈兜留下做客,出去却发现陈兜早已消失:“道长果然神通广大,高人都是这样的嘛,也太古怪了吧。”陈森高兴的回到屋中陪伴沈心结。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