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医妃萌宝,逆袭成凰 > 第83章 该提和离了

第83章 该提和离了


“王爷快请入座。”温锦朝他轻笑。

“哼!”他重重一哼。

若非温锦反应机敏躲得快,他一脚就踩在温锦的脚上了。

温锦心里纳闷儿……她又怎么惹着这位爷了?

沈明被沈家长辈赶回家跪祠堂去了,省得留下也是丢人现眼。

现在最孤独的当属揽月公主……她的同盟会土崩瓦解,就剩她一个!

“萧景楼这个孬种!沈明也是个没用的!”揽月公主暗暗咬牙,她下定决心赖掉一万两。

开玩笑,这钱她拿来养面首不好吗?凭什么要给温锦?

揽月公主一边在心里咒骂温锦,一边悄悄起身,离席绕去御花园门口。

她打算不动声色的离开!

这是一场鸿门宴,她走为上策……

“请揽月公主安——”

“恭送公主殿下!”

揽月公主表情再次龟裂……

她打算悄悄离开的!悄悄!

而不是站着一群宫女,大声的恭送她离开!

揽月公主僵硬地回头一看……好么,几乎整个宴席上的目光都被她吸引过来了!

全员“恭送”她离开!

“哎呀,本宫不胜酒力,快……快扶本宫出宫。”揽月公主心态稳,脸皮厚,这才刚开席,怎么可能就喝醉了?

但人家装得像,一副马上要醉倒在地的样子。

温锦也不是省油的灯。

她阔步上前,身边丫鬟端着个空空如也的漆盘。

“公主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儿啊?”

“本宫喝醉了,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揽月公主心里狂翻白眼。

她就不信,温锦敢硬问她要钱!

“公主欠着一万两没给呢!”温锦真的敢。

揽月公主倒吸一口冷气……这次她不用回头,也能感受到,众人眼底的八卦如熊熊的烈火。

“温锦……”她咬牙切齿,两眼一翻,“醉晕”过去。

“拿我的银针来,我能救沈老夫人,也能救公主殿下。”温锦不紧不慢地说道,“让公主昏厥离开,实属不敬,得确保公主没事才行……”

“我没事了!”揽月公主吓了一跳。

她才不要扎针!

她算看明白了,这个温锦就是个滚刀肉,软硬不吃。

“今日没带钱,改日送到八弟府上。”揽月公主脸色难看至极。

温锦琢磨着……今儿逼到这儿,也差不多了。逼急了,连皇上面子上也不好看。

再说,公主都当众说改日送钱了,她要是不送,岂不叫众人嘲笑?

“那好……”

温锦话音未落,就见一个小太监慌慌张张地跑来。

小太监低声对揽月公主说:“公主殿下,不好了,李公子不知怎的冲撞了怀王爷,被怀王爷拿鞭子抽打呢!”

温锦也听见了。

她和揽月公主都是一愣。

萧昱辰?打李公子?

温锦朝宴席上看去。萧昱辰的位子空空荡荡,他不知何时离开了?

这李公子又是谁?

温锦瞟见揽月公主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手撕她的样子,顿时就明白了……

“李公子不会是公主殿下的……”

“住口!”揽月伸手要扇温锦耳光。

温锦身后的两个丫鬟,唰唰都挡在温锦前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好,好!你们夫妻俩合起伙来坑长姐!好得很!”揽月公主气炸了,“不就一万两吗?!一副小气吧啦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给她!”

公主身后的女官甩出一万两的银票。

逢春也不示弱,上前拿过,鼻子里发出哼地一声。

“她不小气?‘不就一万两’她倒是别赖掉啊?”逢春小声吐槽。

揽月公主和萧昱辰都是皇帝宠爱的孩子,两个人被养得任性,平日里大大小小冲突不断,两府的下人是互看不顺眼。

揽月公主以为萧昱辰和温锦打配合。

她不给钱,温锦不放她走,萧昱辰在那边儿折磨她的面首。

这个李公子是她费了好大心力,才弄到手的青年才俊……她还没腻呢,被萧昱辰那个莽夫打破了相可怎么好?

所以,她赶紧给了钱,匆匆离开,去救她的心肝儿美人儿。

温锦看着她远去的背影,轻叹一声。

“四万两到手了,王妃不高兴吗?”逢春问。

温锦道:“高兴,不过到底是欠了他的情,这下不好两清了。”

逢春疑惑,“王爷和王妃不是夫妻吗?为何要两清?”

温锦笑笑,回到宴席上待客。

这一场宴席,温锦算是再次在京都“红了”。

上次是六年前,她“碰瓷”了怀王,成功嫁入怀王府。

不同的是,上次是骂名,这次嘛……

“她怎么变得那么漂亮?真是温锦吗?”

“怀王给她吃了什么仙丹了吧?这绝对不是一个人!”

“你没听见她说,她会医术吗?她以前是病了,如今是把自己治好了吧?”

众人议论的重心,已经从“祁先生怎么收了个女弟子?”

变成了“温锦有什么变美秘方?”“谁能把秘方套出来,赏金千两。”

御花园宴席之后,温靖家的门槛要被人踏破了。

有给他儿子提亲的,有问他女儿变美秘方的,有请教他教育子女之道的……五花八门,但意图很明显,都是想与他交好拉关系的!

温靖享受着曼妙虚荣心的同时,他也很焦虑。

温盛钧说什么都不肯跟他回来。

“我在崇文院读书,住在新宅方便。师父偶尔也来住,我不便搬回去。”

“父亲不要劝了,您请回吧!”

儿子不给他面子,动不动就下逐客令。

女儿门第太高,她深居怀王府内宅,她不想见——温靖连她的面儿都见不到。

温锦其实也并非深居简出。她是太忙了。

她趁着手里有钱,把从刘氏那儿要回来的铺子重新装修了。

她根据后世的经验,把铺面装成了独具一格的综合性大药铺。

一半用来放成药,一半用来放传统的中药,中间过道通往后堂一个个独立的诊室。

分科的诊室不但提高病人看病的效率,降低医生的压力,独立的房间也能让看病这事儿更具私密性,让病人放松。

一切似乎都在往她预计的未来上阔步向前。

那么她和离之事,也提上了日程。

她让逢春帮她留意王爷在府上,并且闲暇的空档。

谈离婚嘛,得心平气和的谈。

逢春报了信儿,温锦就衣着朴素的往前院儿去。

她听说萧昱辰这会儿在花厅逗鸟喝茶,看来是很心平气和,适合谈离婚。

温锦走到花厅门口,却听见里头有男女的说话声。

这是,有客人?

看来时机不对,温锦正要离开。

花厅里却有人眼尖,猛地叫住她,“弟妹怎么来了又走?不进来打个招呼吗?是我们不受欢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