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 > 816 泄底

816 泄底


第814章 泄底

“白骨蝙蝠,一般只生活在地渊时空之中,”关丘恍过神来,压低声音道:“它们在大地深处,筑了许许多多的巢穴,喜欢栖息在大凶大恶之地,不知道是不是天性使然,古籍中有言,白骨蝙蝠筑巢之地,多半属于绝地的边缘。”

“空穴来风,必有其因,世间会有这种说法,多少也有一些根据。”

希达老人点了点头:“白骨蝙蝠极喜阴暗之地穴筑巢,大地中的浊气、阴气、煞气,还有尸骨道一类环境中的尸煞之气,对于白骨蝙蝠一族都是一种滋养。

而这一类地形,往往都是天然险恶之地,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往往都不是什么好方,这魔鬼峡谷就是这种地形,也难怪这些白骨蝙蝠会在这里出现。”

“我有点担心,这里搞不好会出现一个地渊入口。”

关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这也是他担心的一点,白骨蝙蝠一般很少跑到人间地界来,更不用说在沙漠找个地方安个巢穴,这与其习性多少有些不符,会发生这种情况,多半代表发生了一些意外,比方说,地底浊气贯通了地层,使得地下世界与人间地界相连,打造了一处通道。

“这种情况确实可能发生,”希达老人叹了口气:“不过几率还是比较低,要知道大沙漠乃是佛门起源之地,也是佛祖证道之地。

这沙漠中的龙脉受佛法影响,与天地间的其他地域都有所不同,世间各地都有隐藏的地渊入口,偏偏沙漠之中,从来没有诞生过一处地渊通道。”

“是啊,我也希望如此。”

关丘点了几下头,也不废话,踩着灰白的骨灰地继续向前走,来到了峡谷入口的尽头处,那里有一道巨大的豁口,像是一道通往幽冥世界的缝隙。

众人穿行过去,便看到一个巨大的深谷,还有一座庞大的废墟展现在一行人面前,无数的断壁残垣,石制雕像还有高大塔楼,组成了一个尘旧的古老城市,一个失落的废墟。

这些建筑组成的废墟,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如同百川归壑,其中心处是一座已经倾斜了的黑石佛塔,整个废墟的构造,似乎是在雷霆霹雳开辟出来的深峡中营造出来的一座城市。

“这是纳瓦拉特纳峡谷的旧城废墟,可惜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希达老人解释道:“真正的主体部分,就埋在这峡谷的大地之中,早就被黄沙吞噬,其中有许多古老城市遗迹,还有数百座寺庙。”

这本来是一处佛门圣地,却因为数千年前的一场大战,沦落到如此地步,实在是可惜。

“先进入其中探索一番吧!”

关丘提议。

“诸位进入之后,多加警觉,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有可能被万灵浊怨所沾染,不小心大意,就会被咒诅邪念缠上,那就麻烦了。”

希达老人过去意外来到这里一次,那是一场腥风血雨。正因为那一次的经历,他对于这魔鬼峡谷非常警惕,他在进入古城废墟前,也转身警告周围的几人。

众人听话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前进,哪怕是希达老人,也不敢随意放出阴神念力,却触碰周围的一切。

这古城废墟也是面积极大,当初这片区域是一座巨大的绿洲古城,走了一半的路,便见到一座高大的城门。

这半截城门早就坍塌得不成样子,壕沟也被沙土填埋。众人从城墙残破处进入城内,四周的废墟中一片死寂。

古城的建筑是用石头砌成,这才能够维持数千年,只是时光会冲刷一切,众人穿行其间就有发现,城中的石屋不是坍塌,就是破败,风化的严重。

只是在远处看觉得还行,颇有些规模气势,到跟前进里面一看,什么都没有,是沙子和烂木头、碎石头。

“百川毕东注,两丸尽西颓。二物常汲汲,未尝少徘徊。短生亦如斯,逝者良可哀。自昔青云士,皆为黄土堆。”

希达老人长叹一声,他精修禅定,对于事情一向看得很淡,见到这座古城废墟,心中也有一些莫名的感悟。

“大师。”

关丘又道:“我们去中间的那座石塔调查一下,要是仍然没有什么发现,今天就暂时撤出去,到了明天再重新进城调查,这样才比较安全。”

他也知道这座峡谷深处的凶险,特别是入夜之后,风险更大,最好在太阳落山前,就迅速离开峡谷。

“也好。”

希达老人也有同样的看法。

众人自然是按关丘的意见行动,毕竟,他才是一探魔鬼峡谷这件事的主导者。

他们继续在废墟中觅路前行,遇到崩塌陷落的地方就绕道而行,走了很久才来到古城的中部,这里的街道相当宽阔,虽然黄沙遍布,街道的格局脉络仍然可以瞧得出来。

然而这附近除了那座倾斜的黑塔,却并没有其他的大型建筑,应该这片的废墟大体上是属于那座绿洲城市中的民居的一部分,属于当初那些居民区的地段。

“绿洲古城的王宫,古老的祭祀场所,还有一些大型建筑,后来修建的众多佛寺,都被镇压在了地下。”

希达老人指了指中间的那座黑色石塔,这石塔高有九层,石头上布满平滑的浮雕,塔下的基座和多半个拱形石门都被埋在沙层和瓦砾碎片中,稍微有些倾斜,依然十分坚固。

“这座石塔,仔细一看,根本不像是佛门的佛塔,似乎属于另一种教派。”

关丘靠近以后,大为惊异,因为他判断出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佛门宝塔,而是属于一个另类的教派。

“你说的没错,这座石塔并非是我们佛门一脉的浮屠塔。”

希达老人眼力极好,他观察着这座佛塔,发现上面除了浮雕以外,还刻着无数古老文字,这些文字都是漆黑色的,形如一个个蝌蚪,又像是阴魂骷髅,有鼻有眼,给人的感觉非常的阴森。

那些浮雕纹路也非常的诡异,都是一些凶恶的鬼兽妖魔,奇形怪状,阴气森森,以及各种蠢蠢欲动的邪灵。

“我猜测,这个石塔象征着一种古老的信仰,传承的是一种邪恶而神秘的道统。”

希达老人淡淡地道:“当然,并非是那个道统真正意义上的传承,只是信奉其存在的一个教派。我们咒藏一脉,流传着一个说法,当年旃陀罗笈多消灭这座古城,就是忌惮那个邪恶的传承。”

他又继续道:“或者说是害怕,这个沙漠中的绿洲城市,在秘密祭祀那个道统的恐怖存在,引发了周围许多绿洲城邦的敌视,特别是他们搞了许多血腥祭祀,施行诡异的杀戮,还掳掠周围沙漠国家的人口,引发了众怒。”

“难陀王朝本来就在开国期间,旃陀罗笈多闻听此言,立刻派出大军来清剿,待到他本人亲至这个沙漠古城,才发现这座城市已经彻底的堕落。”

“这个城市之中,无论男女老幼,都沉溺于这个邪恶的教派,魂魄和心灵都受到了污染,旃陀罗笈多也是知悉了这一点,终于雷霆动怒,用大神通破灭这座城池,又使得大地沉陷,把整个城市掩埋进去,搬动山脉般的山体,以无上大法力摄来群山,镇压在大地中。”

老人说到这里,声音带着一丝悲伤。

“造了如此的杀孽,或许是后来旃陀罗笈多沦入魔道的一个原因。”

关丘听到这里也很震惊:“难陀王朝的那位王者,是一位显神修为的强者,世间还有让他看到害怕的事吗?这个道统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个道统名为彼岸。”

老人平静地解释:“这是个非常古老的传承,据说与上古道门中的某一支有关系,彼岸认为世界充斥着苦海,或者说整个世界,就是一个苦海,要逃脱苦海,就要离海登岸,而登岸之举,就藏在人的生死之中。”

“他们相信,在人世的第一个‘人’死亡的刹那,生死这条法则才被固定了下来,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从最初的生死开始入手。”

“为了改变人的生死,彼岸一度尝试扭曲时光,使时光倒流回到生命初次死亡的那一刻,希望创造由史以来的第一次生死转变,继而创造出名为彼岸的苦海之‘岸’。”

世间只有苦海,苦海就是此岸,无有彼处之岸,而来自古老时代的彼岸道统,其用意就是创造出一个抵达生死源头的“岸”。

这种观点,与佛道两家的超脱又有不同,彼岸的用意,要无中生有,从虚无中造出脱出生死之岸,还意图扭曲时光,解决人世的第一个“人”生死问题。

他们过去似乎做过一种非常危险的尝试,导致上古道门暴怒,这是引发了众怒,各方联合起来,把彼岸势力彻底打崩,才导致这个道统势力由明转暗,藏到幕后暗中行事。

关丘听到这里,也感到非常的震惊。

“彼岸吃了上一次的亏后,也不敢再乱来,逆转光阴,使时光长河回滚这种事,是犯了众怒的,他们也藏在历史的暗处,以打造阴间地府,做些隐秘的勾当。”

希达老人又道:“据我们咒藏一脉的记录中,彼岸后来又走了以尸证道的路线,决意从道门的尸解术中找到一条出路,后来传了出来,才有了许多炼尸法门,那大名鼎鼎的尸毗教的路数,应当有一部学自彼岸这个道统。”

关丘奇道:“彼岸的势力还渗透到了大沙漠中来了吗?”

“是啊,尸毗教的起尸法,与中寰的炼尸法门有所不同,本身就是由大沙漠的几个邪宗教派传出去的,尸毗教主可以说是结合了东、西两路的炼尸术法,才创出了尸毗教秘典。”

希达老人说到这里,目光又移到了这座黑塔上。

“这座黑塔,来历很可疑,我打算用自身的法力试一试,能不能从这座黑塔中,挖出一些关键信息来……”

“大师,你不用如此冒险。”

关丘连忙出言劝诫。

“我奉师命,也只是调查这纳瓦拉特纳峡谷,究竟是不是六道宝藏?又或者这其中究竟有没有什么阴谋家,抛出诱饵,在背后引动各方势力来这里暗中布局……假如这座黑塔真的与彼岸势力有些关系,就算是大师你,也搞不好会出事。”

“其实,我也不想多管闲事。”

希达大师幽幽一叹:“但是这件事背后并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目前,台面上这一局棋,除了铁勒人中的白凤部落,遮幕商会,很有可能,还有拜龙教这种大势力也掺了一脚……我师兄阿佳木身后,藏的可是一位实力深厚的入道强者,若是这件事不弄清楚,我们连如何局势究竟如何也不清楚,更不用谈什么保命一事。”

与关丘这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不同,希达老人看事情得非常准,眼光也很老辣,对于局势把握也远超于常人。

老人很早就意识到,阿佳木会在被放逐后数十年后,再度跑来找自己要抢夺咒藏一脉的护法十二天咒这件事多有一些蹊跷。

白凤部落这种铁勒人的大部落就不说了,遮幕商会、拜龙教哪一方不是只手遮天的大势力。

这些大势力要真找自己麻烦,何必束手束脚,自己等人对他们而言,连螳臂挡车都未必够的上。

然而对方没有明抢,反而操控其自己的师兄阿佳木、展红声这些散修,来抢夺咒藏一脉的根本咒法。

如此迂回的手段,明显是不想被他人知情。

越是如此,也就证明局势非常的危险。

除了关丘和自己等人已经身入其局,连与之无关的绿洲小城穆克塔也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而陷入覆灭的危机。

希达老人毫不迟疑地带队赶到这里,就是打算提前一步找到重要线索,其实他心中多少是有一个答案,那就是与当年自己与其师来到这里,以及咒藏一脉的上一代宗主,也就是自己的师尊莫名失踪一事有关系。

“了不起,真没有想到希达座师能够看穿到这个地步……”

突然,一个女声飘荡了过来。

“不过很可惜,接下来可不能任由你继续发挥下去,不然这个计划可能要泄底了!”

一道人影唰的一下,从外界飞了进来。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