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诡道求仙,从将自己炼成傀儡开始 > 812 旧法碎,新法立

812 旧法碎,新法立


第810章 旧法碎,新法立

这里是一望无际的荒凉。

沙丘连接着沙丘,跋涉于其中,也只能够看到远处的枯黄,似乎没有植物,没有动物,也没有生命的气息。

可是,这片大沙漠之中,也藏有零零散散、分布于各地的绿洲,这是沙漠中的奇迹,小男孩与这个老人就栖息在数百个分散于各地的绿洲城邦中的一座城池里。

这里说是城池,也只是低矮的城墙,是一座土城,这里名为穆克塔,其意即为珍珠,也象征着纯洁之地。

瞎眼老人是这座城唯一的一位座师,身份非常的特别,被认为拥有非凡神力,能够占卜、祈祷和疗愈,帮助绿洲中栖息的人们。

在这大沙漠中,每一位座师都受民众爱戴,连城主碰见他们也要恪守礼节。

阿月是这个瞎眼老人的弟子,也是城中一个低贱农奴生下的孩子。

穆克塔面积很小,根本没有多少人居住,待在这里的多半都是老人和体弱的妇女,年轻人大多都前往了沙漠中最大的几个绿洲城邦。

那几座较大的绿洲城邦,位于沙漠边缘地带,靠近大西夜国的土地。这也是一条著名的商道,也是一条抵近大西夜国腹地的捷径。

泥都索国、党项部族、柔然人利用这条路线,穿过铁勒人的铁蹄封锁,直达大西夜国,他们经常做大幽与大西夜国的生意,在两个大国之间展开多国贸易。

也因为这个原因,这几个大型绿洲城邦就成了商队的补给之地,那里有沙漠中最重要的资源“水源”。

只要有水源,就有机会种植作物,养活牲畜,要是连水也没有,那就连人的生存也成了一个重大的问题。

穆克塔城这片小型绿洲,面积还不到贺家所在的岁安城的十分之一,说白了也不过一个镇子大小。

全城人的生活起居,都依赖沿途的一条河流,被穆克塔的城主控制住,任何人没有允许,都不能跑到河流附近取水。这里的水非常珍贵,真正体现了什么是生命之源。

小男孩回到城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那个巨大的蜗牛般的驮兽,来到附近的一个水槽设施来饮水。

这是专门给牲畜饮水的地方,旁边还有几个卫兵守护,这里对本地居民免费,但是外地的商人想要取水,就要花钱。

小男孩没有姓氏,按照当地人的语意,他名叫阿月,阿月与这几个卫兵很熟稔,招呼一声,就牵着蜗牛般的驮兽来到水槽饮水。

石制的水糟边,已经有好几只本地人养的大蜗牛,正伸长脖子“咕噜咕噜”的喝水,显得异常的悠闲。

这种蜗牛形态的异兽,名为触驮兽,长着软软的触角,其实是一种妖兽,类似于金晴猫妖,只是智慧低下。

它们拥有强大的耐饥渴能力,能够在沙漠中长时间的活动,而且不畏沙尘暴,在各种极端环境长途跋涉也不费气力。

而且触驮兽还有一种特殊能力,在遇到危险时,能够潜入沙土之下,以躲避沙漠中最凶险的黑沙暴或是天敌。

旅人或是蓄养这种驮兽的人,也可以躲进它们的壳里,随它们一起潜入沙层中。

进入深沙中,也不用担忧无法呼吸。巨大的蜗壳中有一种黏液,能够分泌出使人进入沉眠的气息,这时人就会如同冬眠一样蜷缩在壳中。

等到外界安全后,触驮兽就会带着主人一起钻出厚实的沙层,从而逃出生天。也因为这些原因,这种触驮兽也成了大沙漠中最常见的驮兽。

阿月一边牵着触驮兽,一边把玩摩挲着刚捡到的玉扳指。

瞎眼老人也就是他的导师,名为希达,是远近闻名的一位座师,在禅修上的造诣非常高。老人在回程时,就用一根细红绳,把玉扳指串在上面,送给了阿月。

这也让阿月非常的宝贝,他从回到城里以后,就一直在把玩这个玉扳指。

“阿月,你是不是去了拘尸那伽罗圣城的遗址,在那里找到了什么好东西啊?”

水槽的守卫是个四十几岁的大叔,留着大胡子,笑嘻嘻地打趣。

“听说那鬼地方来了许多外地的修士,似乎在找什么宝藏,这个莫非就是找来的宝贝?”

旁边的一个握着长矛的守卫,也向他提问。

阿月立刻紧张的把玉扳指藏好。

“我……我可不会把这个给你们。”

“你这小子,我们又不会抢你的东西。”

那个长满络腮胡的守卫咧嘴一笑。

“我们不过是想看看你捡到什么厉害的宝贝?”

“阿月,你还真是小气鬼。”

这个提着长矛的守卫,要比同伴年轻一些,他也哈哈大笑:“沙漠到处都是古代圣城的痕迹,可是这么多年又有几人找到过宝藏,你捡到一块小破烂,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你知道吗?当年城主可是找到过一件非常厉害的法器,卖了出去,这才当上了我们穆克塔的城主。”

“哼。”

阿月有些生气:“城主那是个大宝贝,我这个是小宝贝,你们不要小看它。”

这两个守卫本来就是逗这孩子,看到他气冲冲的样子,忍不住大笑了一阵。

阿月自然很不服气,待到自家养的触驮兽喝完水,就气呼呼的牵着这只大蜗牛走开了。

突然,就在这时,一道极亮的光芒,从东南角的某个方向爆发了。

这是一道任何凡人都看不到的光芒,只有修行界的人,还有少数有修行资质的普通人能够感应到。

这个刹那之间,浩大的,宛如可以席卷时空宇宙的波动,在天地间回荡着,这是一股宛如推动世界转动,仿佛红日初升,辉煌而浩大,如同时代洪流的意念。

整个时空都在颤栗,震荡,若虚若实的浩大思潮,也在虚空中滚滚回荡,甚至穿透了时空长河,仿佛无穷无尽,穿梭在次元维度。

与此之中,还混杂着一个神秘的声音的自言自语。

“天道不仁不宁,以36入道之法则束缚众生,我今以‘大逆不道’之法,钳制天道之法则,天法若是正道,那人间之法又算何物……”

可惜,这段自言自语,并没有几人能够听见。

轰!

玄妙的波动一下子传递到了三界六道,遍布此方大千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正所谓“水激则悍,矢激则远。精神回薄,振荡相转”。天地万物都在摇动,无边的震动,如同佛祖成道时的六种震动,传到了任何一个角落。

也就在此时,阿月意念朦胧一片,他因为拿着那玉扳指,精神也渐渐受到影响,脚步一个踉跄,险些就要摔在地上。

城中的大路上,正好有一辆由四匹骏马拉着的马车,闪电一般就要冲刺过来。

“还不让开!”

驾着的马夫大叫一声,脸色也是一片煞白,就在这时,一道强烈的气流撕开路边的茂密草丛灌木,如劈波斩浪般冲击过来,一下子阻拦在了阿月的面前。

轰!

一声沉闷的响声,一道人影飞身过来,总算把他抱住。

……

阿月昏迷了一天一夜,等到他清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

他醒过来时,就发现希达座师就在他的身边。

“阿月,看来你终于醒了。”

瞎眼老人似乎敏锐的感觉到他的清醒,他盘膝坐在一间土屋子里,旁边还点着一盏灯。

“你之前差点被城主的马车撞到,多亏了有人救了一命,来,跟这位关先生打个招呼,是他救了你一命。”

阿月揉了揉眼睛,突然发现睡着的草席边上,地上盘腿坐着一个黑衣男子。

“我叫关丘。”

这个年轻人微微一笑:“是道奇一脉的弟子,你好,阿月。”

“你好,关大哥。”

阿月有些惊讶。

“谢谢你救了我……还有,我是怎么搞得,莫名其妙就睡着了。”

关丘与那瞎眼老人似乎面有难色,不过两人都没有说明,希达大师只是淡然说道:“你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暂时受了点惊,能醒过来就没事了。”

老人微微一笑,摸了摸他的脑袋。

“阿月,你应该也饿了吧?之前有给你准备一些吃的,快点起来吃吧。”

“好的。”

阿月意外的单纯,他的肚子确实空荡荡的,要不是被希达座师提了一句,还想不起来。

听到老人提醒他已经准备好吃的后,他也没有想太多,就缓身爬了起来,去土屋外面找了些吃食,填饱肚子。

与此同时,关丘与希达座师明显聊了起来,不过他们说的话阿月也听不懂。

“关居士,你来这里也是为了六道宝藏一事?”

瞎眼老者不紧不慢道:“老实说,本人在大沙漠待了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与六道宝藏有关的任何消息,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实在是充满未知之数。”

“我也知道这一点。”

关丘也露出一副慎重的模样,他沉吟道:“只是,我身负师门重责,有必要对这件事展开一番调查,大沙漠之中,与古代大日武尊所创立的王朝有关的圣城遗迹有多处,可要说到对这些遗迹的了解,也只有座师所在的禅修一脉,对此多有掌握,这也是我来此地,找座师助力的原因。”

“是吗?”

瞎眼老者手中持着一串念珠,他默默念诵了几句佛号,叹了口气:“关居士拿着吾师门的铁令来找我求助,此事我也不好拒绝,不过这段时间,大沙漠来了不少外人,这些人也在暗中探查。

据我所知,其中有人绝非什么善类,你要去的纳瓦拉特纳峡谷,又叫魔鬼峡谷,是一座禁忌之地,虽然那里也有一座圣地,可是擅自前往,难免会触碰其中的魔魅。”

“禁忌之地?魔魅?”

关丘疑惑地问:“那地方究竟有些什么东西?”

“昔日,难陀王朝建立时,覆灭了许多绿洲中的国度,虽然后来的旃陀罗笈多改信了佛宗,选择了广施仁政,但是过去造下的杀孽并没有消失。”

瞎眼老才继续道:“纳瓦拉特纳峡谷就是过去一座被旃陀罗笈多屠杀的城市,武尊在没有开悟之前,身为难陀国王的他,杀人盈野,动辄就是屠灭满城人口。

攻城一战中死伤枕藉,无数城民死于他的怒火,后来旃陀罗笈多发愿忏悔,又在魔鬼峡谷中修了一座寺庙,供奉众多僧侣,祈求死者的冥福。”

从老人口中幽幽道出一段遥远的历史。

“只是后来旃陀罗笈多被人蛊惑,遁入魔道,亲自屠杀了魔鬼峡谷中的所有僧人,以大法力震断地脉,把整座佛寺封印在地脉之中,那座峡谷也因此变成一座死亡绝境,充满了凶厉的恶灵,还有种种危险。”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关丘闻言也唏嘘不已,他又询问了一下其他的问题,与老人商议了许久。

阿月对此漠不关心,他吃饱喝足,就发觉胸口的玉扳指有些发烫,就好奇的拿了起来,忽然此时,一个奇异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响起来。

“小家伙,你在昏迷前是不是有听到什么声音?”

阿月吓了一跳,险些把手中的玉扳指丢到地上去。

“你……你是谁?”

“不用说话,在脑海里想一想,我就能够听到你的声音。”

那声音有些漫不经心地回答:“我一直住在玉扳指里。”

阿月闻言左顾右盼,他打量了四周,并没有一道人影,这才确认不是有人在作弄自己。

“你怎么会住在玉扳指里,这里面又不能住人?”

“须弥之中可以藏芥子……为什么玉扳指中不能住人…?”

贺平反问一句:“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在昏迷前是不是听到有人在说话,他是不是说‘天道不仁不宁,以36入道之法则束缚众生’?”

“啊,好像是有唉。”

阿月点了点头,他又捂住嘴,在心里回答:“不过我也没听清,也不确认是不是这样。”

“是吗?”

贺平倒没有继续问下去,他也没有料到,幽帝竟然闹出了这么大的阵仗。

“幽帝,在我与佛母,影尊,五通魔主交手之时,还真是弄出了不得了的事……”

“看样子!他还真的改变了天道所设的36入道正法……”

此时此刻,他就算位于这枚玉扳指中,也能够以运转天机,推算世间种种变动。

而在贺平体察天道变化后,赫然感应到了36入道正法之中《万象千幻图》这门入道正法彻底消失了,原本的太乙道府占据前三位的正法,全部自行下降一个位阶,取而代之的是一门全新的正法——“灭龙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