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巡天妖捕 > 第七百四十五章 秦帝

第七百四十五章 秦帝




  司无命轻叹一声,就在帝陵之外咫尺处站着。

  他抬腿便能迈入帝陵之中,三两步便能去到九龙台前。

  但他偏偏不再前进。

  抬头看天,是气运之龙翻滚,龙吟之声跃于耳旁,却并非是方才监天司的那一条。

  远眺京城,只见一道金光自皇宫冲天而起,几乎要将漫天的乌云冲破。

  司无命知道,那金光是道韵,是那位的大道显化。

  “帝王之道,堂堂正正,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呵。”

  司无命轻声开口,嘴角微微翘起。

  “可世间哪有万世之王朝?天大的帝王,最终也不过一捧尘土而已,不值一提。”

  京城上空,秦家老祖的身影显现。

  “那便让老朽看看,是老朽这九州之尊的帝王道厉害些,还是道友那润物细无声的岁月道更无情些。”

  司无命脚步轻点,身形缓缓升腾而起。

  他看向上山的方向,在山口那边,恰逢黎剑与宋苍赶到。

  “去将九龙台打碎,让大秦的气运之龙也重归天地。”

  宋苍不解道:“殿主已经到了此处,怎么不顺手为之?”

  “因为本尊不想承受九州气运的反噬,若是平时倒无所谓,可他秦帝终究还在。”

  宋苍点点头。

  破坏九龙台,便代表着破坏九州千年以来的规则,这是与九州龙脉作对,也是与天道作对。

  这种行径自然会有反噬。

  所以长生殿才谋划许久,乱了天下九州大半,让那九龙台上的龙气消散。

  为的便是减轻这反噬,达到能够承受的地步。

  从非秦家血脉触之即死,变作或许是天谴降临,或许是别的什么。

  总之,如今早已从事不可为,变成事有可为了。

  九龙台就像是秦家与九州龙脉的约定,秦家保九州风调雨顺,龙脉则让气运永佑大秦。

  九州是长生殿乱的,但却也是大秦的违约。

  而宋苍与黎剑早就做好了承受代价的准备。

  这也是他们早就预备好要付出的代价。

  可正当他们两人朝着帝陵方向走去时,宋苍却猛地顿住身子,眼睛瞪大。

  他想起了方才司无命的话。

  “秦帝?殿主称他秦帝?!”宋苍震惊的看向远处那金光映照下的老者,“千年前那位带领秦家一统九州的大秦开国皇帝?”

  “他还活着?!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大秦皇宫中坐镇的第八境,就是他?!”

  大秦千年,二十余位皇帝,都只能以本名冠与帝称之前,便是因为秦家人知道,能称秦帝的,只有一位。

  那便是千年前带领秦家成为九州之主的那位。

  大秦开国皇帝,秦烨。

  “本尊都还没死,他怎么就不能活着?”司无命低笑一声,身形消失不见。

  下一刻,天地间泛起了几分萧瑟的灰暗。

  司无命身周的一切仿佛都失去了颜色,他的速度越来越快,不像是飞跃,而像是时间被跳过了。

  他闪烁着来到了京城之上,直面那千年前的大秦开国皇帝,那九州真正的至尊。

  金色与灰色几乎将整片天地笼罩,两位道成境修士的大道显化不断的侵蚀着,辗轧着对方。

  而这,只不过是他们两位的气势之争而已。

  在这一刻,几乎所有的入道境修士都下意识抬头,看向天空中那两道身影。

  一位布衣,一位黑袍。

  他们还未动手,便已经让整片天地失去了声色,只留下他们的余威。

  ......

  皇宫中,林季与兰泽英并肩站在常华殿外,身旁不远处便是楚公公。

  他们都紧紧盯着天空中两位道成境修士。

  “明知宫中有个老怪物,你们还敢这般谋划?”林季颇有些震惊的说道。

  “身不由己罢了。”兰泽英随口应道。

  楚公公则笑了两声。

  “秦帝修的是帝王之道,真正的帝王之道。而他本就是九州至尊,因而世间万物他唾手可得,九州一切不过他囊中之物。”

  “他早在千年前便站在了九州之巅,这一站便是千年。”

  “万事万物都入他耳目,但他能听却懒得听,能看却不屑看。”

  “这般人物,会在意身旁几只虫子的聒噪吗?”

  听完这番话,林季算是明白了过来。

  正如楚公公所言,站在巅峰站了千年,谁会在意身旁弱者的阴谋。

  兴许这阴谋在秦帝看来,不过是玩笑而已,随手可灭。

  而他也的确有这种资格。

  在楚公公的话音落下之后,不同于林季,兰泽英则有些在意的看向了楚公公。

  “你不是楚总管。”兰泽英说道,“你是谁?”

  闻言,林季稍稍退后了两步,将地方留给两位阉人。

  他也早就察觉到楚公公的不对劲,只是没法确定而已。

  楚公公捂嘴笑了笑。

  “钱明那蠢货说的不错,英子是长大了,脑子都转的灵光了些。”

  兰泽英神情一滞。

  “你是莲芳!”

  “莲芳是谁?”林季没忍住,好奇问道。

  楚公公则一转身,再转回来时,却已经变成了一个面容略显温婉的女人。

  连带着衣服都变成了黄色的长裙。

  “长生殿长生使莲芳,见过林天官...不,该是林道友了。”

  见林季挑眉,莲芳又道:“如今林道友没了官身,这大秦如何与道友也没了干系,想来我们不该是敌人吧?”

  “林某此番只为看戏,本就抱着作壁上观...”

  他的话还未说完,天空之中,金光大放。

  “哈哈哈,司无命!千年前你便不如朕,如今你还是不如朕!”秦帝放声大笑,声音响彻天地。

  而被逼退的司无命冷哼一声。

  “高群书!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在司无命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身影自城中而起。

  “司尊千年都等了,还差这一时?”

  说着,高群书的身影在半空中。

  他抬头看天,微微皱眉。

  “这天好像也太阴了些。”

  那乌云平白无故便散了,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高群书又道:“二位交手的威势未免太大了,你们高高在上自然无所谓,可脚下毕竟是京城,百姓无数,总要收敛些的。”

  话音落下,司无命与秦帝身后的大道显化骤然消散,虽然眨眼间便又重新凝聚,但却不复先前那般遮天盖地。

  “咦?有趣...朕竟然嗅到了佛法,言出法随?”

  “并非言出法随。”

  高群书微微摇头。

  “凡有所相,不过虚妄而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