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凝雪馥霜 > 第19章

第19章


  萧尘枫嘿嘿一笑,道:“我那不是把你当做兄弟嘛,兄弟间切磋当然要认真了。”
  花凝雪点头:“对啊,我们是兄弟,所以不必在意那些繁缛礼节。再说你住的是客房,我们只不过是住在同一个院子而已。”
  萧尘枫想了想道:“也对。”
  两人愉快的回到各处,花凝雪回到自己院子,萧尘枫回到前庄收拾东西。
  夜晚,花凝雪正要休息,突然听到院中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花凝雪暗想:难道是白墨寒,果然大白天的不能乱想人,这不晚上就来绑人了。
  花凝雪小心翼翼的靠近房门,猛的一打开,抡起拳头,只见,院中放着一个大大的包裹,萧尘枫的脸下一刻从包裹后面露了出来。
  望着萧尘枫大大的笑容,花凝雪把握起的拳头放下,靠在门口倚着门栏,环胸一抱,道:“我还以为你会明天搬过来。”
  萧尘枫将大东西朝客房移动着道:“早一点搬过来,我就能早一点解脱了。”
  花凝雪笑着走过去“到底是你解脱了,还是前庄弟子解脱了?”
  萧尘枫佯装生气道:“看到我一个人拖这么大的东西也不知道过来帮一下,别想站在一旁看我笑话。”
  花凝雪轻哼一声道:“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说罢,走到包裹另一侧,两人使劲抬了起来。
  废了好大的劲才将它搬到屋里,点了灯,萧尘枫看了看房间,满意的道:“不错不错,东西齐全,还挺干净。”
  花凝雪直了直腰,揉着胳膊道:“那可不,我可是一回来就收拾了客房,你还不赶紧拿点值钱的东西来感谢我。”
  萧尘枫道:“哎呀,咱俩这关系,是值钱的东西能衡量的吗?”眼神撇到了花凝雪的手腕,双眼一亮“你这手镯不错啊。”伸手就要取过来。
  花凝雪立马捂住,喝道:“你不能打它的主意!”离萧尘枫远了些又道:“它的主人是一个小姑娘,我以后要是碰到了她,要还的。”
  萧尘枫跃到桌上一坐道:“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中毒的姑娘?你救了她,她将玉镯送你做报酬,你为何要还?”
  花凝雪摇头“救她的是师傅,不是我,虽然师傅给了我。”花凝雪一顿,看了看手腕的玉镯又道:“但是,她始终是玉霜的主人。”
  “玉霜?你是说这个镯子?啧,有的时候,真觉得你很奇怪。”萧尘枫皱着眉头看着为个镯子起名的花凝雪,嘴角一抿,跳下桌子,从包裹里拿出铺盖被子,打着瞌睡道:“我睡了,你随意。”
  花凝雪嗯一声,带上门出去了,回到自己的屋里,躺在床上怎么睡也睡不着,左手不由自主的摸向右手腕的玉镯,手指将刻有霜字的内侧反复擦过,眼前浮现出那张清秀干净眉宇间含有一丝清冷的面孔。
  “她,真好看。”
  不知何时她才渐渐睡去。
  今晚月色清淡,本就寂静的白柳门更加平静,月光倾照进亭子里的男人,夜里冷风吹过白墨寒的衣襟,冷峻的面孔配上生人勿近的气质,让人不敢靠近。
  可总有人会打乱这种气质,亭内黑衣女子凌厉的斥道:“白墨寒!主人交代你的任务你到底还记不记得!”
  白墨寒眼神一沉淡淡道:“不急。”
  黑衣女子气笑道:“不急?呵呵,这都多少天了!你到底有没有将主人放在眼里!我看,你根本就是不敢去,或者说,你,还是放不下那个女人!”
  下一刻,黑衣女子的喉咙被扼住,后背狠狠的撞上柱子,白墨寒冰冷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你,不配提她。”
  掐着脖子的手愈是用力,恍惚间她像真的看到了死神模糊的影子,白墨寒危险的语气又再次传来:“今日不想杀人,滚吧。”
  黑衣女子被甩出亭子,在地上趴着呼气,沙哑着说道:“咳!!你这么对我,就不怕主人知道吗!”
  白墨寒居高临下的直径走过,留下一句话在冷风里:“那是你的主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