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国公大人缠得要命 > 18病

18病


  屋外,两个丫鬟听见回答,一个年纪稍长的丫鬟道,“主母令我等送来一碗佛跳墙,望女郎莫要辜负主母的一番心意。”
  两人恭敬的站在一旁,未必有离开的打算。
  朱麽麽见此,连忙走到聂沉璧的屋门外,冲着屋里叫唤了几分,“我家女郎想是睡沉了。”说这,手就想要接过丫鬟捧着的药膳,“待到女郎醒了,奴自会服侍的。”
  这时一阵脚步声走,白日里的中年妇人再次跨入院内,“沉璧,伯母来看你了。”
  卧在寝室内的聂沉璧,听到这话,脑袋里嗡嗡直响,此刻她的面色苍白,四肢发凉,丰润的嘴唇退下血色,“既然是伯母来了,快些进来吧。”
  这边话音刚落,丫鬟推开房门就走了进来,“沉璧休息的可好?”
  聂沉璧眼皮也不抬,只是难受的喘了一口气道,“沉璧无用,让伯母忧心了。”
  明明女子就在不远前,那吐出的几个字好像隔了很远很远的距离,中年妇人走向前去,一手托住聂沉璧的手腕,手指扣在她的脉搏上,将她扶起身来,妇人眉头微跳,这样的天气了,这女郎竟出了一身冷汗。
  妇人一边叹道,一边盯着她的神色,“沉璧受苦了,真是难为你了,伯母想着你的病来的突然,心中忧心不已,这不特别给你炖上一份佛跳墙,你也吃上些吧。”
  聂沉璧低眉敛目,这妇人的手还按在她的手腕上,话音落下才将手拿开了去。
  难为她?这话里的意思真是有意思,明里暗里戳自己装病呢。
  她虚弱的笑了笑,此刻她的精神疲倦,头晕目眩,“沉璧身子弱,这汤羹过于大补,只怕身子受不起,还汤羹还请伯母收回吧?”
  妇人呵呵笑道:“孩子啊,有所谓长者赐不敢辞,你可不能辜负长者哦?”
  她说的语重心长,颇有几分苦口婆心。
  妇人心中惊了惊,眼前这个女郎似乎知道郎主用意一般,这话里想是意有所指的,随意摇摇头,不可能,这安排也是昨晚临时定下的,她怎么猜想到这些?
  见聂沉璧没有反应,妇人叹了一口气,道:“孩子,伯母只是心痛你。”她顿了顿,“我只有锦瑟一个女儿,往后你也是我的女儿,你要有什么事情也可与我直说。”妇人温言笑道。
  说着说着,她都有点说不下去了,没办法,那少女此刻的面上已是菜色,比白日里还要难看几分。
  只是,俗话说的好:媚术中有一句话叫做“外媚修身,内媚修神”,这女子,分明是天生媚骨的内媚之态。
  怨不得郎主如此看中,若是将她献给常山王,想来郎主所谋只是一定有个准头。
  只是,现如今她这幅样子,她要与郎主好好谋划一番。
  聂沉璧心口绞的难受,若是这妇人再不走,她怕是要坚持不住了。
  那妇人见她不语,又看她脉象沉细,柔柔一笑,提步朝外走去,“好了好了,我也不打扰沉璧休息了。”说罢,她手一挥就带着两个侍女离开。
  见人走后,朱麽麽忙将院落关了门,就走回屋内,只间聂沉璧此刻虚弱的趴在床沿边,嘴巴一直微张吐着气。
  “女郎?”朱麽麽唤了一声,见她没有反应,这一下子就慌了神,她以为她的女郎与白日一般在装病呢,“女郎!”
  “麽麽,我无事,帮我将为颈后的银针拔了吧!”聂沉璧趴着,无精打采道。
  朱麽麽俯身往她的脖颈处看去,之间一只细且长的银针隐隐闪着寒光,神色一惊,脸色一白,连忙蹲下身,拨开聂沉璧的长发,将那根针拔了出来。
  ‘叮’
  银针落地,朱麽麽抚着聂沉璧孱弱的肩膀,心痛道,“女郎,你不要命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