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死亡作业 > 第3229章 陈旺

第3229章 陈旺


“其实,加入鬼师,也不是不可以。”

在我说完这句话后,不光是周达微微一愣,就连孙程乾也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我居然说出这种话,在他眼里加入鬼师等同于反叛人类,等同于人奸!

因此,孙程乾直接就急了,连忙道:“叶炎,你在瞎说什么,鬼师害死了我们多少人,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看到孙程乾这副焦急的模样,我顿时有些无语。

大哥,好歹我们也认识快一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我说愿意加入还不是为了忽悠住周达,不然的话侯梓萌就真没活路了!

再说了,就算我真想加入鬼师,也不会听周达的三言两语就给我骗走啊,我又不是蠢货!

我对孙程乾使了个眼色,不明白他明白我的意思没,不过我也没空做多解释,因为周达还在那边看着呢,事实上周达在听到我的话后他也愣住了,估计他也没想到我会是这个回答,足足愣了好几秒,周达方才语气狐疑地道:“叶炎你认真的?不会是在骗老子吧,你在灵调局呆了那么久,我一句话就能让你放弃立场??”

听了周达的话,我都气乐了,你刚才说的话明显就是想让我加入鬼师,现在我同意了,你又不相信了,到底要我怎样?

不过,其实仔细想想,周达不相信也是情有可原的,因为我为阳局帝局做了很多事,他不相信我能立刻改变立场,毕竟周达也不是傻子,不会我一点头他就屁颠屁颠的相信。

但我还有两个杀手锏没用。

“周达,现在阳省情况有多糟我比谁都清楚,也许再过几天我们就都死了,而我不想死,只要鬼师能保我不死,那我加入鬼师又有何妨??”我理直气壮地道。

听了我这番话,周达顿时沉默了下来,他在思考我这番话的真实性,因为他有点让我说动了,在死亡面前他不觉得会有人能够淡然面对,所以我这个理由他起码信了五成。

“叶炎,不得不说,你的话挺有说服力,但这依旧不够,我没有办法相信你是诚心的,以前的经历让我很难对你心生信任,除非...”周达面具中的两个眼睛寒光一闪,道:“除非你现在就把孙程乾给杀了!”

尼玛!

这周达和周震还真是亲爷俩,都是一样的变态,考验一个人是否可信都喜欢让他去杀人,考验陈易时让陈易杀我,考验我的时候让我杀孙程乾。

真变态。

闻言,我这边还没说什么,孙程乾脸色顿时变了,连忙退后了数步,他现在有点分不清我心理到底怎么想的,看向我的目光也有着一抹陌生和警惕之意,道:“叶炎,你不要让周达骗了!”

“我当然不会被骗!”我心里吐槽了一句,目光又看向了周达,道:“抱歉,这件事我做不到,因为孙程乾是我的好兄弟。”

“你...”听了我的话,孙程乾顿时怔
了下来,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

估计孙程乾此刻脑子也有点乱。

而周达的情绪明显因为我的拒绝而有所波动,只听他激动地道:“叶炎,你连这点要求都做不到,就想加入鬼师,我看你就是在做梦!!既然你心不诚,那你还是死在阳省吧!!”

“你先别激动。”我看着情绪明显激动起来了的周达,冷静地道:“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也不迟!”

“好,我就看看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周达冷声道。

他已经决定,如果我说不出让他信服的话,他就会立刻杀了侯梓萌,当着我和孙程乾的面上,让我们尝到痛苦的滋味,以及欺骗的代价!

如果我要是手里没个底牌,我还真会让周达让我杀死孙程乾的要求给镇住,继而会导致计划破产,然而我却有一个杀手锏还握在手里,我相信这个杀手锏一定会让周达有所反应。

“呵呵,老周,你爷爷是什么情况你最清楚,而我既然你们这么上心,那肯定也知道我的详细资料,自然也应该知道...”我笑了笑,目缓缓地道:“知道我以前也曾在鬼师班级中呆过,知道我和你爷爷经历过相同的事,我说的应该没错吧?!”

没错,周达的爷爷周震,在三十多年以前还是个大学生的时候,班级里也曾出现过鬼师,最后全班活下来的只有他一个,这也导致他在那个年代成为了少有的修炼者,并逐渐成长最后建立起了周家。

这件事,我也是刚知道不久,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我相信学生时代遇见鬼师的经历,一定是促使周震带着周家反叛的一个重要原因。

没有理由,只是猜测,如果硬要问我为什么那么自信,可能是因为...

在刚才那一霎,我脑子里闪过了沈空的影子。

这次我选择忽悠周达,不光是为了拖延时间解救侯梓萌,也想从周达的口中得到一些答案,得到沈空没有来得及回答的答案。

因此,我话音落下之后,我便是紧盯着周达,我相信他身为周震的亲孙子,一定会知道一些什么。

事实上,在我说完这番话后,周达的脸色直接变了,眼睛也微微睁大,也不知道此时的他内心在想些什么,足足沉默了好几秒,周达才缓缓开口道:“没错,你的这些经历我都了如指掌,所以你想说什么?”

成功了!

隔着面具,我看不到周达的脸色,但我从周达自谈话以来最久的沉默能够看得出来,我这番话对周达一定有所触动,而以周达这种残暴的性子,对我产生同情的可能性不大。

这背后绝对还有让周达情绪变化的原因存在。

“我想说的你还不明白么?”闻言,我压住了内心由于即将知晓答案而激动的心情,放平自己的声音,一字一顿地道。

“因为中学时期的经历,我对灵调局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信任,更没有任何的感情存在!”

#每次出现验证,请不要使用无痕模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