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31章 陆往清禽兽!!!

第31章 陆往清禽兽!!!


就这么结束了。

“”

这tm都不上, 神经病啊!

肯定是陆往清不行!

撩完就跑,就这么晾着他一个人,!

夏橙因骂骂咧咧一锤枕头, 立正站好的某处存在感太强实在无法忽视,又继续骂骂咧咧自行解决。

/

他在酒店这一觉睡到了下午, 很久没有睡那么足了。

陆往清给他喝那包感冒药卓有成效, 头不晕腰不酸腿不疼, 精神充足,活蹦乱跳,非常舒适。

夏橙因又赖了一会儿床, 直到床头的座机响了。

“喂, 橙因呀,睡得怎么样啊?”陈导的声音。

夏橙因一个激灵坐起身起身, “啊陈导, 我昨天出意外状况回不了基地, 所以……”

“我知道,陆老师跟我们说了,”陈导表示非常了解,语重心长道,“你们小年轻精力好, 但是也要注意节制哈,而且毕竟是公众人物,要注意影响。”

现在是完全解释不清了。

“我这会儿派了车来接你,你收拾收拾过来吧。”

夏橙因挂了电话起床, 发现床头柜有套新衣服,简单的白t牛仔裤,是他平时喜欢买的牌子。

他换上洗漱完, 感觉雨后室外还有点冷,披上陆往清的风衣才出门。

苗总的西服外套用购物袋装好了,回去洗干净了有机会再还给他。

陈导派的车已经早早在酒店外等着,路上还是堵。

夏橙因开着窗,趴在窗边呼吸雨后空气,久违地放空大脑。

他在车上无聊又睡了会儿,一个多小时后到达基地,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吃完晚饭就被叫去练习室训练。

第二次竞演在即,尽管他们这几位被选中和导师合作的只是表演舞台,可以直通第三轮,但也是一个吸人气的重要机会。

夏橙因掐着手指算了算。

吵架一天、教编舞一天、拍mv耽搁了一天,在酒店耽搁了一天

最后,他望着唯一竖着的食指,瞳孔地震。

所以舞台竟然就是明天了!

看来今天晚上别想睡了。

还好陆往清这歌不难,编舞更是考虑了他的零基础,动作少幅度小,部分时间只用深情对视。

练习室就他一个人,陆往清连个影子都没有。

夏橙因自己先放了音乐复习编舞。

关于陆往清,性那方面的吸引力无法避免,夏橙因也不想憋屈了自己。

可是做了一回陆往清竟然就不行了。

陆往清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一会儿行一会儿不行,搞得他也很混乱。

陆往清爱咋咋吧,他也不想管了,公事公办把这次舞台完成好就一刀两断。

夏橙因懒得多想,有点记不清动作了,他又去拿了ipad蹲在墙边复习。

这时候已经晚上八点,陆往清还没来。

夏橙因刚放下ipad,起身,灯光突然亮了。

“不开灯?”陆往清站在门边。

夏橙因上下打量他一眼,莫名觉得看陆往清很不顺眼。

时间这么紧迫,这家伙却不紧不慢的样子。

“我在看平板,刚刚天还没黑呢,”夏橙因不高兴地蹙眉,“ 你这么这么晚才来?”

陆往清垂眼,微不可察地笑了一下,“等你消化了,热热身,方便运动。”

“?”

语罢,房间门“咔嚓”一声合上。

稍作踌躇后,陆往清又反锁上了。

夏橙因默默看着他略带诡异的一举一动。

一些小细节罢了,也没太放在心上。

但莫名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陆往清脱了外套过来,自然而然楼住他的腰,盯着他手上的平板,“到哪了,嗯?”

夏橙因瞟他一眼,“跳探戈这里。”

怎么肯碰他了,之前不是跳舞的时候都不想搂吗。

陆往清没接着谈论这个话题,也没立刻开始练习,只是摸了摸夏橙因的头发,“昨天睡得怎么样?”

“挺好的。”

“睡了多久?”

“十多个小时吧,来基地的路上堵车,又睡了会儿。”

“酒店的床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挺软的,没有不舒服”

“感冒好了?”

“好像没感冒,昨天就是有点着凉,今天挺精神的。”

“那就好。”

怎么突然这么关心他。



不明不白被盘问完后,夏橙因茫然地偏头,“所以呢?干什么?”

陆往清不说话,凑近,和他接吻,离开时津液仍是相连,陆往清笑了一下,在他耳边轻声吐出两个字。

夏橙因怔愣了一瞬,反应过来,瞳孔放大,双颊顿时烫得不行,“在、在这?!”

“对。”陆往清亲着他的耳垂,手已经探入t恤里。

夏橙因非常不理解,“不是,你想什么呢,昨天不做,今天不分场合!”

陆往清置若罔闻。

“不行,明天就舞台了”夏橙因被他亲得浑身酥麻,转过身面对陆往清,推了推他,试图跟他严肃谈话。

手掌在陆往清结实的胸肌上弹了两下,没有推动。

夏橙因盯着桑蚕丝勾勒出的漂亮肌肉,沉默,喉结动了动。

好爱。

下一秒,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侵袭,夏橙因被托着屁股抱起来。

“卧槽你干嘛?!”夏橙因下意识搂住陆往清脖子,气愤地狂拍他的背,“你踏马放我下来!!!”

“好。”陆往清应是应了,手上却恶劣地捏了捏。

“卧槽你!!!我!!!”

夏橙因在张牙舞爪间被放在练舞的扶手上虚坐着,陆往清不为所动,往前倾,扶住他,挤在夏橙因的□□,单手给他脱t恤。

“陆往清你是疯了还是喝醉了!”夏橙因捂着t恤,不让他脱。

“不是,没有醉。”

陆往清停下动作,微眯着眼睛,指尖抚摸着夏橙因的嘴角,语气像在撒娇一样,“我等好久了。”

夏橙因噎了一下,欲言又止,终还是选择后腿一步,“要做也回去做。”

陆往清摇了摇头,“不,在这里做。”

夏橙因扭着脑袋拼命躲他凑上来的嘴,“不是!为什么非在这里做!”

陆往清亲了他一下,掰过他的脑袋,指引他看左上角,抿着唇,有些羞涩地笑了笑,“这里”

夏橙因顺着他的视线,看着天花板上状似一只大眼睛的电子产品,瞳孔地震。

“有摄像头。”

话音落下。

“卧槽陆往清你tm神经病啊!!”

()

“你好歹把灯关上吧”

“不关。”

“呜呜,那就做两次可以吗。”

“不会的,我会让你满意。”

“你疯了啊,会被看到的陆往清!”

“我不确定,可能正在看吧。”

“你tm有病!混蛋!禽兽!”

“不是做床伴吗,说好了的,我答应你。”

“我tm杀了你陆往清!!!”

“嗯,我也爱你。”

()

陆往清抚摸着他的脸颊,落下一吻,声音很轻柔,“我听你的,我会让你很高兴,但是你不能找别人,好吗?”

夏橙因意识模糊,呜咽着应了。

闭上眼之前,只看见陆往清眼睛里翻涌的,太多的、足以让他窒息的情绪。

爱意、贪恋、无助、嫉妒、占有欲

夏橙因分不太清,只是感觉很复杂,甚至有些害怕了。

却还是拉过陆往清的手,委屈巴巴嘀咕:“你弄得我好疼……”

()

夜深人静,夏橙因才被抱回床上,得以喘息。

原来这家伙就是为了今天尽兴昨晚才让他好好休息!

他越想越气,愤愤地拿起枕头狠狠砸了陆往清几下,“你踏马什么毛病,我没脸见人了我!!!”

陆往清脸上还挂着满足的浅笑,一动不动挨了几下打,把他摁住,亲了下,“乖,快点睡。”

夏橙因默默放下枕头,任陆往清搂他回去睡觉。

今天从练习室关上门的那一刻开始,不管他怎么叫怎么闹,陆往清都是温柔地哄着,然后用行动让他闭嘴。

惹不起。

扶手、镜子前、地板上、摄像机前、窗户前

保守估计得有三次。

回宿舍后又是床上、浴室、阳台

是都市小说里霸道总裁的程度了。

爽归爽,夏橙因还是憋屈得不行。

想着,又觉得气,拿起枕头转身又狠狠砸陆往清几下,“你到底tm想什么啊陆往清!!!”

浑身酸疼,连打一架都打不了,窝火。

陆往清见他这样下去今晚都睡不了了,无奈叹了口气,把他枕头夺过来,枕回脑袋底下,摸着头发温声安抚,“乖,我骗你的,没有拍到。”

夏橙因愣住,“?”

“我把摄像头关了。”

“真的?”

“嗯,没有人看到。”

不像是说谎。

“你不早说!”夏橙因冲他重重一哼,锤他一下泄气。

却是放下心,转过身睡觉,

陆往清从身后搂住他,云淡风轻地,接着把后半句话说完,“但是收音麦克风没有关。”

“”

/

“舞台我不去了,我去不了,”夏橙因被晨铃吵醒,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推陆往清几把,“你自己想办法。”

陆往清把他往怀里摁了摁,抓住他的手亲了下,“嗯,不去了。”

夏橙因闭着眼睛嘟囔,“都怪你。”

陆往清表示赞同,“都怪我。”

陆往清搂了他一会儿才起床,夏橙因察觉动静,睁开一只眼睛,“你要去呀?”

“嗯。”陆往清应了。

“你一个人上台?”

“对。”

“你先穿上衣服吧,辣眼睛。”

陆往清现在□□,盯着晨间起立的那玩意儿到处晃,从夏橙因衣柜里拿了条内裤穿。

夏橙因喜欢穿宽松的衣服,陆往清勉强能穿上他的,但还是有点紧。

夏橙因看他和他那玩意儿都不爽,躺在一旁指指点点,鸡蛋里边挑骨头,“你穿我的干嘛!”

“那我光着出去?”

“”

陆往清又拿了他的t恤和运动裤穿,披上夏橙因昨天带回来的风衣,然后去洗漱。

夏橙因捡起地上陆往清昨天穿的裤子,从里边摸出手机来。

很久没有摸手机了,不心痒是假的。

他那些占内存的网游陆往清倒是一个没删。

陆往清洗漱完就见夏橙因躺在床上拿他手机打游戏,他过去给夏橙因多垫了一个枕头,临走前把床头柜上的项链拿起来戴上。

这是夏橙因前天拍mv的时候戴的。

夏橙因见他要走了,头也不抬,“你自己去吧,手机留着,借我玩。”

“好,”陆往清很好说话,“我把电脑也给你拿过来。”

“拜拜拜拜。”

“嗯。”陆往清在床边站定,还没有走,俯身看着夏橙因。

夏橙因瞟他一眼,又看回游戏,要打团战了。

无奈,飞速凑上去亲他脸颊一口,道了声“加油,我等你回来”,低头继续打游戏。

陆往清刚踏入娱乐圈的时候,事业当然不可能一帆风顺,夏橙因害怕他这性子受打击,费尽心思千方百计给陆往清鼓励,每每陆往清出门工作前都要给他一个亲亲和一句“今天加油哦我等你回来”,三百六十五天雷打不动。

结果给他惯的。

要不是忙着打游戏夏橙因得好好教育一下他,床伴就要有床伴的样子。

/

晚上八点。

“陆老师。”

“陆老师早上好。”

“陆老师好。”

陆往清经过走廊,一一点头回应问候,脚步前所未有的轻快。

主持人刚刚宣布下一个是陆往清组,弹幕瞬间爆炸。

【啊啊啊啊啊陆老师来了!!!】

【呜呜呜陆往清我命中注定的老公!!!】

【陆老师终于又带着优秀的作品回来了~】

【陆老师和夏橙因组是吗?】

【啊啊啊啊啊双厨狂喜!!!】

【\\橙因/\\橙因/\\橙因/,冲冲冲!!!】

【能看到陆老师跳舞,我死而无憾了。】

【虽然但是,为什么是夏橙因能跟陆老师合作,走后门吗】

【看了昨天的花絮,emmm感觉除了走后门没有别的理由了。】

【\\橙色因子夏橙因/\\夏日汽水夏橙因/\\绝世神颜夏橙因/。】

【能跟陆老师合作我们橙因的荣幸呀。】

【期待陆老师和崽崽![星星眼]】

【老公老婆世纪同台,嘿嘿!】

【希望橙因能跟陆老师好好学习呀!】

【这夏橙因粉丝疯了吧,这也能蹭,都是被迫工作好吗。】

【就是,反正花絮里边我是第一次看到陆老师脸色这么差。】

【不懂我看挺好的啊,就是陆老师不太喜欢说话气氛有点冷而已。】

【前面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陆老师很讨厌xcy好吧。】

【吐了,夏橙因炒cp还蹭陆老师热度,恶不恶心。】

【路人看不下去了,有必要对一个没有出道的学员恶意这么大吗?】

陆往清穿过后台,接下话筒,场内变得前所未有喧闹,写着“陆”的应援灯牌在潮水般的人群中闪耀起伏。

【啊啊啊啊陆老师好帅!!!我死了!!!】

【陆老师这t恤看着有点眼熟耶,求同款~~】

【cody太不上心了吧,怎么穿这么日常就上来了,全靠陆老师美貌撑着。】

【等等,怎么只有陆老师,夏橙因呢???】

【???就陆老师一个人???】

【夏橙因初舞台就迟到,怀疑这回也是,这人人品有问题】

陆往清也知道大家的疑惑。

舞台中央,灯光打下,舞台即将开始。

在此之前他对着镜头比了个“嘘”,道:“他不舒服,在休息。”

【啊?橙因生病了吗?!】

【???怎么莫名感觉有点宠溺???】

【呜呜今天的陆老师好温柔,我死了。】

【黑子看清楚吧,陆老师和夏橙因关系挺好的,夏橙因只是生病了。】

【生病了啊,什么时候的事,不过也可以理解】

【哪里看出来关系好了,陆老师这脸色,明显是很不爽好吗???】

【生病了就不能上台了吗?把合作舞台丢给陆老师一个人,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虽然但是,前面的,陆老师不是二十四小时都看起来很不爽吗,他人就这样。】

【陆老师六年老粉表示,陆老师这个表情是很温柔的,甚至还有点小开心小得意。】

【前面的你看面相这么厉害?】

【哈哈哈哈哈哈神tm小开心小得意。】

【怀疑夏橙因嫌累不肯练习,怕丢人找借口不来,正片里他就一直划水。】

【对对对,一公的时候一直偷懒,还要队友监督,那时候就觉得这人迟早出事。】

【不懂,这么受不了累来参加选秀干嘛,退赛啊。】

【就是,混子把机会让给别的弟弟吧,别恶心人了。】

【退什么赛啊,选秀多好捞金,来混混脸熟,回去接广告接到手软,还不累。】

【不是都说了生病了吗】

【我一开始觉得他挺好看粉上颜了,没想到人品这么差,粉转黑。】

【粉转黑+1,颜也没必要粉了,x瓣都爆出来了,他动太多了。】

【对,粉丝还吹什么妈生神颜,那鼻子眼睛脸型,怎么可能没动,啧啧啧。】

【看了他的旧照,感觉有被欺骗到,这居然是同一个人。】

此时宿舍里,夏橙因正在用陆往清的笔记本看节目直播,屏幕上飘过的大片大片有关他的言论无法忽视。

果然人红是非多。

但是为什么都没人骂陆往清,太不公平了。

越想越气。

夏橙因骂骂咧咧拿陆往清的支付宝给直播平台冲了个年度高级会员,然后发送大红加粗金边镶嵌的弹幕:陆往清禽兽!!!我呸!!!

作者有话要说:  省略号见赛道~

感谢在2021-09-07 01:59:25~2021-09-08 20:51: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啊田甜 2瓶;某俞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