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沃书院

字:
关灯 护眼
肥沃书院 > 导师竟是恋爱脑前男友 > 第17章 不要胸式呼吸

第17章 不要胸式呼吸


匿名提问者:怎么理解下面这段话?

“如何旧情复燃?

3增添生活小插曲

长久的感情关系,需要彼此的用心经营,试着都给生活穿插些小节目,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些光彩,越让你们的感情时常保鲜着。当然一直存在的,学会经营,旧情复燃也是可以的,双方磨合,更容易让关系持久。”

甲甲不甲甲:说白了就是制造激情。激情,懂?

银角大王就是我:楼上说得对,具体嘛,还有什么比rou/体更有激情呢~~~

正经的f市吴彦祖:我和我对象冷战的时候,都是打一炮就和好了。

陆往清盯了手机半晌。

他好像悟了。

悟了。

/

“练习得怎么样了?”声乐老师往跟前翘腿一坐,“先来唱一遍。”

“老师,我们只学了一段。”李想道。

“会多少唱多少,”吴允妮抖了抖歌词单,“开始。”

无伴奏站桩清唱。

吴允妮一听里可多一开口就挑了挑眉。

这个a班主唱定位的学员真不是盖的,连磕磕绊绊的俄罗斯口音都掩盖不了的好听。

本来以为这个由三个f班、三个c班、一个a班成员组成的小组水平会良莠不齐,其中良的只有一个剩下的全是莠。

结果开口这十几秒居然还都很不错。

开头的里可多作为a班的大vocal自然不用说。

现在在唱的这位叫李想,吴允妮对他完全没有印象,虽说音色、天赋都不在,但看得出来扎扎实实,非常稳。

李想的part结束,到了李真真,吴允妮对他的初舞台有些印象,这孩子条件不错,但是台上好像很紧张,唱跳不稳,高音还唱破音了,最后到了f班,当时吴允妮就对他的声乐水平打了负分,没想到今天听居然出乎意料的好。

之后两个part分别是c班的乌哑和胡拉拉,名字很有个性,吴允妮记得他俩初舞台是一组,唱跳不太稳,现在这么站桩唱倒是还不错。

转而到了文泽叶,吴允妮皱眉看着资料单。

f班。

练习生时长两个星

期。

特长:清爽的笑容。

爱好:展示清爽的笑容。

包括她对他初舞台的印象来看,这孩子都是实打实的差。

怎么这会儿居然还挺好听?

文泽叶其实有一点大白嗓,但耐不住声音好听,大白嗓听起来也不赖,调子没跑,咬字处理得柔和,吴允妮属实有被这组惊艳到,从一开始的打工人标准营业脸到如今挂上了笑容。

然而下一秒,轮到同样是f班新人夏橙因的时候,笑容垮了。

一段结束,室内安静了一会儿,吴允妮指了指夏橙因,“零基础吗?”

“嗯。”夏橙因点点头。

吴允妮皱眉看着手中的歌词表,抬着下巴看夏橙因,“你们这组除了你都挺厉害的啊,夏橙因,你还是别唱这part了,把你的part分一下吧。”

夏橙因一怔。

他并不是很清楚选秀节目part对于人气的重要性,但也意识到吴允妮的提议对他不利。

“你现在那段你唱不好,整个舞台下来你的part就会是最崩的地方,破坏整体性,你主要担当舞台视觉效果就行了,把你的part分了,然后你拿那两句念白,这个组的舞台效果可以达到最好。”吴允妮道。

夏橙因明白过来,这个要求大概就是牺牲自己成全团队。

他还真从来没被人这么要求过。

按理来说分part的决定权在学员身上,完全与节目组聘请来指导的老师无关。

而何况吴允妮的语气听起来不是询问,正是要求。

尽管夏橙因知道她是为团队考虑,但这么不礼貌的语气还是让夏橙因对她的好感降低了不少。

不过吴允妮说得对,这样舞台效果可以达到最好。

他本来就不是来出风头的,把机会让给队友们更好。

夏橙因笑了一下,“嗯,我们下去会好好商量的。”

吴允妮的眉头还是紧皱着,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夏橙因,别总想着自己,多为团队考虑考虑,你这样下去太拖后腿了。”

c班的胡拉拉好像已经等不了了,“对啊橙因,时间本来就紧张。”

乌哑也探过头来殷切地看着他。

夏橙因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口传来动静。

课前吴允妮说练习室里太闷了,便把门打开了。

此时陆往清倚在门边,轻轻扣了扣门。

“啊,陆老师。”吴允妮忙站起身退到一旁,是把座位让给陆往清的意思。

她完全不记得早上陆往清会来参与课程拍摄啊。

“不用了,”陆往清摆摆手,“我不是来上课的。”

吴允妮看着陆往清一身完整的妆造,白衬衫、浅绿色的西服外套、玫瑰胸针,居然不是来拍摄课程的。

“那”

她刚开口,陆往清便朝着夏橙因抬了抬下巴,“我来带他去补习。”

“啊”吴允妮愣了下,转而慌忙推了一下夏橙因,“快快快快去。”

陆往清自然而然揽过夏橙因的肩,“不影响你们吧?”

“不影响不影响。”吴允妮道。

“那你们先练习,打扰了。”

语罢陆往清回身,扫了一眼吴允妮。

吴允妮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陆老师是真的可怕。

夏橙因敷衍地挣了挣陆往清的手,虽然他知道挣不开。

他好歹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儿,被陆往清这么紧紧搂着肩带着走,还真像一个做错事被抓去教训的学生。

“干什么啊?”夏橙因问他。

“补习。”陆往清道。

“你很闲吗给我补习。”

“嗯。”陆往清淡淡应了一声。

过了陆往清一会儿又问:“他们说你拖后腿?”

“严谨一点来说,应该是我继续这样下去太拖他们后腿了。”

陆往清带着他往楼上走,是要去休息室,“为什么?”

“我唱得不好,吴老师说让我别唱了,把我的part分了,给我两句念白。”

“你答应了吗?”

“本来打算的”夏橙因撅撅嘴。

“现在有点不太乐意了,”到了休息室,夏橙因先自顾自坐下了,杵着下巴有点郁闷的样子,“好麻烦,等会儿跟队友商量吧。”

陆往清去倒了杯温水,递到他

手里,然后让他站起来。

“干什么?”夏橙因还是莫名其妙。

“补习。”陆往清道。

“真补习?我唱得是有多差啊。”夏橙因不高兴,却还是乖乖站起身。

“不差,很好的,”陆往清道,“但是需要我单独辅导一下。”

夏橙因无语,“陆往清你良心不痛吗。”

陆往清没吭声,脱了外套,把领带拉松了,解开三颗衬衣扣子,露出小片胸膛,隐隐约约能看到胸肌的线条,挽起袖子到肘部,招了招手,“过来。”

夏橙因瞟了他一眼。

陆往清以前有那么怕热吗?

休息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架钢琴,陆往清让夏橙因在钢琴边站好,跟着旋律唱。

“啊——啊——啊——”夏橙因唱了还没三秒,被叫停了。

“吸气的时候要感觉到横膈膜撑起,气息往下走。”

“噢。”夏橙因低头,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肚子鼓了起来。

“唱。”

“啊——啊——啊——”

钢琴声停止。

“吸气,注意位置。”陆往清又道。

夏橙因再次深深吸了口气,看到陆往清站起身朝他伸出手,要来搂他的架势。

这口气瞬间停了。

“你干什么?”夏橙因问。

“感受你的横膈膜有没有撑起来。”陆往清双手覆在他的腰侧,一本正经道。

“”

“再来试试。”

夏橙因吸气,跟着陆往清唱起《小星星》的旋律。

他不太习惯这样的呼吸方式,不一会儿又回到胸式呼吸了,陆往清却没叫停。

艰难地唱完一首《小星星》,陆往清才道:“错了。”

语罢,覆上夏橙因的胸口,“不能用胸式呼吸。”

“噢。”

“再来。”

夏橙因就这么维持着被陆往清“感受横膈膜有没有撑起来”的姿势,看看自己的肚子,又抬眼看看陆往清。

陆往清的眼神毫无波澜。

“别紧张,也别分心,”察觉到夏橙因的心不在焉,陆往清一拍他的屁股上方,“放松、专注

。”

说完又雷打不动地继续扶着他的腰。

夏橙因换了口气。

他怀疑陆往清在揩油。

“还是不对。”陆往清微微拧眉,好像是真的在认真教夏橙因。

他拉过夏橙因的手,覆到自己的腰上,吸了口气,呼吸就洒在夏橙因额头。

“像这样,感受到了吗?”

夏橙因张了张嘴,有些支支吾吾道:“大概吧。”

陆往清转而又拉着他的手,覆到了自己的胸口上,“这是胸式呼吸,现在对你来说还太难。”

衬衫本就敞开了三颗袖子,夏橙因的手心几乎就贴着陆往清的胸膛,衬衫轻薄的布料略微磨蹭着皮肤,清晰地感受到温热柔软的触感,以及呼气时胸膛有力的起伏。

“明白了吗?”

陆往清垂眼看他,眼中掀起薄浪般,轻轻翻覆。

见他不回应,身体便越靠越近。

“橙因。”

他把声音放得很低,很慢,就像是以往无数个紧紧搂住夏橙因,在他耳边轻声道的“晚安”一样。

此时拉住夏橙因手腕的手,慢慢往上爬,窜入指缝间,十指相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